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顏東尼

電影新鮮人,同時熱愛遊山玩水。 網誌

媒體

香港電視的誠意︰劇本與細節

香港電視的誠意︰劇本與細節
廣告

廣告

香港電視網上開台已經一個月多,筆者到日前終於有空把《選戰》及《來生不是香港人》追回來。至於《警界線》,筆者看了半集仍沒有追看意欲,便擱置下來。

關於無線,筆者最近追看的劇集已經是多年前的《天與地》,開了個「吃人」的頭,已極具吸引性,後來題材敏感,尺度是近年來史無前例的大膽,引人入勝,加上「和諧是一百個人說一百句話,但互相尊重」等對白及主題曲的推波助瀾下,實在不看後悔。但誰都知道,《天》一劇猶如費盡畢生武功的百米沖刺,及後,無線的劇集彷彿更加令人難堪,一直重施故技之餘(包括演員、劇種及劇情),邏輯性及常識性更每況愈下,一集不如一集。

港視一出手已打出皇牌,《選戰》,既配合社會現況、針對時弊,劇中對白不時被二次創作成嘲諷現實政府的圖片,可見其深得民心,另外劇集由網民選出,盡顯電視台對觀眾的尊重及互動。而且,看港視的節目巡禮就會知道,港視劇集儲存庫的劇種是多不勝數,既賣推理亦有溫情戲,除了劇集,《飄》及《挑戰》等的紀錄片、真人騷更是深入險境、「搵命搏」。

然而筆者今日並非純粹大讚港視,因為王維基很有決心、很有「梗」甚麼或無線本來就是不知所謂甚麼的,而是將心比心地拿兩者出來討論,只求一樣最簡單的事,就是誠意。

追溯回一劇之本,尤其電視劇這種長篇製作,劇本是極奇重要,因為一不小心就容易寫得沉悶、寫得前後劇情不對應,這種事,我們看無線已經看過很多,總是在問︰「誰誰誰怎會無端端做出這樣的事?」、「他這樣也行?」、「這完全不合邏輯呀?一個人怎會無端端做出這樣的事?」、「這不合他的性格特質呀!」等等。港視的劇情就來得令人信服太多,每一步都解釋得合理自然,儘然有時亦會出現「TVB式的偶遇」,主角或奸角總是在轉角聽到甚麼,但並沒有頻密得令人反感。角色說回「人話」,對白自然、生活化,需要髒話時不逃避。橋段不見巧合,總有伏筆,有出人意表的轉機與驚喜。《選戰》不用問,絕對是運用伏筆的佼佼者,劇中韋文軒的死就是一大伏筆,而且多線劇情處理精心,佈局嚴謹,可見做足資料搜集,編劇們畫關係圖也費了不少心機。

劇本的多樣性也是誠意,無線一天到尾都是警察片,宣揚不知所謂的正義感(今天這劇種絕對不管用了),不就是爭產劇,離地十分,人物關係千篇一律,令人無從生趣。而且導致某些演員演來演去都是某種角色,像黎耀祥就是絕地英雄,關菊英就是上流家庭的爭產持份者,羅仲謙仲是型男,而楊怡總是苦情,當然少不了吳卓羲已經把所有警員種類都演過一遍(都是那張臉、那種表情、那種衝動),演員的重覆出現及重覆角色絕對令觀眾這成視覺疲勞,再者這樣會導致演員無法自我突破,更上一步。

然後就是細節上的誠意了。這是我最想談的部份,一部製作,看製作者有沒有尊重觀眾,甚至是自己的製作,就看細節了。這些年,無線一直爆出古裝劇出現烏龍茶水樽、古代人戴錶、電話根本沒打開卻在談電話等等的笑料,讓人恥笑的背後,筆者卻感到難受,作為一個電影系學生、一個媒體工作者,筆者完全不明白為何無線能夠如此粗心大意、粗製濫做,筆者在家裡吃飯時看到無線的劇,最想說到的一句話就是「它根本就在侮辱觀眾智慧!」。

反看港視,從哪裡看出劇集的心思縝密呢?我以《來生不做香港人》為例。劉美君這個內地土豪身穿的衣服已是一例,顏色不搭的衣服配搭,角色根本不用說話,香港人已經知道她是個內地人。但這不夠,最令我喜出望外的是第十集裡頭有一幕,Jacky仔這位「電車男」在與網民商量關於無頭騎士的事時,他床上放著的是陳雲的《城邦論》以及著名的《正義︰一場思辯之旅》。Jacky是宅男,同時是一位腳踏實地、熱愛香港的港人,討厭殘體字,排斥蝗蟲,更假扮無頭騎士為香港發聲,與人辯論時字字鏗鏘,滿腹經墨。看書不出奇,床上放著書也不出奇,筆者感動的位是,導演細心得如此,或許你會說,用常識都會知道放這類書,但筆者已經很久很久在電視裡沒有看過這種細心,轉作是無線,就隨意放了兩本,反正無人會留意到。上述兩本書,不單算是有水準,而且大眾化,年輕人或會看書的人都會知道,這樣,再一次,角色無需說話,道具已先說話。

不談劇集,就是綜藝節目,港視也做得過份認真,盡顯誠意。《飄》走訪世界各地,追蹤各位為社會為世界,犧牲自己的偉人,看完一集像看完一本有相當份量的列傳;《挑戰》更加是我極度欣賞的節目,派遣藝員接受挑戰,重點是這些挑戰都是瘋狂的危險,由全球最大地底洞到隨時爆發的活火山到親身追蹤颱風,全都是「搵命搏」,雖說有專家、有幾十人團隊支持,但每位藝員同樣是蒙生命之危、不能洗澡、受昆蟲之擾等等。更令我感動的是,其實被派遣的,就是當年在無線不算有命的二三線演員,要在無線真人騷出場根本未有其機會,今日他們挑戰自己,就好像告訴大家,他們要在一個新電視台重拾自己演藝生涯的決心的堅定。同一時間,無線還在派Do姐到韓國實習、派梁烈唯到德國,當中的哲學就是「沒人氣的藝員的真人騷誰會看?」

其實筆者並非想要踩無線的場,始終生菜蘿蔔各有喜好,筆者媽媽還是每天準時收看無線,但作為新一代觀眾,我們應該更具批判思維,說「TVB係咁架啦!」對誰都沒好處,唯有一直看一直理性批判,電視界、電影界、香港社會才能進步。而第一步,我們就從「誠意」二字做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