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畢秋水

愛在歷史的漣漪中,把juicy蛛絲織成扇,揭開與當下諸事的牽連 網誌

生活

【歷史無限Loop】《文匯報》獨家追查破大案

【歷史無限Loop】《文匯報》獨家追查破大案
廣告

廣告

粉嶺公路今年2月發生致命車禍,3名被警方截停疑作「人肉路障」的私家車司機事後竟收到「擬控告通知書」,事件引起社會嘩然。警方一味護短的作風令我想起 40年前一單更轟動社會的新聞。

當時負責採訪這宗新聞的是曾在《文匯報》任職記者的《經濟日報》創辦人麥華章。他在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系主任梁天偉教授和黃仲鳴博士所結集的《數風流人物——香港報人口述歷史》一書中, 娓娓道出這單新聞的背後採訪故事。

話說1977年, 麥華章獲調任 《文匯報》突發新聞組組長。 雖然麥採訪中國外交新聞經驗豐富, 亦曾經在柬埔寨當戰地記者,訪問過赤柬領袖波爾布特, 但組裡的同事並沒有把他這位空降下來港聞部的上司看在眼裏。

有一天, 一個市民報料話葵涌道有警車撞死人。但是,麥的同事卻沒有在專門收聽警察電台消息,俗稱「999機」的無線電接收器聽到此事,斷定是「流料 」一則。麥倒覺得事有蹺蹊,遂獨自從灣仔報館趕去葵涌看過究竟。

惟麥到達現場時, 空無一人, 只見路中的草坪上停了一部警察衝鋒車,車頭有少許凹陷,而地上更有一灘血跡和一條很長的煞車痕。

憑着記者敏銳的觸覺, 麥便直奔到離那裡最近的瑪嘉烈醫院查看。

醫院謝絕採訪,麥在情急之下訛稱是車禍死者的家屬,當護士半信半疑之際 ,一個年輕人走上前來對他說:「小子,你在裝什麼,你知我可以拘捕你的?」原來,他是便衣CID,不過他話鋒一轉:「我不會拘捕你,這宗案件,我都希望你寫出來。」

原來車禍一家四口恰巧是那位CID的家人,他兄長、阿嫂和兩個小孩,過馬路時被警車撞死。司機是休班警員。

隨後,護士讓麥進房間裡,他眼前放著四具屍體,死狀恐怖。正當他下意識舉起相機拍照之際,良知叫他放低手,他不希望對死者不敬,令讀者不安。

但麥其後向那個CID索取死者一家的照片不果,唯有另覓辦法,到死者居住的秀茂坪雞寮的鐵皮屋,爬窗進入,終於找到一張全家福 。

警方認為事態嚴重,為了封鎖消息,只用內部電話聯絡,所以全行都不知車禍的發生。而警方就《文匯報》查詢的回覆也只得一句:「葵涌道發生一宗嚴重車禍,四人死亡。」隻字不提涉事的警車和警員。

不過因麥堅持跟進讀者報料而追查到獨家新聞,再加上和行家配合,於是翌日全港報章大力報導這單「警車撞死人」事件。

在輿論壓力下,涉事警察被控「危險駕駛導致他人死亡」,最終判刑三年。

事發多年,麥稱這篇報導是他記者生涯中「最引以為傲的一宗新聞」。他解釋以前差人就算打死人也很難入罪的,所以,這件案也算是有刻劃時代的意義。

這單《文匯報》破大案的獨家新聞說明記者努力追訪,揭露真相是傳媒的天職。可惜,教育局近日被指以政治理由審查中學歷史課本之際,網民再發現常識科課本提及傳媒的功能時,刪去了舊版中「監察政府」及「揭露社會問題」的字眼。香港社會充斥光怪陸離,一些特區政府官員終日自閹為樂,回歸廿年,傳媒的獨立和自由更見重要。

原文刊於《am73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