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運

給陳健民教授的最後一課

給陳健民教授的最後一課
廣告

廣告

" La Dernière Classe "《最後一課》,是法國小說家阿爾龐斯·都德(Alphonse Daudet 1840~1897), 於1873年寫的一個故事,講述當年法蘭西戰敗,德意志帝國強制所有學校必須以德語教育,法國東部一條叫Alsace 的村莊,小學生佛朗士和他法文老師的曲折感人故事…………

一段發人深省的歷史。
一個似曾相識的故事。

不認識陳健民,但知道他偶爾也閱讀我這個小小專欄。

每次當我看到建制派及其爪牙聲嘶力竭催促律政司起訴佔中三子,心裏就有一個疑問,罪名是什麼?

破壞香港法冶?
到底什麼人在破壞香港的法治?

我曾經有一個天馬行空的構思,邀請那些不停追殺佔中三子的人,義無反顧地對天起誓 :「 我堅信佔中三子心底裏就是想搗亂香港, 如果他們內心真正希望替香港人爭取民主,我願被天打雷劈、絕子絕孫!」

我敢打賭一百元,沒一個有膽發誓……

不過,經常閱讀本欄的讀者都應該知道,我從不認為佔中有絲毫機會成功,這並非什麼潑冷水言論,而是從我所認知的歷史歸納,要獨裁者聽取民意,只是一廂情願的幻想。

我多次發文講述在納粹統治下的猶太人,亦曾經嘗試申訴、示威、甚至武裝對抗,不過也沒能改變納粹統治方式……直到希特拉吞槍自殺。

不以成敗論英雄,佔中三子在我心目中,永遠屬於願意捨身為香港付出的人。

陳建民教授,既然你選擇踏上社會運動這條路,面對強權打壓、建制攻訐、審訊入獄, 已屬必經之路,就好比當年南越政府治下的僧侶,為了抗議壓迫引火自焚,在熊熊烈火之中無畏而去……

小說《最後一課》,最後一頁,最後一句,這樣寫 :

「下課了……回家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