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 網誌

政經

King Arthur 是怎樣煉成的?

King Arthur 是怎樣煉成的?
廣告

廣告

前任校監梁振英委任李國章為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現任校監林鄭月娥又再委任李國章。沙皇統治三年又再三年?Tyranny 當然不會 over 喇,因為大家都很接受,覺得只要能繼續有工返,可以做自己的硏究就好了,帝力與我何干?

可是大家心裏面真的忘記這幾年發生的事嗎?沒有覺得 disturbed 嗎?2015 年李國章加入港大校委會期間,正值副校長人選陳文敏遲遲未獲正式委任,港大校委會用「等埋首副」借口要踢開陳文敏,這件事就算一些比較 moderate 的學者,都會覺得是explicitly political, 這些不公平有得到平反嗎? 後來學生衝入校委會會議室要求交代,我們當時有什麼感覺?李國章痛斥學生,說他們是甚麼虐待長者呀、行使私刑呀、發動文化大革命呀!大家選擇和李國章同一口徑,說學生很暴力,值得送去警局,是否真的覺得大學做得很好,總之學生圍堵校委會就是不對,他們為甚麼「搞事」已經完全是不再 relevant?

後來有多段校委會議錄音陸續流出,揭露校委成員以各種荒謬理由否決陳文敏出任副校長。其中一段錄音,疑為李國章者在會議中質疑陳文敏能當選法學院院長只因他是「nice guy」,又批評陳文敏沒有博士學位,其任命有政黨干預等等,大家覺得這些說法又是否沒有問題?

無論有多少同事出來靜默遊行抗議,校友們怎様一起唱「明我以德」,李國章依然獲委出任港大校委會主席,觸發了第二度衝擊校委會事件,這次李國章更加不顧儀態,大駡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是「大話精」,包圍當日向學生發假消息,令學生包圍校委,形容當日是「暴動」,而學生則猶如吸毒。他又特別批評公民黨的余若薇和梁家傑干預校政。這些說話,又是否沒有問題?這些事件,至今還是歷歷在目,完全沒有想過我在這個大學走過了卄幾三十年,竟然會見到這些前所未有的霸道行為。

事後校長馬斐森也站在李國章那一邊,令人超級沮喪,破壞了不少我對 Peter 的信任。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及外務副會長李峰琦分別被檢控,幾乎要坐監,這些事對學生運動造成的傷害,實在無可估計,之後大學變成一片死寂。大家還是覺得李國章的德行和處事手法很適合管理大學嗎?李國章口出的話,沒有一句是值得人尊重的說話,他一開口就是炮轟學生,也看不起老師。他批評參加政治活動的學生,「學術上並非特別有天賦,而他們喜歡在女友和其他人面前當英雄」,批評有些學者 「未盡本份,導致港大排名下跌」。我們不會覺得有這樣的一位校委會主席是令香港大學羞恥嗎?我們和我們現有的制度譲他可以這樣,真的沒有問題嗎?

眼白白看著他又連任了,我當然 upset,不過,也知道沒有人會願意談論這件事,喜見學生會仍然沒有放棄,帶頭抗議,非常感動。

原來港大校委會成立了4人組成的「校委會主席人選顧問委員會」來決定校委會主席是誰。這 4 位權貴是誰? (1)李國寶 (副校監)(其實說出來不會有點尷尬嗎?阿哥是副校監,選了自己的弟弟做校委會主席!)(2)校長張翔;(3) 梁高美懿 (司庫);4) 楊紫芝 (只有她是校委互選出來的代表)。學生會早前邀請委員會出席公開一意見,當然是遭委員會拒絕。大家看見這個名單,真的不覺得有問題?

記得港大2016年成立檢討大學管治專責小組,有 3名成員:(1)約克大學校監Professor Sir Malcolm John Grant;(2)哈佛大學教授 William Kirby (3)香港高等法院前法官阮雲道。看來都是非常有份量的專業人士。小組也建議權力要下放,港大校委會主席以往由特首直接任命,他們建議校監應屬榮譽性質。權力下放?No way! 這個報告當然是束之高閣。

我很記得當時的感受,十分低沉。當時校委會決足成立的 6人工作小組來處決這個專家報告,主席是 Dr Brian Stevenson,其他成員是:Professor Henry Chan, Professor Joseph Chan, Mrs Ayesha Lau, Dr Patrick Poon 和 Professor Rosie Young。據說 6人工作小組強烈反對校委會「放權」,擔心會削弱校委的知情權、阻礙決策,令校委會成為橡皮圖章。6 人小組以「修改法例程序費時」為由,決定推出 4人顧問委員會與校監溝通人選算數。至於校監可以有權委任七個委員入校委會,6 人小組認為校委會也可以提出人選的建議,讓特首考慮考慮,可能已經算是民主的寸進,聽到心寒。

結果?我們終於再得到李國章為校委會主席!港大由 King Arthur 統領,譲我們再次「柒出國際」。專家的建議不被採納,六人小組成為了擋箭牌,當中的詳情,不得而知,在維持保密的協議下,沒有人公佈校委會以及這些委員會的討論過情,一切就是這様成為定局,大家認了命,簽名抗議都費事。

這些大學管治的問題,我以為自己已經沒有太大感覺,誰知這幾天的新聞又再令我再抽起條筋。男人七十三歲,有財有勢,還是可以傾國傾城,但我們港女,就是要還拖。很多人都覺得自己是 small potato,敢怒而不敢言是正常的。更多人根本沒有留意到這些新聞,覺得和自己不是完全無關,不過最緊要係爬上去。還有一些要守身如玉,維持自己的professionalism,例如覺得社工要 value neutral 之類。目睹這些事情,真是令人沮喪,可幸是學生會依然沒有放棄,願意繼續發聲,令我覺得自己點都要講出自己的感受。謝謝港大學生會、港大教師及職員會以及港大校友關注組發起聯署要求修改《香港大學規程》,讓我這個港大教授和校友可以稍稍抬起頭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