立即捐款

金鐘道上班的白領

一名最普通的中環白領,人生最勇武的是曾用拖鞋打死蟑螂。928著實哭了一整個晚上。然後第二天上班,上司第一句話是:你今天穿了大家樂的制服嗎? 網誌

政經

立會半數不是夢!

立會半數不是夢!
廣告

廣告

今届立法會,泛民議員一共是廿七位,距離半數三十五席是八席。2016年,泛民其實有能力再拿下八席,以達半數,從而擁有否決權。到時,政府所有的議案,包括廿三條,在泛民不同意下,都將不獲通過。以下筆者為大家分析,有什麼議席是可競爭的。

筆者的舊文《冰桶挑戰式的選民登記》,已經分析過,五區直選裏面有四區,得票最少的建制派議員,比得票最高的泛民落選者,差距不足五千票。假如每區泛民投票人數能多一至兩萬,應當能拿下多四席。年輕一代的選票,將是這一邊戰場的關鍵。

功能組別方面,最少網上都有不少的文章,指出好幾個議席的選民資格,並非如想像中的一面倒。就選民數目來看,很多合資格的選民,可能都不知道自己能選功能組別。比方說,飲食界只要擁有「食物業牌照」,而且之前十二個月持續營運,就能成為飲食界的選民。根據食物環境衛生處的2013年年報,本港2013年一共有24,032個食物業處所,但該界別的選民登記只有6,291名。雖說24,032個處所,很多是同一東主的分店,但也證明好一部份的飲食業者,根本不知道自己是選民。下次去小店,記得問問老板,他登記了做選民沒有。

蕭少滔先生的新文章,分析了兩個界別:飲食界、以及進出口界,都有空間改變選民結構。(詳情請看原文:《功能組別選戰分析》)而且,兩個界別上届都是自動當選,所以其實根本不知道選民的結構。飲食業的東主,不少是年輕一輩,他們亦不用討好政府,故此他們整體的政治取向,並非一定親建制。假如能找到泛民人士出戰,再加上動員選民登記,這兩個界別應該是能競爭。

另外,好幾個傳統專業界別,如醫學界及工程界,都是以專業人士為選民。這些界別都在年輕化,選民基礎慢慢改變之下,泛民當選,並非不可能。會計界的梁繼昌,就是藍變黃的例子。

如此算來,能「正經競爭」的功能組別,一共有四席。再加上直選的四席,正正就是拿下半數所需的八席。而且其實還有最後一席:區議會第一界別。這一席,由民選區議員互選。假如明年區議會選舉取得足夠議席,亦能為泛民拿到這一席。當然,要贏得區議會,需要很多天時地利人和。但如果真的能拿下這一席,泛民甚至能成為大多數。請試想泛民當選立法會主席的一幕!

當然,這只是制度上的可能性,要實際達成這一幕,仍需同志努力。香港人,轉數快,如果立定了決心,再大的打壓都能挺過去的。從03年起,我們面對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機,但是其實最後都成功了。廿三條、國教、雨傘運動,都證明了齊心就事成。所以請大家繼續努力。天佑香港!

伸延閱讀:
選民登記數字 ﹕功能界別
申請成為功能界別選民及界別分組投票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