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新東初選】意識形態不左不右 張秀賢:自己做生意 盼入議會與專業議政合作

【新東初選】意識形態不左不右  張秀賢:自己做生意 盼入議會與專業議政合作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打開張秀賢的政綱,厚得很,用梁振英的術語是「方方面面」都有。張秀賢指中大學生會訓練了他如何寫好政綱,「傾莊傾成兩個月就係寫政綱,我要參選一定要寫到咁厚,咁先全面,先對得住立法會議員呢個位。」張秀賢接受獨媒訪問時表示,如果進入議會應和專業議政有較多合作。「你見到我政策擺咩係頭:經濟同創科,呢啲比較合我興趣,同埋係民主派比較缺乏的領域。」

「如果係有諗法嘅就唔會支持領匯上市,因為當時係民意支持。民主派真係有諗法,就唔洗鋪鋪都跟民意,民意話支持就支持,政治領袖最重要係帶方向俾人。」張秀賢認為民主派在經濟政策缺乏想法,指如果要議會過半,在目前的政制下強攻功能組別是唯一出路,所以應著眼有個人票及公司票並列的批發零售界同飲食界。

IMG_7113

比最激進嘅溫和 比最溫和嘅激進

相約張秀賢做訪問,地點在大圍,他帶記者去了一間咖啡店。原來他早前從屯門搬到大圍,為往來東鐵沿線做準備。張秀賢早前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指「抗爭手法應該類似人民力量,政策立場則介乎公民黨和工黨」。他對獨媒強調是「要我夾硬分我先咁分」,認為因為家人和自己都是做生意的關係,「其實係不左不右」。

「溫和,我一定比最激進嘅溫和,你問我激唔激進,我又一定激過民主黨、公民黨;起碼我真係會企出嚟。左,我一定無社民連左,咁有啲位一定好左,勞工或者社福政策好左。右,我無民主黨果啲咁右。但十年前領展上市,一定反對。」

他續指在幫基層之餘,更應協助中小企:「中小企多數係個體戶,養人為主。一間茶餐廳都係中小企,佢哋都受到大財團同業主剝削,咁點解唔幫中小企?民主派應該建立中小企力量。唔應該俾自由黨表面上幫中小企,實際上幫大財團。」

IMG_1182

張秀賢曾公開表示「不應該太早從政」,但今日卻劍指立法會。他重申參選是因為DQ:「嗰陣黃台仰搵我去選,咁我覺得應該花兩年時間為個陣營作出啲貢獻。」張秀賢表明如果當選只做兩年,絕對不會連任。「我想真係搵錢、讀書同要支持其他人,所有人都要搵錢。」除了搵錢,張秀賢還想趁年輕,去外國讀書擴闊視野。「我讀大學嗰五年無去過 exchange,係一個遺憾。」

中大政政系畢業,張秀賢原本想做生意搵吓錢。「有諗過選,一定會,但無諗咁早選。」他原本計劃40歲參選立法會,不點名指另一區有候選人正是「政壇關愛座」:「人生目標唔應該set喺立法會入面。廿幾歲做議員,你選到幾時先完呢?要選到60歲,即係仲有30幾40年喎,呢40年你淨係喺立法會度做?不斷為政治服務,但你無咗自己。」

承認與「雙學」格格不入

學民思潮發言人、中大學生會會長和學聯常委,這是張秀賢六年來的身分。黃之鋒在 Facebook 邀請他加入學民思潮,打開了他的從政之路。張秀賢認為學民的日子讓他見識了不少,令自己開竅。「國教同政改係我心目中人生入面幾大嘅仗。」後來因為政改就公民提名應該單軌或是雙軌,而鬧得不快,他堅持應該雙軌制,所以最後決定退出學民思潮。

如上曾言,張秀賢指中大學生會教識他寫政綱和跟進議題:「中大學生會個訓練係幾 all-rounded,如果無入,我今日都幾廢。」入過學民,做過學聯常委,但他的政治啟蒙卻是打住務實本土旗號、新民主同盟的譚凱邦。對方是他的中學老師,帶他跟進發水樓和屏風樓等議題。譚凱邦在2008年參選九龍西,張秀賢便已替他助選。今次補選各為其主,張秀賢表明「無所謂」,因為大家都是民主派,又暗示不少人都「有邊企」。

CIMG4850

張秀賢一直被指和學民思潮和學聯的前成員的關係麻麻,甚至認為他是投機主義和「彈出彈入」。張秀賢斬釘截鐵地回應,指做人的政治策略應有彈性:「如果我要歸邊,今日條路好好行,過對面陣營又得,眾星拱照都仲得。」他重申,在不少大是大非問題上「仍然堅持」,例如堅持平反六四。

「衰啲講句,我唔係同呢班人過世呀嘛,其實講笑。」張秀賢不諱言,和雙學的前成員甚少聯誼。他表示,如果仍然留在學民思潮和做「一個跟大隊嘅人」,未必能走到現在的路。張秀賢又不否認在中大學生會和學聯時,都跟組織有點格格不入,指兩者當時都是左翼路線:「但我唔係一個堅定左翼信奉者,只係中間偏左,你話格格不入就一定嫁啦。」而且經歷和興趣亦不一樣,「佢哋會打 LOE 我唔會」,溝通中只有公事。「大原則同大理念,我一定會跟大隊,因為嗰件事係啱同唔啱,對與錯嘅問題。但只要果件事唔係去到呢個位,係政策嘅判斷或睇法,點解要跟大隊呢,點解唔做包拗頸果個呢?」

問到誰是其「親密戰友」,張秀賢表示是「唔可以太一本通書睇到老嘅人」、明白自己想法和有共同理念,又指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曾為羅冠聰站台和為區諾軒拉票,認為有只要有共同目標都應該是朋友。「我去到依家同本土派溝通,覺得所有人都make friends,只要反威權、爭取普選同最大嘅自治空間。」

IMG_6983

嘆民主派執念太多

在早前的初選論壇,城大政治及行政學系公共政策學系高級特任講師張楚勇質疑,張秀賢能團結民主派的說法,張楚勇認為其答案不夠具體。獨媒讓張秀賢再答一次,「具體政治承諾、犧牲自己,係當今促進團結唯一方法。」張秀賢強調,沒有任何參選人有相關承諾,包括捐一半人工予抗爭者支援基金、只做兩年不連任和將議席公有化,把資源撥予民主派在地區上使用。

「邊一個可以去到呢種程度去做咁具體嘅承諾?將自己資源唔納入自己政治籌碼,我做呢啲嘢無 so 嫁喎。」說罷,他還拋下了一句「執念太多」,慨嘆民主派各個政黨只以黨的利益行先。

「有啲人無政治倫理」

談到本土派加持,張秀賢顯得有一點點沮喪。訪問當日,社區網絡聯盟劉穎匡尚未宣布有意參選。本土民主前線黃台仰和青年新政梁頌恆在去年九月,曾相約張秀賢和民主動力副召集人鄭宇碩會面,二人當時都表示願意支持他。但事情發展有點像電視劇,黃台仰疑似潛逃,梁頌恆在張秀賢參加初選後亦沒有再表態。「我覺得經歷咗咁多事之後只有自己係信得過,佢走唔走唔係我控制。我都唔知點答呢個問題,事實就發生咗,你唯有當我傻仔啦。」

張秀賢認為,民主動力沒有將會面的結果轉告民主派,令局面更「奇怪」。「工黨係應該要知嫁播,而根據明報報導,新民主同盟更加係反對被DQ者出嚟選,所以有啲人係無政治倫理囉,講完。」

IMG_7725

指應把握機會宣傳力抗DQ和反威權

張秀賢形容自己是「唯一一個個叫有案在身」的參選人,他重申今次補選是政治運動,民主派要全取四席有一定難度,但應把握機會宣傳力抗DQ和反威權。他指出,如果姚松炎勝出初選則代表DQ,連同香港眾志的周庭,對方是代表DQ及政治犯,加上自己都有案件在身,便能發揮風車效應,提高投票率。他的家人支持他參加社運,雖然不至於積極拉票,但他的祖父跟隨國民黨走難來港,「咁嘅家庭環境點會反對我做呢啲嘢?」

不同意郭永健工黨工聯會對決論

今次補選是單議席單票制,從目前形勢來看,三名民主派參選人都沒有2016年時公民黨楊岳橋的形勢和氣勢。距離初選投票餘下不足七日,張秀賢認為目前有點倒瀉籮蟹的感覺,因為三人都沒有初選經驗,自己在溝通上可以做得更好,「不過大家都係,沒有誰比誰高尚」。對於郭永健的工黨和工聯會對決論,張秀賢不同意:「你話工會同工會對決,咁潮洲人同潮洲人,區議員同區議員對決好唔好?如果係嘅,係唔係應該搵個師奶同師奶(新民黨陳家佩)對決,搵個區議員同區議員對決呢?」

IMG_9716

談到潛在對手、建制派的鄧家彪,訪問當日便經過工聯會在大圍的服務處,大頭海報比新年的揮春還要多。張秀賢認為對方有民建聯、工聯會、新社聯和公民力量的加持,「咁係唔係推一個人代表晒咁多個黨呢?你最尾代表民主派選嘅,我諗職工盟都會支持你掛。你只要個政綱係諮詢過即職工盟意見,咁其實已經係可以勞工政策足夠同鄧家彪去撼啦,咁唔係一定要有工會同工會去對決嫁,你估鄧家彪真係會打工會牌咩?」

張秀賢認為做立法會議員有一定風險,要有隨時被DQ、追薪津甚至入獄的準備。「你無呢啲心理準備做咩立法會議員?唔關咩背景事,你要諗清楚係咪孭得起呢個代價,范國威、郭永健都要諗。」他最後又重申港獨並不可行,而應從現時的政治環境中尋找出路,令高度自治能夠走下去:「香港依家獨唔獨立到先,呢10年獨唔獨立到先?做咩仲要花時間糾纏喺支持定唔支持?」

記者:麥馬高、李嘉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