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深水埗夜墟】民建聯動議搬遷 食環頻密掃蕩 攤販:自食其力點解要趕絕?

【深水埗夜墟】民建聯動議搬遷 食環頻密掃蕩 攤販:自食其力點解要趕絕?
廣告

廣告

(前排左起)夜墟攤販歡姐、陳女士、陳太

(獨媒特約報導)深水埗北河街一帶每晚都有「夜墟」,基層小販擺地攤賣物幫補生活,同時為區內街坊提供平價貨品。然而,近月食環署加強執法,小販難以再擺檔。

民建聯深水埗區議員提出,將欽州街與通州街交界部份臨時停車場及旁邊斜坡組用地,改建為過渡性房屋及平民墟市,稱為小販提供合法擺賣的地方。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及深水埗見光墟關注組批評,建議未有諮詢關注團體及小販,選址遠離基層社區,恐成天水圍天秀墟「翻版」,質疑是趕絕基層生計。

兩地租約明年中屆滿 民建聯倡改建

欽州街與通州街交界天橋底的臨時停車場,以及旁邊的斜坡組用地,租約均於明年6月到期。民建聯區議員劉佩玉、鄭泳舜、陳偉明、黃達東、陳穎欣建議,將該地改建為過渡性房屋和平民墟市,由非牟利機構統一管理,協助居民上樓,並安置地攤小販。深水埗區議會明日將會討論此建議。

九龍西區地政處回應指,更改臨時停車場用途需要徵詢運輸署意見,而旁邊的斜坡組用地現時臨時撥予地政總署斜坡維修組使用,用作辦公室及後援緊急控制中心,撥地期至2019年6月30日。

IMG_5840
通州街臨時停車場

食環:6月起每周5晚執法

食環署亦回覆區議會指,北河街一帶的地攤經常引致公眾投訴造成環境滋擾、阻塞公眾地方等,今年6月起加強與警務處的聯合行動,每星期約5晚進行執法行動,在6月1日至8月23日期間共進行了59次,提出42宗檢控、發出12張定額罰款通知書、36個口頭警告及撿獲小販棄置物品297宗。對於設立墟市,食環署及食物及衛生局均指只要建議獲社區及區議會支持,不影響公眾安全、食物安全和環境衞生,不阻塞通道,就會與相關政府部門聯繫。

IMG_5834
臨時停車場旁的斜坡組用地

七旬攤販:我哋係自食其力,點解要趕絕?

陳女士已逾70歲,在桂林街擺攤約1年,賣家品、衣服等,售價由4至40元不等,依靠微薄收入和生果金過活。陳女士指,每晚有20至30名食環署人員在場驅趕,又有警員協助,「如果警察用咁嘅方法捉賊,我包保深水埗完全冇賊!」她曾被十多人包圍,她的貨品被沒收,連街坊給她的飯盒和水都被充公,「冇心臟病都嚇到有心臟病」。陳女士質疑政府動用大量資源對付手無寸鐵的小販,「點解要趕絕我哋,我哋係自食其力;我問政府,佢俾乞衣都500蚊,我哋係為乜?」

71歲的陳太在北河街擺地攤已約10年,她指近月的執法力度是歷來最大,每晚都進行驅趕。她又批評民建聯提出的選址是「山旮旯地方」,「我哋係謀生,唔係做展覽,嚟呢度做咩嘢?」

攤販遭票控 罰款難負擔

將近70歲的歡姐在桂林街擺攤4至5年,她於4月底被票控,她指當時已收拾好貨品,但食環署人員見有人向她付錢,便上前檢控她。歡姐指擺攤只為自力更生,「一日賣得三幾十蚊」,平日靠生果金維持生活,她預料遭罰款1,900元,「真係有兩個月唔洗食飯」。近日加強執法,也大大影響她的生計,直言昨晚擺攤「十蚊都賣唔到」。

IMG_5918
社區發展陣線黃穎姿(前排中)

憂搬遷重蹈天秀墟覆轍

社區發展陣線黃穎姿指,墟市是自然形成的社區,除了讓街坊買平貨,也形成了社區支援網絡,由上而下的規劃不能取代。黃指搬遷令墟市要重新建立,舉例指天水圍原有的天光墟,花了6至7年建立,獲鄰近的基層屋邨居民支持,但搬到天秀墟離開了基層的生活範圍,檔主經營變得困難。黃促請深水埗區議會懸崖勒馬,撤回建議,不要重蹈天秀墟的覆轍。

IMG_5871

團體:高度執法勢「滅墟」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組織幹事李大成指,深水埗墟市是「平民天堂」,過往一直和平,晚上10時後便可擺攤,食環署採取「先警告後執法」,每隔一至兩個星期才會禁止擺賣;但近月加強掃蕩,幾乎每晚都不准擺賣,署方甚至會「放蛇」,以致檔主和客人都減少,變相「滅墟」。李大成要求食環署方停止高度執法,他指已去信要求食環署會面,但未獲回覆。

李大成批評民建聯的建議是「糖衣毒藥」,選址太遠,晚上沒有人流,又質疑是否臨近選舉,要「洗太平地」。他亦指墟市建議與過渡性房屋綑綁,令反對的人士或面對阻力,而有關用地本劃為鄰近屋邨的休閒用地,質疑民建聯「冇同邨民傾過」。

深水埗見光墟關注組召集人李國權促請區議員落區親身了解受影響街坊的需要,發展及支援墟市經濟模式,要求訂立墟市政策及重發小販牌。

民協深水埗區議員何啟明表示,明日一定會反對建議,又反駁民建聯如果真心關注小販,何不考慮支持重發小販牌。

記者: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