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也談補選地區得票率

也談補選地區得票率
廣告

廣告

今次補選後,傳媒大做文章的主要為:一,打破六四黃金比;二,指責民協。其為首的是明報所做的所謂數據分析。九龍西立法會選區分為油尖旺、深水埗和九龍城三大版圖。本文只討論九龍西立法會選區。

正如美國的傻佬總統的口頭襌,假新聞,CNN偏袒,香港傳媒染紅比美國更為嚴重。那個網媒更找出香港的傻佬陳云根加把勁。其目的彰顯,是分化泛民。

以數字說明一切

2016與2016換屆比較圖

筆者以2016年換屆選舉的71個投票站得票,計出泛民相對于總得票,算出泛民在每區的支持度,再以2018補選中的找出姚從炎對鄭泳舜得票作比較。下列的數字是2016年換屆泛民支持度對2018年補選泛民支持度的比例。

其結果是:

第一,泛民支持度與2016年相比,全面跌了兩成;

第二,油尖旺區整體跌16%,深水埗區跌19%,九龍城區跌18%;

第三,跌得最勁的,從7成到8成的,油尖旺只有一區,深水埗有11區,九龍城有9區。

由此看到,民協有意整蠱的說法不成立。

焦土派等意見

網絡革命軍的說法基本上可歸納為抵死,香港人不配有民主,由於其太幼稚,無法與其辯論,筆者在以下回應其老祖宗陳云根的意見。

陳云根在投票前夕表示:「泛民是 greater evil 沒有泛民政府就作不了惡」,其理由只有一個,就是「如果姚松炎反對國歌法的立法,反對學校赤化香港兒童,是可以得票多一些的,但他沒有這樣做。因為如果他這樣做,就對不住港共政府開閘給這條犬進入跑道。」其意思是選了姚松炎都冇用,因為他做不了什麼,也不想做。

議員可做的事有限,這是所有擁有一般智慧的人都明白的。這怎能在立法會選擇中,民主與建制的博奕中,投下一票呢?由此可見,這些焦土大老爺們志在以歪理收編傻仔。

結語

駡戰不是本文目的。筆者從新做的資料顯示,泛民無法應付非單對單的補選。更為迫切的不是馬嶽教授所說的:「這種情況下助長了建制,你DQ四席原來可以執返兩席!政權更可能會因此進一步進迫,到推23條時,市民也會逆來順受。」

其意義遠超過市民是否認同DQ,而是民主派的支持度下滑比想像中急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