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佔中九子案】庭上播放傘運紀錄片 旁聽市民落淚

【佔中九子案】庭上播放傘運紀錄片 旁聽市民落淚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攝:Manson Wong)

(獨媒特約報導)「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及另外6人因參與2014年雨傘運動,被控串謀公眾妨擾、煽惑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共6項罪名。陳健民今日繼續作供,他稱2014年9月28日早上,大批市民前往金鐘聲援,但是被警方封橋阻擋,他形容市民自發前來,大台沒有指揮的可能性。辯方律師在庭上播放傘運紀錄片《傘上:遍地開花》,顯示9月26日至28日的事件,旁聽市民和被告重看當日片段,不禁落淚。

陳:市民自發 大台沒有指揮的可能性

「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中大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作供指,在2014年9月28日清晨6時,看到有警察經過「命運自主」大台,他從沉睡中醒來。其中一名警察跟他說:「冇事的,遲啲有更多警察經過。」不過,陳其後稱不肯定自己有否混淆這是發生在9月28日還是29日的事。

陳稱,當時金鐘現場的氣氛十分沮喪,因為只剩下數百人。其後時任學聯常務秘書鍾耀華在大台上指有很多人前來金鐘聲援,陳以為鍾只是為自己打氣,後來才收到消息指市民被警方阻擋以致不能到達大台範圍。他從添美道與夏慤道交界的警方鐵馬前看到大批市民聚集在夏慤道的另一端。陳表示:「整個晚上是覺得群眾是離棄我們,突然見到咁多市民支持,我哋係覺得好感動。」

陳決定於晚上6時聯同另外兩名「和平佔中」發起人舉辦記者會,希望讓外界知道市民是自發前來聲援,「我們完全沒有指揮的可能性。」

不過在距離晚上6時還有2至3分鐘時,他突然聽到巨響,看到夏慤道有催淚彈爆開,煙霧向四周散開來。他當時還未反應過來,又看到第二個催淚彈爆開,便知道將會有更多催淚彈。陳吩咐另一被告邵家臻在大台呼籲市民立即離開,因為「佔中三子」在計劃「佔中」時已預計會發生此事,當時認為需要立即離開,以保護群眾安全。

陳稱大部分人都很驚惶,將雨傘和雜物拋在馬路上,向添馬公園海邊走去。他從義工口中得知,有一個約90歲的年老人士在離開期間有呼吸困難,義工勸喻他盡快離開及到醫院,但他堅決留在現場,直至學聯出手勸喻才願意離開。

旁聽市民邊看傘運紀錄片邊抹淚

代表陳的資深大律師麥高義播放梁思眾執導的紀錄片《傘上:遍地開花》的節錄。庭上播放的片段,由9月26日晚學生「重奪公民廣場」開始,學生闖入公民廣場後,有一名學生暈倒,公廣外的學生要求警方開閘讓救護車進內,並承諾不會再衝入去。其後警方施放胡椒噴霧,學民思潮黎汶洛嗌咪呼籲市民舉高雙手、和平抗爭,又聯同學生一起重覆大叫「警察撤退!」期間黎發現數名戴口罩的可疑人士,腳下有不知藏著什麼的手袋,他悄悄提醒附近的學生留意該些人士。

至9月27日晚上,大台除了呼籲市民繼續留守「支援學生」外,也帶領市民唱《無盡》、《愛的征戰》等歌曲。不過在現場另一端,有示威者不滿大會在面對警方暴力時仍堅持以和平手法集會,「難道坐下來被人拘捕?」、「然後呢?」。旁邊有另一名示威者勸說,首要做的事是讓更多市民前來,需要堅持道德原則。該名不滿的示威者反問:「是否死了也要道德?」堅持和平的示威者答:「是。」

三子宣布「佔領中環」正式啟動後,大批示威者魚貫經添馬公園離開。有示威者用擴音器勸說市民不要離開,因為他們是為了要爭取的訴求而出來,不能因為「佔中啟動」而離開,不過並無法阻止市民繼續離開。早前在旺角騷亂案中被判7年監禁的盧建民,也被拍進鏡頭,他就大台宣布「佔中」鼓噪,指責是「騎劫」學生,要求學生重掌領導權。不過旁人揶揄他:「你咪去大台嗰邊講囉!」

時任立法會議員梁國雄亦在現場勸說群眾不要離開,他一度下跪,並呼籲示威者如果不想跪下,便要好像他站起來。

至9月28日晚,影片顯示警方在夏慤道向示威者發射催淚彈。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在現場呼籲示威者撤離,同時坦言內心很掙扎,不知往後是否再有這樣的機會堵路。陳健民向傳媒指,示威者沒有打警察、沒有推倒警車、沒有燒警車,全世界都找不到一個地方像香港般,面對如此暴力都能用合理和和平的方式應對。

播放紀錄片期間,旁聽席不斷傳出流鼻涕的聲音,不少人用紙巾拭抹眼淚。犯人欄內的邵家臻亦拭抹眼淚。

陳:催淚彈後不見拘捕 憂政府製造「無政府狀態」

看畢電影節錄後,法官陳仲衡笑言:「我嘗試不讓電影引導我的判斷,我應該無視背景音樂。」麥高義亦笑著回應:「不好意思,我們沒有足夠時間去刪除背景音樂。」

在9月28日催淚彈爆發後,他們與其他參與者坐在大台上,等待警察前來拘捕,但長時間過去仍未見警方有所行動。因此陳健民整晚站在添美道與夏慤道交界的鐵馬前,看著催淚彈爆發然後群眾再次聚集。

陳指,在9月29日清晨見到警察經過並說:「沒事的。」他現表示:「我挺驚訝,因為發射催淚彈之後,我預計警察會拘捕我。」但是警方沒有這樣做,反而令他很擔心「究竟政府想點?」那麽多人出來反抗政府,但政府容許他們留在原地,「是否想製造「無政府」狀態呢?」

陳:促成對話過程轉折 黑社會事件致擱置

陳指,警方施放催淚彈後,有考慮過跟政府再次進行對話,並經泛民議員聯絡高官,例如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和時任特首辦主任邱騰華。大約3日後,他與林鄭直接電話聯絡,與邱則進行視像會議,並有泛民議員在場。

陳憶述,林鄭一開口便問有什麼要求。陳回應:「一定是梁振英(時任行政長官)下台才能解決問題。」林鄭稱這不是她的職權。陳提出時任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下台。林鄭稱:「政府不能隨便開除一個官員。」陳要求政府展開獨立調查,調查警方使用催淚彈對付和平示威者是否正確。林鄭表示這要求可以考慮。兩人又討論如何促進與學生對話,陳稱對對話細節記憶模糊,但記得林鄭就與學生對話的態度是正面的。

至於跟邱騰華的對話,陳記得10月3日有黑社會人士打旺角佔領區的學生,因此學生決定擱置對話。陳跟邱的對話內容大多圍繞如何促進政府與學生的對話,邱又提議佔領者開通某些道路,營造有利對話的氣氛,例如海富天橋、金鐘道和政府公務員上班出入口。陳形容過程轉折,期間學生不滿黑社會人士打佔領者,泛民議員聲言對抗政府,均令對話多次擱置。陳指,學聯、學民思潮、佔中三子、泛民和民間團體在佔領期間組成「五方對話平台」,但是政府指定對話對象是學聯。

曾與海富橋「村民」商討開通公務員上班入口

陳表示不希望令政府總部癱瘓,因為社會並不支持,也不想政府有足夠理由展開暴力清場,引致流血衝突,因此他曾跟佔領海富天橋的示威者商討開通天橋。

陳指佔領區內有不同俗語,佔領者被稱呼為「村民」,此外有「村長」,即較積極的佔領者。他們曾跟海富天橋的「村民」商討,由於他們並不是任何政黨或團體的成員,因此沒有任何人能指使他們,需要跟他們直接溝通,最後成功開通到海富橋的公務員上班出入口。「這些咁痛苦的差事多數是戴耀廷和朱耀明去做」,而他則多數與中信大廈外的佔領者溝通,例如法庭頒布中信大廈外的禁制令後,他與民主黨何俊仁跟「村民」解釋禁制令內容及商討是否繼續留守,但最後決定權仍在「村民」手上。

陳:不認同學生既不願再次對話也不退場

在學聯與政府對話後,陳當時希望他們能再次對話,不過學聯不願意。「如果他們認為談判不會獲得任何成果,我覺得是退場的時候,而我們亦為退場做好準備。」他跟民主黨商討過,會否讓當時的超級區議員何俊仁辭職,然後引發補選,變相成為全港的「公投」,供市民投票表態是否支持「人大八三一決定」,過程中能讓學生返回社區延續運動。但是學生不認同這方案,反而希望繼續佔領。陳指,如果學生不想佔領區退場,同時又不願跟政府再次對話,三子是不認同的。

陳和戴在9月27日開始,一直留守在金鐘佔領區,直至10月27日,因為兩人需要回到大學復教。朱耀明則因身體不好,沒有睡在街上。被麥高義問到這是否一種退出的姿態,陳表示,他們希望讓學生知道,三子不能用當初支持學生的方式繼續支持他們。

陳指,在對話後,三子跟學生的關係有很大的變化,他們之間的溝通差不多中斷,「我覺得再冇可能影響到學生」,因此是退出的時候。

至12月3日,三子到警署自首。陳當時預計自己會以「參與未經批准集會」罪名被起訴。他覺得自己當時做了兩件重要的事,第一是讓社會了解政制改革議題、真普選的重要,第二是向市民解釋用和平手法抗爭的重要性。

審訊下星期一續。

記者:黎彩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