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政經

香港向丹麥取經?他們恐怕會崩潰得更快

香港向丹麥取經?他們恐怕會崩潰得更快
廣告

廣告

丹麥首都哥本哈根(資料圖片,來源:Sserass @Unsplash)

最近聽電台節目,說香港人不快樂,所以他們嘗試向丹麥取經。丹麥固然有值得學習之處,但我認為現時瀰漫的不快樂,在於大家感到社會沒有公義,那已超越了不快,而是憤怒了。這種民憤,任誰都感受得到。

我心想,即使丹麥的快樂文化根深蒂固,但假如它改為實施一國兩制,由中共來統治,並且一國壓於兩制,而這一國它還沒有份選;議會組成不公,而議員儘管無牙,也還要被剝奪參選權;講座或展覽只要可能得罪中共,均難以找到場地;速遞公司拒絕寄送書本;出版商要求自我審查;媒體老總集體會見北大人並且不得透露會面內容;政府時刻蠢蠢欲動在學校引進洗腦課程,教科書抹去六四學生喪生的歷史;大學的人事任命要看政治立場而非教學成就;市民對《義勇軍進行曲》必須肅然起敬(否則坐牢三年);網路上五毛當道,五毛論政平台如雨後春筍。

再加上每天引進 150 名大陸移民,搶奪本已非常不足的醫療、交通和房屋資源。而政府的主要政策,則是傾盡家財去建人工島,哪管反對聲音強烈,它繞過本來是它自己舉行的土地大辯論就是。

我相信遇上這種種侵襲,丹麥人會比香港人崩潰得更快,憤怒得更厲害。你突然覺得所謂地產霸權、工時最長以及沒有安全網等,相對之下已是小兒科。說實在的,面對重重艱困,香港人已經最能忍耐,我們實在無法再指望向哪一個國家學習了,我們的 EQ 甚至足以做別國的模範。

以前的香港,並不是這樣不快樂的,甚至也堪稱快樂的城市,因為那時沒有這些令人憤怒的因素。而要變得快樂,我較相信佛教四聖諦的「苦、集、滅、道」— 找出痛苦,集結原因,滅除原因,才是正道。人不快樂,其實不是要尋求快樂的泉源,而是要消除不快的源頭,那才是正本清源。我知道你說這件事束手無策,你認為難以在香港尋求公義,而我也的確覺得只有一條出路,並且嘗試實行了。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