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國際

國際刑警主席孟宏偉被失蹤的啟示

國際刑警主席孟宏偉被失蹤的啟示
廣告

廣告

這幾天國內以至全球比較轟動的一件事,是國際刑警主席孟宏偉在中國被失蹤了,繼而被辭職。幾天過後,中國的發言人指控孟宏偉犯下各種罪行。《自由時報》今天的社論形容得好,這和范冰冰事件「都凸顯『先失蹤、再查案』的中國特色」。其實又何止這兩人,香港君怡酒店東主劉希泳先被抓再被迫供至死、長久以來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銅鑼灣書店人士,以至無端被拘禁的一百萬名維吾爾人,同樣經歷了或正經歷這些特色。只是你現在更意識到,連國際刑警主席和影后也不能倖免,證實了在中國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

引用那個被引用到爛的Maslow需求層次理論,就是在中國你連第二層的安全需求也無法滿足。你真的甘於只有溫飽?大陸人看在眼裡,會怎樣想?一海之隔的台灣人不消說了,當然敬而遠之。但大陸人刻下已有切膚之痛。他們會怎樣行動?整個社會會向甚麼樣的方向進發?另一邊廂,困擾最大的維吾爾人又會怎樣?

而其實當大陸越來越不安全,我也不能說一河之隔的香港完全沒有影響。稍改董建華語,「中國安全,香港更安全」,倒應該是真的。何況銅鑼灣書店以及肖建華已做過示範,當大陸的制度越發不透明、無章法,你在香港難道可以額手稱慶?

這種當局製造出來的不安,只是大陸近日內憂的其中一端。大陸的經濟亦似立於危牆之下。當萬科這樣大的企業也語出驚人,說只求「活下去」,其他等而下之的企業無疑更在倒閉邊緣。我買過「惠理大中華高收益基金」,知道各家內房企業的債券都是很高息,不然惠理也無法派發超過8厘的基金利息,在當前環境,這些企業絕對有還不起債甚至付不起息的風險。另一邊廂,根據本人買股經驗,則發現層出不窮的國策先後導致教育、燃氣以至騰訊等多個板塊的股份暴跌。唯因我的持股範圍有限,也沒留意還有沒有其他受害的板塊。現時企業和股民人人自危,不知下一項國策會否影響到自己,市場氣氛很壞。

以上的安全和經濟也僅是內憂而已。外患方面,美國副總統彭斯日前發出驚世檄文,指出中國的種種惡行。儘管那些事情並不新鮮,但過往都不會這樣直接宣稱,翻破了臉。而這些指責恐怕還會引起全球共鳴,一呼百諾。就如近日中國遊客在瑞典鬧事,瑞典當局卻反過來遭到中國的外交部指責。隔一個北海,央視記者又大鬧英國保守黨年會。事實上就連香港也出現過奇女子,以及大陸遊客經常在理虧時就反問對方是否中國人等。這類無理取鬧行為已經屢見不鮮,變成一種「新常態」,但亦越來越為各國的正常人所難以容忍。中國人自恃財力非凡,漠視別人感受以至漠視邏輯,無端一手製造了自己的孤立,恐怕更會令國內的困局雪上加霜。而原本用以交朋友的一帶一路,則先後在本應最買中國帳的巴基斯坦和馬來西亞等地亦受到挫折,斯里蘭卡從中錄得巨債的案例亦被反覆引用,其前路亦不明朗。

這和五或十年前很不同。那時雖然亦有不少香港人基於中國的人權狀況等,有抗共或反共心態,但中國的社會情況似不如今天的惡劣和沒有希望,也沒有這樣內外交困。雖然今天香港對中國的支持者卻是多了不少,只要看看《HKG報》或幫港出聲等便可知。這是一個奇怪的現象,他們好像對種種事情都可以視而不見,用存在主義語,他們就如同佩戴了一個硬殼,把自己緊縮、攣縮在裡面。

我對前景感到茫然,突然覺得要閱讀更多的雜誌和評論,以摸清路向。身為存在主義者,面對這樣突然混亂的世局,到底要怎樣立身處世?我們到底要作出怎樣的抉擇?這跟永遠追隨黨中央的一班人不同,他們就在等待中央指示太陽是從東方還是西方升起,然後就鸚鵡學舌一番,有時我懷疑他們是否真正存在過。我們的指路明燈大概不在他們身上。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