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粉嶺高球場是一面照妖鏡

粉嶺高球場是一面照妖鏡
廣告

廣告

「如果大家去過睇呢個地方,你會發覺呢個地方……WOW!係香港僅有地方。要靠埋佢起樓先可以滿足香港發展,都幾可悲」。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接受港台訪問時,就粉嶺高球場會否更改用途來建屋,發表以上偉論。不知深受住屋問題困擾的香港人,聽後會有甚麼感受。

土地大辯論至今,除了少數特權階級和相關的從業員,輿論差不多一面倒支持收回高球場---起碼不會強烈反對。社會之所以有此共識,是因為這方案的技術要求和社會成本最低,合乎土地分配公義之外,亦是最能救近火的近水。在土供組提供的十八選項中,收回私人遊樂場地(包括高球場)屬於短中期建議。相反陳智思和林鄭大力推銷的填海,乃中長期項目,而且做成的環境破壞無法修補---如果中華白海豚懂得思考,眼見同類數目急降,都會感到非常可悲。即使如陳所言,有技術可於10年內完成填海過程,但加上建屋所需要花的時間,隨時要十多廿年後才有樓供人入住。而且,填海同樣會面對法律訴訟的挑戰,陳智思形容為「最容易解決方式」,實在不知從何說起。

筆者不清楚陳智思有否在高球場內打球,但從他的反應---讚嘆香港竟有這大片綠油油的草地,用來起樓殊為可惜——來看,反映他真的不識民間疾苦,不知道今時今日在香港生活有多艱難,當然更不會明白擠在蝸居之內的人,上樓遙遙無期,卻眼見一班富豪有特權打風流波,心裡有何感受。

要數香港的不公義,隨便說說,遠的有689偷袋UGL 五千萬而無穿無爛,近的有港鐵連環爆醜聞而仍縱容禍首禮頓,以及政府貼87億給兩電加價。這些例子數下去,真的一匹布咁長,而且在香港的政治現實下,大家都知道極難---甚或不可能---取回公道。所以對粉嶺高球場,普遍人特別有一種「朱門酒肉臭」的憤恨。高球場就發揮著照妖鏡作用。政治立場不鮮明的巿民,只要稍有良知,都金睛火眼的盯著這片土地,看看政府到底敢不敢太歲頭上動土,看看林鄭所謂的好打得,是否只適用於無權無勢的人身上。

作為政府高層,陳智思和林鄭口徑一致,毫不出奇,但相信有識之士,都很難接受陳智思這種水平的藉口。就算要護航,所提出的理由,起碼有資素一點嘛。如果不是,都幾可悲復可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