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解散街工勞工組」之時序

「解散街工勞工組」之時序
廣告

廣告

文:勞工組三子—黎治甫(billy)、王曉君(阿花)、譚亮英(阿英)

1. 2017年3月:勞工組搬離葵芳梁耀忠議員辦事處,目標:專注發展勞工工作,長遠邁向自負盈虧的目標,並得到會方同意,會方更曾在荃灣覓地不果,最後勞工組尋得旺角現址。遷出協議:三人薪金繼續於立法會營運開支中支取,加上租金等開支,協議年度開支上限70萬元,沒有設立限期。

2. 2018年3月11日:九西補選街站清晨,阿英收到街工執委消息,梁耀忠欲收回勞工組資源,用以聘請人手開展選舉工程。

3. 3月22日:街工會員在群組詢問解散勞工組傳聞,梁耀忠沒有回應。

4. 3月23—4月10日:不同人士找勞工組討論資源問題,由於版本不一,勞工組聯同一眾工會及關注組工友,正式約見執委會要求討論。

5. 4月11日:勞工組與一眾工友列席執委會,要求解釋「解散勞工組」一事並重申勞工組價值,身為執委之一的梁耀忠沒有出席該次會議,甚至他即使身在附近完成居民會後,也拒絕前來。及後梁耀忠透過別人回覆,不談勞工組工作,只想談財政問題,認為會議沒有財政方案所以不來開會。

6. 4月18日:全體職員會上,阿花要求梁耀忠回應解散謠言,他說「我唔答呢個問題。」並急急腳走向門口,離開了。葵芳議辦職員蘇耀昌出來「頂」,回答葵涌邨同事查詢時,表示街工有「出左旺角」的勞工組,也有葵芳勞工組,五一之後,街工仍會有葵芳勞工組。另,會上曾經提及,葵芳議辦同事寶玲將會退休,五月生效,歡迎Farewell。

7. 同晩:謠言四散逾一個月,由於循正式渠道查詢並未能得到明確回應,勞工組三人分別在facebook表達不滿。

8. 4月20日:會員聯署要求召開臨時會員大會(訂於4月30日),動議要求保留勞工組。同日:工會及關注組聯署出信再約見梁耀忠,表明不在限期前會面,將會於五一街工行動表達對於解散勞工組的意見。

9. 4月23日:梁耀忠終於透過助理回覆與工會及關注組會面,日期為4月27日。

10. 4月23-27日:勞工組同事收到不同管道消息,主要來自會外,源頭之一是蘇耀昌,指街工六月無錢出糧及需要裁員(人數並由三人增至五人,其一是蘇,他說自願報名加入被裁名單)然而,相關裁員危機過去一直未有向全體職員及會員公佈,翻查業委會致同事會員的二月及三月會議紀錄亦未有提及。4月18日全體職員會同樣未有提及。

11. 4月27日:執委發出訊息提醒會員出席臨時會員大會,訊息內容提到梁耀忠議辦財政赤字達到每月六萬元,需要會員分擔,以及若無額外捐款支持,勞工組三人(花、英、billy)以及葵芳議辦寶玲、阿蘇,將於5月31日後停止支薪。

12. 4月30日:街工召開會員大會,會上梁耀忠重覆財赤的說法,若沒有捐款就無法出糧,部分會員質詢裁減勞工組的選取理由與決策過程,並要求交代財政狀況,部分會員期望以籌款解決爭議,經過激烈討論,最後通過以下意向:「以裁員為解決財政問題的最後方案,要求保留僱用黎治甫,王曉君,蘇耀昌,譚亮英,高寶玲」惟梁耀忠仍然沒有收回解散勞工組的決定。

13. 5月1日:勞工組於街工五一集會表達「解散勞工組」一事的感想和意見,重申勞工團體應有理念,不以裁員為前提解決財政問題,並應交代財政狀況,與全體員工作充分討論與共同決策。再者,何以勞工組首當其衝,梁耀忠一直未有明確解釋,勞工組一眾工會及關注組組織、倡議議題亦會受到影響,影響街工的工運發展。

14. 5月1-5日:蘇耀昌聲稱管有會員大會梁耀忠發言的錄音,並將逐字謄本連帶其個人睇法發給傳媒及社運和工運友好。當中有分第一稿及第二稿,在謄本以上加入個人意見,指責勞工組及譚亮英「歪曲」梁耀忠,但卻未有提出「歪曲論」背後所持的理由及分析。

15. 部分會員在蘇耀昌發出所謂「澄清」後,發起聯署,直指錄音未經會員知悉及同意,另回應其澄清內容與會員大會文字記錄有異及不實,未有涵蓋梁耀忠當晚所有相關發言。

16. 梁耀忠議員辦事處及勞工組分別發放聲明,表達其立場。

17. 5月4日:由於三人離職日期不明,解散勞工組的決定亦未收回,阿英代表勞工組於晚上發訊息給梁耀忠,至翌日晚上,即廿四小時後,仍是已讀不回。

街工各會員及部門就事件相關聲明(按時序):
1. 蘇耀昌:澄清有關梁耀忠在會員大會發言的不實報導
2. 勞工組:工人唔係話炒就炒 要求梁耀忠收回解散勞工組決定
3. 黃雅文等十名會員:回應街工會員蘇耀昌「教你如何歪曲梁耀忠」的文字訊息
4. 梁耀忠議員辦事處:就梁耀忠辦事處是否裁員的事實澄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