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一種不顯眼的文化侵略

廣告
一種不顯眼的文化侵略

廣告

《踩過界》在香港的收視平平,反而在中國有超過4億的點擊率,拎咗「2017金骨朵網港絡影視盛典——年度十大精品網絡劇」獎。唔喜歡CCTVB,以及對強國無好感的市民不屑一顧就算,咁其實是危險在骨子裡。打仗都講知己知彼,現在眼前明顯有一場全方位文化侵略戰,如果為了感覺舒服些,不肯認清楚大環境和大趨勢,從而思考在甚麼地方/據點設防,那只是駝鳥政策,要守護妳/你心愛的家園就更加難。

對文化侵略的理解,往往集中在外在的,容易觀察到的事例(政府政策)上,好似普教中咁,令不少人察覺到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香港新一代會因廣東話重要性下降而減弱作為一個香港人的身分認同。捍衛廣東話就是要對抗中共在文化上把香港和中國合二為一的不軌企圖。

擺明車馬侵略,已經唔容易對付,更難搞的,是那些敵我難分,卻更直接操縱人心於無形的「對手」——價值觀。《踩過界》的收視現象是一個警號(情況有點類似合拍片看重中國票房,把香港人的口味和需要放在次要位置)。以往我地是以香港的收視率作為評定一套劇集優劣的參考基準。當中國網民的點擊率重要性提高,一齣港劇的成敗得失將不再以香港人的口味、文化、價值觀等為依歸,連帶我們重視的事情和看世界的方式都變得次要。

香港之所以為香港的東西日漸流失,被重新模塑,還未止,更大件事是,像木馬屠城般,香港人當中,有相當多人在不知不覺間先被重置非香港的「軟件」---畢竟大眾化娛樂洗腦能力最強。妳/你要在前門拒狼,但背後有一隻老虎,點搞?簡單而成效昭著的方法是沒有的,但首要令更多人有價值觀危機的問題意識,令更多人更敏感。

提升公民社會的思考免疫力始終是根本,但不應再停在(文革批鬥或獵巫似的)口誅筆伐層次。香港人的核心價值是不要學五毛,理性討論的資源---我過去都講過---有部分是可以來自一直被忽略的哲學領域。講人生,講妳/你相信甚麼是好、美、有價值等等好似好虛,但每條防線夠硬淨、夠完整、挖得夠深的話,去到最後,都碰到這些最易遭人忽略或輕視的哲學問題。

卡謬說,真正嚴肅的哲學問題只有一個——自殺。為甚麼呢?因為,妳/你決定活下去,其他問題才變得重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