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漢浩

工業福音團契總幹事 關懷貧窮學校創校校長 PhD (CUHK) Yale University PhD Visiting Research Scholar 網誌

社運

未能接受的事實:側寫陳健民教授

未能接受的事實:側寫陳健民教授
廣告

廣告

與陳健民教授只有數面之緣,第一次見他是很多年前當時還未讀博士的一個晚宴,他坐在我朋友旁邊因他與我朋友較熟,介紹後知道他是社會學教授及與經常到大陸教書。一路聽他分享,沒有架子,總是感覺到他那位氣場,就是那份學者的氣場與風骨,當晚晚宴的主題似乎都不能太吸引他,但一講到他在中國服侍知識份子的事工時,他的熱情就表露無遺了。給我的感覺是,對他視為對的事就會義無反顧地去作,當時我深深感受到就是造就一群國內的知識份子,對他而言知識份子就是中國的未來,這點我是同意,但就是沒有陳教授那份使命感。

再次有機會認識陳教授就是他與兩子宣佈要爭取真著選(佔中只是最後的後著),還記得他們期望先有機會理性溝通,最後才用和平但最有力的方法去取爭我們應有的普選權。看到報導後第一個感覺是格格不入,佔中應該與長毛等街頭戰士更合襯,想也沒想過合由陳教授發起,溫文沉穩的聲音,加上堅定的眼神,是陳教授從開始到今日都沒有改變的記號。

佔中開始了,發展不似預期。學生比三子行得更前,催淚彈觸發的全港性佔中,警方舉起開槍的警告,滲透人群的暴力場面,和平的金鐘廣場,都不是按原初的計劃。 台上不多看見陳教授,但沒有對學生有任何怨言,在激烈情緒及極大的對立處境下,每次訪問仍是帶著那份對初衷,那份理,那份信心。

及至上年,有一科晚間課程是在陳教授旁邊的課室上課,每次見到班房都是滿滿的,從門中的玻璃看見陳教授上課的樣子,仍是那樣充滿熱情、笑容及那份由學養與使命感而來堅定的眼神。 有一晚下課了,見到陳教授,他很禮貌的跟我打招呼,然後問我上那一科,我說是新約科目,他再關心我問到,你是讀哪個課程的呢?我說我畢業很久了,現任教這科,兩人跟著帶著一點尷尬笑容握手,我就像一個小Fans一般感謝他為香港所作的一切,再加上一句加油。陳教授仍是那麼堅定的回應了一句:「多謝」。

對我而言,我仍不能接受陳教授這樣一個對社會滿有承擔及願意付出的真學者站在犯人欄被審的事實。不要告訴我佔中的人是被他們煸動,對我個人而言,每一個我認識又有參與的人都是被中共的謊言加上警察的催淚彈而激發上街的。如果有人煸動,那個肯定是中共,梁特及一群下令放催淚彈的高層。要有公平的審判,或許這些大環境也需要被考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