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規劃

善用閒置建築 開放民間規劃——石硤尾愛德小學舊校舍民間規劃方案

善用閒置建築 開放民間規劃——石硤尾愛德小學舊校舍民間規劃方案
廣告

廣告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社區發展陣線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
葵涌劏房住客聯盟 大角咀劏房關注組 土瓜灣基層住屋組
深水埗低收入劏房組 社區工藝發展關注組 深水埗見光墟關注組
社區構想室Agora Studio

​​善用閒置建築 開放民間規劃
石硤尾愛德小學舊校舍 民間規劃方案

去年十月,審計署發表題為《使用和處理空置校舍》的報告書,指出教育局的空置校舍數據庫記有234間校舍(未包括學校註冊數據庫內14間空置校舍),當中有27間已經或正待拆卸以供房屋或其他發展之用、105間未有使用,其中9間位於政府土地的空置校舍,學校停辦平均11年以上,管有權還未交予政府,當中更有空置長達35年。報告書公佈後半年,積極跟進欠奉,校舍等閒置空間依舊空置;而現時土地資源緊絀,基層房屋、社區設施卻需求甚殷,此舉無疑是極大的浪費。

因此,關注基層住屋聯席、社區發展陣線及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聯合社區構想室Agora Studio,以石硤尾愛德小學舊校舍為試點,率先進行民間規劃。作初步考察過後,我們於今年四月經舉行《空間再造-探索善用閒置校舍的可能性》規劃工作坊,收集廣大市民的規劃意見。經過整理和討論,我們將於12月1日(三)舉行《愛德小學舊校舍民間規劃方案》發布會,公佈我們的規劃理念。

Pers 01

Intro 01

愛德小學樓高四層,除了每層6個課室及相信包含洗手間的L型主體建築外,另外一側亦有樓高3層的較小型建築。加上天台、雨天操場及露天操場等空間,可以規劃為不同的用途。剛出爐的草擬規劃方案,頂層6個課室每個會間隔成2個單位,計劃用作基層青年或單親2人家庭過渡性居住;另外會開闢一個公共無火煮食茶水間,而2個洗手間會改建為浴室兼洗手間。另外,地下的露天操場則規劃作基層墟市,有蓋操場則用作社區飯堂,並在個別時段作社區放映、資訊中心、共購士多等,讓居民有共同交流,建構社區網絡的地方。至於中層單位,則會用作社區生產中心或製作工場、托兒安老、社區學堂等用途,務求這個閒置空間可以通過不同的活動,凝聚居民,並作社區教育之用。

​​區議剛剛首肯,讓我們12月進入校舍內作考察,掌握更多內部狀況以作更詳細準確的規劃。之後,我們要求當局容許於來年3月前,舉辦「愛德舊校舍開放體驗日」,讓大眾可以入內一窺究竟。我們亦會設立街站和問卷,徵詢區內附近居民意見,以及探訪地區持份者,聆聽其聲音;並且舉行區內較大型「公眾諮詢日」,作為民間由下而上規劃的示範作用。

然而,在進行諮詢及規劃的過程中,團體卻歷經重重阻礙:

使用年期過短:政府最新公佈的短租期限只有(少於)一年,根本未能發揮規劃的作用,亦浪費資源。事實上,有很多校舍雖然預留作未來之用,但具體時間表未有,空置時間可能超逾3年,因此不理解為何只容許一年以下的申請。

資訊嚴重不足:政府既不肯公佈閒置校舍或其他建築物的詳細地址、及什麼機構在申請該等資源、申請機制不透明甚至欠奉,負責部門又互相推搪或缺乏資料,之前又不允許團體及專業人士入內考察。,申請機制完全不透明甚至欠奉,負責部門又互相推搪或缺乏資料,之前又不允許團體及專業人士入內考察。這些都顯示政府的官僚制度為民間的勞力構成阻礙。

完全缺乏配套:政府丟空資源,民間團體使用自身的人力物力與民間規劃,減少浪費,但政府卻沒有適切支援,如技術上或財政上,是民間的努力付諸東流。

因此,我們要求政府:

  • 成立跨部門跨階層委員會統籌,除包含官方部門如規劃署、民政、運輸、發展局之外,亦應包含非官方成員,如各社區持份者;
  • 公佈空置校舍及閒置建築物的地址等詳細名單,公開各項申請計劃的申請內容及機構,並就其用途公開諮詢,與民共議;
  • 將申請制度透明化及簡化,如公佈申請門檻、各項費用、程序條款等資料,讓民間團體及社區人士可以提出方案進行規劃;
  • 延長申請使用的年期限制至3年或以上,否則徒然虛耗改建的資源,亦不夠時間發揮效果;
  • 利用華永、賽馬會等成立種子基金,支援改建、行政、營運等開銷,讓民間團體得以實踐規劃方案,善用社區資源。


​我們強烈要求政府,要公開透明諮詢過程,讓社區持份者能夠充分掌握資訊,進行規劃及選擇他們認為合適的方案。現時的規劃方案不是最終的方案,還需要通過一連串入內考察及民間諮詢過程,才會定出最新的方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