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街市助理爭取與監察助理同工同酬 批食環署踐踏尊嚴

街市助理爭取與監察助理同工同酬  批食環署踐踏尊嚴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街工勞工組和食物環境衛生署街市助理工會今早到金鐘食環署總部抗議,不滿署方對「街市助理」和在去年10月新增職位「街市監察助理」的待遇及薪酬不一,要求和署方對話及爭取同工同酬。工會主席郭建彬(彬哥)批評,街市助理和街市監察助理的職能一樣,但月薪卻相差1,360元。

食物環境衛生署在2004年設立「街市助理」,屬於非公務員合約職位。「街市助理」其實係做啲乜?主要工作是巡查街市、協助巡察員管理街市、派發租單予商戶、巡查及跟進維修、管理二級工人和外判保安員。

IMG_3395
食物環境衛生署街市助理工會成員趙偉文

街市助理如同打雜

工會成員趙偉文(文哥)入職近六年,目前在柴灣漁灣街市工作。他形容「街市助理」的職務繁重,連市民失物、跌倒、打架都要處理,完成工作後要向巡察員匯報。簡單來說,「街市助理」就是在街市打雜,乜都要做。不過,當中最惡哽的是喚商戶不要將貨物「擺過界」,文哥入職一個多月時,便試過遭菜檔商戶追斬:「叫佢擺返入少少,佢就要斬我,唉。」

然而,食環署目前的管理制度下,港島只有東區設有「擺過界」,中西區、灣仔及南區均已作一條龍外判,即管理、清潔和保安服全由外判公司負責;食環署在街市內設管工監督外判公司。新界更只剩下荃灣、葵青、沙田和西貢的公眾街市及熟食市場由食環署自行管理。

「街市助理」的上級為「巡察員」,下級則是「二級工人」,但兩者均屬公務員合約。彬哥在2007年入職,現時在觀塘駿業街熟食市場工作,他帶點無奈地說:「即係一世都無得升職。」

去年10月增設「街市監察助理」

去年農曆新年,工會參加和食環署署長劉利群的茶聚,郭建彬當面向署長反映人手不足,對方當時稱會邀請食環署的退休公務員協助。食環署遂在去年10月設立「街市監察助理」的職位,稱此舉是希望填補「街市助理」不足的人手。職位由在三年內退休的公務員出任,有不少「街市監察助理」都是食環署前高級管工及巡察員。

咁「街市監察助理」又係做啲乜?「街市監察助理」和「街市助理」的分別是,前者不用檢控商戶,並要協助巡察員及「街市助理」執行工作,其他工作則和「街市助理」近乎相同。

IMG_3401
食物環境衛生署街市助理工會主席郭建彬

然而,「街市助理」的月薪為14,705元,「街市監察助理」的月薪則是16,065元。除了同工不同酬,彬哥認為「街市監察助理」未能分擔「街市助理」的工作,因為缺乏管理街市的經驗,「商戶退檔都俾錯表格人」:「所謂經驗,好多都係幾十年前,已經脫哂節,連電腦都唔識用。」但他強調,雙方在工作上沒有矛盾,認為錯在署方。

此外,二級工人及巡察員在黑雨及打風設有上班額外津貼,但「街市助理」則因為不是公務員合約,沒有任何津貼。文哥表示尊重合約精神,必然會如常上班,但希望能爭取「補鐘」。

工會其後在去年10月去信食環署,要求解釋及交代為何同工不同酬,署方回信稱,「由於街市監察助理具備豐富的街市管理和潔淨服務合約管理經驗,除了街市前線管理工作外,亦可以協助處理街市攤檔的行政管理工作」。

稱兩者角色和工作性質不盡相同 食環署:直接比較待遇並不合適

食環署又強調,兩者的角色和工作性質不盡相同,直接比較兩者的待遇並不合適。郭建彬認為說法不合理,質疑雙方既然是工作伙夥,為何「街市監察助理」卻不用協助執行檢控工作:「佢哋有豐富經驗,難道我哋無咩?我哋做咗十幾年呀。」

除此之外,食環署已有三年沒有招聘「街市助理」,郭建彬重申如果工人(街市助理)要搞事,便不會處處替署方著想:「要玩嘢就每日都請病假,仲憂慮人手唔夠,同佢諗埋。」

IMG_3345

工會早在去年10月便透過街工,要求和處方見面反映訴求,後來在12月底和食環署助理處長會面,但對方沒有正面回應,自1月起更每月一信「hea覆」稱已備悉事件。工會在早前發起簽名行動,要求食環署將「街市助理」的薪酬調整至與「街市監察助理」同一水平。他們共收得137個簽名,包括工會會員檔戶和二級工人等。

在早上的行動,街工勞工組及工會先向署方遞信,並講述訴求,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在遞信後先行離去,稱要趕住開會。梁耀忠認為食環署不能只接信,重申「唔見面係無用」。他批評食環署不負責任,要求作實質跟進。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