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政經

倫敦金——蹺不怕舊,最緊要受

倫敦金——蹺不怕舊,最緊要受
廣告

廣告

灝天金融集團的美人計倫敦金騙案,六十四個色不迷人人自迷的男人被騙輸去2600萬元,其實不是新聞,因為過去多次發生,時有所聞,由於倫敦金不受監管,所以長期存在,永遠有貪心的水魚,證明蹺不怕舊,最緊要受。

美人計也不是新蹺,八十年代香港金融業開始蓬勃發展的時候,已經大行其道,如今揾食艱難,年輕貎美、好食懶飛的港女沒有出路,岀賣色相騙財,不足為怪,至少不用援交,或者在私人會所賣笑,做名為「金融才俊」實質是大小財棍的洩慾工具。

其實,呃呃騙騙是金融資本主義的本質,沒有什麼「道德」可言,「合法」「不合法」(雷曼債券不也是「合法」官方監管機構批核的金融產品嗎?)也是政治權力決定而已,沒有誰比誰高尚,而香港作為所謂國際金融中心,也是這樣子發展出來的。

八十年代的香港盛行日式夜總會,杜老誌、中國城、大富豪見證了香港經濟繁榮的黃金歲月。做小姐收入不菲,月入十數萬不是神話,大學生兼職亦屬平常事,其中不少美女日間從事金融業,晚上就去夜總會返工,原來也是工作一部分。我便在大富豪認識了一個很有「上進心」的小姐,日間在英皇做金融顧問,教人炒外匯,夜晚返工,旨不在賣身,而是搵客,因為日式夜總會消費高,舞客全是目標對象。她的市場策略相當高明,就是將投資客戶一分為二,一半叫他們揸馬克或其他外滙,一半則叫沽,如此一來,總有一半人贏錢,當她是「專家」,甚至有打賞,輸了的因為想媾女,討美女歡心,大多不會責怪,而她最大目的就是買賣頻密,賺取佣金。香港人食腦,可見一斑。(其實,舞女也有不少兼職地產代理,那時毋須領牌,她們和施永青一齊起步,只是後者可能手段更高明而已。)

坦白說,我覺得她的才幹,不會在目下任何「財演專家」之下,如果一直在金融業發展,可能已經是業內朱太的級數人物了。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