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劉曉波逝世一周年】內地生參加追思會 冀了解更多維權資訊

【劉曉波逝世一周年】內地生參加追思會  冀了解更多維權資訊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昨日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的一周年,支聯會昨晚在金鐘添馬公園舉行追思會,稱有四百人出席。除了香港人自發參與,在場有不少內地人特地前來參與悼念。不願上鏡、來自內地的交換生盧同學表示,以內地人身分參與活動是想透過參與類似活動,從中認識更多維權人士資訊和感受香港民主自由的氣氛。他表示內地沒有任何相關資訊:「我都是來香港後,透過媒體上的宣傳,才得知追思會的詳情」。

盧同學坦言,對內地其他民運和維權人士都不太清楚,指因為身處內地,要「翻牆」先能獲得更多資訊。「好像維權人士陳衛,都是近日透過香港媒體報導才知道。」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日前指,劉霞可出國為人道主義的表現,盧同學認為林鄭口中所謂的人道,並不是發自內心的人道,而是有引號的「人道」。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發

追思會在晚上八點開始,台上先播放劉曉波生平片段,隨後舉行一分鍾默哀儀式。支聯會主席何俊仁發言時指,以添馬公園海旁作為追思會的選址,是希望可以悼念被海葬的劉曉波,並藉著晚會讓大家回顧劉曉波為國民自由而被極權折磨的一生。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則指,雖然劉曉波遺孀劉霞已經被釋放,並到達德國就醫,但仍希望港人繼續關注劉霞、劉暉及其他內地維權人士的處境。文化評論人陳景輝亦到場分享對劉曉波書籍的感想,並引述劉曉波寄語,希望大家「做有盼望的人」。

劉曉波好友胡佳

此外,大會又播放劉曉波好友胡佳在下午錄製的影片,胡佳表示劉霞到德國治病,但其弟劉暉作為「人質」,仍在內地受到監控,認為劉霞只是暫時得到人身自由,卻沒有言論自由。至今仍被中共監視的胡佳希望港人珍惜自己的權利,呼籲繼續關注內地維權人士的狀況。

吳婆婆

在追思會開始前一小時,已有數十名參加者在場等待。吳婆婆表示因為誤會追思會的開始時間,所以在6點前已經到達,她強調「正常都應該要早來」。在採訪期間,下著微微細雨,吳婆婆隨即表示下雨不能阻止她參與的決心,強調香港人有自己的自由,「港人的自由是不能限制的,我亦希望以後都會有。」

吳婆婆對於劉霞獲釋表示非常開心,「知道消息後,我們起初都不太理解,後來才知道原來早有計劃送走」,她亦慨嘆中國打壓異見人士的決心始終是不會改變,「中國專制的決心是不會停止的。只有經濟上的壓迫下,才會輕輕放你一馬。」

宗小姐

另一參加者宗小姐是傷殘人士,她指一直有留意不同的政治活動,希望透過今次追思會,以身體力行的方式向人們表達訴求。「雖然我參與社運,但我希望可以好似劉曉波先生一樣,講出「我沒有敵人」!」

黃氏夫婦

追思會有不少市民結伴到場參與悼念,黃氏夫婦表示一直關注中國的「良心犯」。黃先生表示,主要是透過社交平台得到有關資訊,而非主流的電視新聞,指主流的電視新聞較少會報導維權人士的新聞;其次亦有透過參與社會活動的朋友得到有關資訊。

對於劉霞「終於」獲得自由,黃先生表示「當然她被釋放是開心的,但睇到個時序後,我會假設這種釋放純粹是外貿關係、關兑等所引致的。」黃太亦補充指,事件受到其他外國的幫助,否則中央亦不會以「人質」的形式去釋放劉霞。黃太亦慨嘆,「真係好悲哀,中國一直攞自己的人民作人質。」他們亦批評林鄭月娥「劉霞獲釋體現了人道主義」的説法,「我覺得林鄭真係太過卑鄙。如果這樣能稱為人道,為什麼不一早放過他們呢?」

90後的謝小姐與朋友結伴同行參與悼念,她表示日常有留意社運,都是透過社交媒體呼籲而參與。對於劉霞終獲自由,謝小姐抱有懷疑態度,「初頭都會唔相信,即使事件是真的,但都不代表些什麼,因為中國政府都會繼續拘捕其他人,最希望將來可以有所改變」。

DSCN2420

在晚會結束前,支聯會常委到台上獻花並在印上劉曉波肖像的木板灑水祭奠,高呼「釋放維權律司,釋放異見人士,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隨後在台下派發鮮花予市民到劉曉波雕像前獻上。

DSCN2444

記者:陳紫晴、梁芷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