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文藝

《光》:用心去感受世界

《光》:用心去感受世界
廣告

廣告

繼《甜味人間》關於麻瘋患者的故事,河瀨直美再次借電影將弱勢社群所面對的問題展示於觀眾眼前,更獲得本年度康城影展人道主義精神獎。永瀨正敏與河瀨直美於《光》再度合作,藉視障攝影師與電影口述影像員的故事,為觀眾帶來與別不同的觀影體驗。

美佐子(水崎綾女飾)是名為視障人士擔任無障礙電影的電影口述員。在一次電影研習會中,遇見一名逐漸失去視力的名攝影師雅哉(永瀨正敏飾)。他們二人對電影最後一場戲的形容意見不合,雅哉更嚴厲批評美佐子的描述是干擾他們欣賞電影,二人對如何面對即將消失的美麗均有不同的見解。即使如此,光影將他們二人連繫於一起,二人交織出一段美麗故事。

一個是將來有無限可能性的年輕人,一個是被迫放棄所有的成功人士。二人的世界原本就拉不上,但電影讓他們相遇,而這電影更是與別不同的,或許我們沒有想過,視障人視觀賞電影有什麼樂趣,但原來他們的樂趣是源於對電影的幻想。當我們看電影時,影像佔據了一切,我們會根據影像走,我們會因為某些影像而有所感受。但是,視障人士看電影時,他們會根據聲音,口述員的描述,去想象,去幻想,去感受,令他們感動的,並不一定是某個情節,更有可能像電影中視障人士所說的「還在沉醉在卷雲中」。我們有多少人,會因為電影中的風景而有深深的感受?

美佐子在電影充分顯示出,看得見的人與看不見的人的分別。在不斷出現的獨白之中,美佐子希望可以將所有看得見的事情全數形容出來,她不希望聽眾失掉一絲細節。但對於視障人士來說,看電影是場讓自己思緒飛翔,讓想象力爆發的旅程。過份的細節,會限制他們的思維,限制了他們的自由。電影,能讓我們的生命延長了三倍,在電影中得到的經驗至少是我們生活的兩倍。對於視障人士,得到的,又何止兩倍的經驗?

也許,視覺是最重要的感官,但看得到的我們,會否過分依賴這感覺,而忽視了心的感受?我們所看到的,又是否真的可以讓我們感受到?我們看到老人家步步緩慢前進,我們看到清潔人員不停的清掃街道,我們看見很多很多事情,但又有否感受到他們?因為我們並不是真的看見,我們只是視而不見。相反,視障人士比我們更用心的感受這個世界,他們所看到的,比我們能看到的還要多。他們不會受到視覺所規限,他們比我們更能好好地認識,認識世界。正如電影中最後一幕,口述員說出「在那裡,有光。」對於看得見的我們,這一句是餘的描述,但對於視障人士,這光,包含了對電影,對自身,對將來的無限想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