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姚松炎九西組班戰區選 盼補地區工作不足

姚松炎九西組班戰區選  盼補地區工作不足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在上月的立法會補選中落敗的姚松炎,有報導指他積極考慮參選2019年區議會選舉,並擬在深水埗南昌北再戰民建聯鄭泳舜。他接受獨媒訪問時,指正籌組班底備戰明年區議會選舉,在九龍西即油尖旺、九龍城及深水埗的選區中參選。姚松炎坦言他參選區議會必然會被中聯辦重點招呼,但期望能帶動選舉氣氛,亦是對欠缺地區工作的補救。

對於是否有意出戰南昌北,姚松炎稱該報導緣起於早前參加民主黨黨慶時,有記者問到其去向時,他表示積極考慮2019年區議會選舉:「有記者建議落啲戲劇性嘅區,例如李慧琼同梁美芬,甚至鄭泳舜,咁當時我無反對嘅。」

姚松炎表示,他正組班在九龍西參加區議會選舉,強調絕對不會和民主派撞區:「我只會揀喺民動(民主動力)機制(協調機制)入面無人落名或者落咗組織名但無人選嘅區。」

他認為參選區議會選舉最重要是帶動選戰氣氛,「只要無同民主派撞就一定有幫助」,又指「我無論落咩區,中聯辦都會重點招呼,派多人鎅票甚至種票,我落邊贏面其實都係細,所以我係無壓力,提高氣氛同拉散戰線先重要。」

IMG_8563

姚松炎多次重申,現時已有民主派「落咗旗」的選區必定不考慮:「我得票高係靠民主派戰友做咗幾年工作,選舉主題係反DQ,民主派團結一致,無理由我一次得票高就要讓俾我,講唔通。」

在九龍西敗選,外界批評姚松炎選舉策略錯誤和缺乏地區工作,他指籌組組織參選來年區議會選舉正是「馬上作出補救」、對症下藥:「用一年半做地區工作,部署2019年區選,2020年時如果參選就有地區工作支持。」

姚松炎期望以兩至三個月時間籌組班底,目標是在八至九月成事:「會同民主派友好組織合作,除咗係組班,更重要是推動戴耀廷嘅風雲計劃(民主派重奪十八區區議會多數議席)。」

在選舉後,有媒體質疑個別政黨未有盡力拉票,姚松炎重申民主派各個政黨都傾巢而出支持,又透露除了和自己的團隊外作深入檢討外,曾舉行過百人的義工檢討會,又和每個民主派的板塊及不同團體作溝通。「結論係同坊間一致,例如物資同時間都不足。我會結論為選舉策略錯誤。」

DSC_8759

姚松炎又斥左報對其抹黑亦有不少影響,批評《大公報》「老作」他是同性戀者,在事後檢討時發現有人信以為真:「呢啲咁嘅偽報導,喺外圍係會造成污名化。」

他又進一步透露,假如自己在2020年參選立法會,首要目標仍然是九龍西:「畢竟啱啱嗰次有十萬多人支持我,唔想辜負他們。」九龍西目前有六席,非建制派在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拿下四席,姚松炎表示,如果自己再戰九龍西亦不會打亂民主派陣腳,「到時會有初選甚至棄選機制」。

2015年區議會選舉,姚松炎當時和朱凱廸及張貴財組成「城鄉共生聯盟」參選,他在南區置富選區出戰落敗。姚松炎坦言是一次寶貴的經驗,置富花園是從政的起點,自己從中學懂如何開設街站和擺直幡,自己亦對該區有深厚的感情。他總結該次經驗時認為,自己沒有地點作社區服務,敗選和公共空間有關:「擺邊都俾人趕,雖然只係兩個屋苑加寮屋區,但兩個屋苑唔俾入,就好難接觸居民。加埋做唔到街站,喺巴士站擺都好困難。」

姚松炎和置富花園居民今日早上召開記者會,爭取將置富山谷改劃成生態古蹟公園,他自言同「置富係走唔甩」,但不會再積極考慮在該區參選:「從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同今次補選,選民想要年青候選人,眾志喺置富得票都較高,選民可能鍾意年輕點,所以希望有年輕人街坊出選。」

至於會否加入政黨,姚松炎表示一直不加入任何政黨是因為提倡可持續發展,但現時沒有政黨有相關倡議。「我宣誓都係因為加咗呢句被人DQ,所以係好重要,如果2020年都組織不到班底,到時再考慮吧。」

IMG_0072

擊敗姚松炎當選、民建聯鄭泳舜昨日缺席立法會《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委員會會議,導致會議流會。姚松炎表示一直都強調反偷懶,重申擁有議席過半的派別才有能力造成流會:「呢個係好基本數學邏輯嚟,要追究就追究建制派。佢哋先係導致浪費四小時的真兇,鄭泳舜應該向選民交代吧。」

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連日來遭政府及建制派狙擊,指他鼓吹港獨。姚松炎認為今次是進一步的溫水煮蛙,自己在當選後都曾被跟蹤,去年和時任立法會議員的羅冠聰出訪台灣時已被重點招呼:「呢啲我都可以視作政治打壓,因為立法會議員有公權力,要接受監察。戴耀廷無公權力,絕對享有學術及言論自由,政府咁做係白色恐怖。」姚松炎質疑政權開動機器針對學者,已明顯違反基本法。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