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日青

Ecowitch環保女巫 找尋古老的方法, 解決現今的問題。 傍人視為偏方前衛, 但其實只是亞媽係女人的道理。 網誌

社運

得來不易的社會參與

得來不易的社會參與
廣告

廣告

朱凱廸選戰不似其他候選人, 200 個banner 位竟然開放50 條出來讓民間發聲。 他本身設定了5 個大題目, 可以深化那5 個topics 或補足沒有提及的議題。

咁梗係整裝置啦, 這班朋友, 在OYIF 裡認識, 原來已咁多年,常常「發明」一d 行動/圖案/ 裝置/以及配以咁solid 既msg, 久而久之已經駕輕就熟。 更加不用解釋點要用廢料做banner. 呢種"梗係啦"原來離開這個圈子就變得不是必然。

難得的是, 我地已經慣佐咁機動:無地方咪係度街度做囉, 無電咪問coffee shop 借囉, 條街熱咪入體育館囉, 輕輕夾一夾就已經有默契,而非乜都憂慮佐乜都唔得喎但又講唔出點樣先得。

再多「唔係喎我覺得咁喎」都唔會真係嬲鳩佐, 我不認為這單純是友誼而是大家都知道社會行動內容和體現,都可以無限砌搓無限修改, 而且呢d art work 無日無之, 核突佐咪下次囉大把機會。

亦很難得, 我地慣佐透過街頭「活動」向眼望望的街坊解釋理念, 而唔係塞傳單比人叫人返去慢慢睇(其實都幾趕客) R 水吹究竟是公社還是快閃還是雨傘運動給我們的習慣? 似乎是源於佔領中環的朋友帶給我們的。

最衰戚師傅來遲佐, 佢最鐘意同建制支持者辯論, 遇到一位叔叔佢想共產黨快d 收緊政策大家唔好再嘈斬哂d 樹起高鐵咁就會有錢的了。 講佢唔嬴只令我們火起。

昨天更難得是,書法大師本來只是拎剩食來探下班, 到最後手痕落場幫手寫字 (真的沒有壓力,佢唔寫咪我寫囉無乜所謂)

更有趣是這位朋友竟然是因為識佐我地所以才認識朱凱迪。 還說要夾錢眾籌但卻唔清楚朱凱廸選邊區。我很確實認為, 每位議員都是香港議員跟本就不分地域。

而竟然佢住正banner 位置樓上,可以日日落來淋草, 真係plan 都無咁岩。

這banner 令我感到最美滿的是, 它是我第一幅全biodegradable 的banner! (除了縫紉線有點混合化工纖維) 棉布, 泥, 草, 墨水。 就連掛banner 的繩我也用全棉的, 濕水更實淨!污糟佐發佐毛, 都可以整片塞入卡板堆肥桶讓小蝨 和各式不知名的虫吃掉。

(上次木片琴那些木也是biodegradable 的不過有片膠是recyclable. 當是符合cradle to cradle 吧)

很滿意的一幅作品

土地字眼,概念來自劉子斌所設計的totebag, 但很對不起, 我沒有把你原句「土地不屬於任何人」寫進去。 很同意, 但不敢, 怕廸比人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