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壹傳媒工會就《壹週刊》等業務賣盤之聲明

廣告
壹傳媒工會就《壹週刊》等業務賣盤之聲明

廣告

壹傳媒集團正式宣佈,接受商人黃浩牽頭的財團「W Bros.Investments Limited」收購香港及台灣《壹週刊》等雜誌業務。壹傳媒工會對此表示痛心,與《壹週刊》分離,如同痛失手足。今早集團管理層在員工大會上,未有承諾效法《忽然一週》結業時為遣散員工按年資提供額外補償;又指市場會影響新買家對《壹週刊》營運方向。本會憂慮相關同事飯碗不保之餘,也對該刊能否維持敢言作風有極大保留。本會同時譴責集團管理層漠視員工,營運方針朝令夕改、黑箱封閉,尤其在出售旗下媒體以至外判等重大決策上,欠全體員工一個明確交代。

香港《壹週刊》於八九六四後翌年創刊,為壹傳媒首份刊物,其調查踢爆系列開創傳媒先河,抗衡染紅與自我審查之歪風。新買家黃浩早年市傳背後有富商支持,黃談及旗下《E週刊》的路線時更表明「壹仔惡啲,我溫和少少」;《E週刊》出版不足一年,即兩度大裁員;黃浩收購《都市日報》短短四年亦即再度賣盤。種種跡象令人懷疑《壹週刊》賣盤後能否維持敢言作風和新聞質素,以及員工能否保住飯碗。

集團管理層以往多次表明著力發展《壹週刊》網上業務,行政總裁張嘉聲在去年員工大會稱「最差的時間已過」,該刊現時還在登廣告招聘記者,豈料營運方針突然逆轉,賣盤收場。本會當然知道公司經營困難,也明白賣盤細節屬股價敏感資料,但不能接受管理層一直未能明確交代發展方向,每有重大改變諸如外判及考慮出售業務,同坐一條船的員工均蒙在鼓裏,形同等候發落的「人球」,終日惶惑不安。管理層今天凌晨倉促通知同事早上將有員工大會,更只限於《壹週刊》員工,未有安排該刊以外關心集團未來的員工參與,令同事感到不被尊重。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說過:「冇六四,我就唔會入傳媒呢行」,2013年他回應賣盤傳聞時更揚言:「賣咗我一世變契弟」。今趟壹傳媒棄守的,不僅是一小片輿論陣地,而是員工以及廣大讀者的信任與期許。今天因虧損賣《壹週刊》,明天可以賣《飲食男女》甚至《蘋果日報》。如今集團上下人心潰散,管理層責無旁貸。本會現向集團管理層及新買家提出以下訴求,以穩定軍心:

一)確保《壹週刊》全體員工在自願的情況下順利過渡;

二)為不願過渡的《壹週刊》員工安排內部調職;同時提供自願離職方案,效法《忽然一週》結業安排,在遣散費之上按年資提供額外補償;

三)效法台灣《蘋果日報》,要求過渡後管理層與員工代表簽署「編輯室公約」,承諾維護編採自主;

四)在香港及台灣兩地分別召開員工大會,向集團所有員工交代外判計劃洽商進度,以及集團未來發展方向。

壹傳媒工會
2017年7月17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