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知行

個人網誌︰http://wings-of-obscure-desire.blogspot.hk/ 網誌

生活

梁思眾 -《傘上︰遍地開花》

梁思眾 -《傘上︰遍地開花》
廣告

廣告

據說《傘上︰遍地開花》這部紀錄片被用作法庭上的呈堂片段,可算是一段歷史上、法律上、科學上關於一連串事情的證據。但這些片段對於電影觀眾來說,又證明了什麼呢? 戲中有一幕是我入場前已從其他渠道得悉的,就是黃浩銘在金鐘發言時,有同伴在旁告知剛剛有警察開了槍,他的反應是︰「我唔會講,未經證實的我唔會講。」

《傘上︰遍地開花》紀錄了當刻黃浩銘臉上的表情。有人曾經在「警告! 否則開槍!」警方那塊banner面前沒有離開;有更多更多的人曾經在「大台」勸喻離埸時選擇了留低。整部電影出現了一次,一個當時尚未流行的詞語,「自決」,是當晚有一個從不流行的人在金鐘講的,「大台嗌走,警察失控,但可能無第二次機會,大家都係成年人」,然後叫大家走唔走「自決」的人,竟然會是張超雄。那一晚,絕對沒有任何人任何利益慫恿你,留低、離開還是睇電視的,都係你自己的決定;但當你覺得需要做有所決定時,那一刻就證明大家都是在同一個共同體入面,即大家都係香港人。

在這一個共同體入面,戲中有一位由此至終都不知道名字的小夥子,他問︰我們有這麼多人在這裡,但什麼都不去做,在唱歌,有什麼用呢? 小夥子其實問對了問題,但到今天依然沒有人知道那答案,如何「升級」正正是928後的樽頸;「佔中」二字只關乎如何聚集足夠的支持者,「雨傘」二字源於現埸不服從的意識,但沒有了陣地之後該當如何呢? 電影的結局是928後的一個早上,眾人歡笑的臉,分類好的垃圾,還有迥旋處上以鐵馬和雨傘砌成的藝術裝置,天真的歡欣今天回看固然是殘酷的對比,而跟當時的前一晚對比,今天回看,催淚彈雨之後,曾經遍地開花又如何?

《傘上︰遍地開花》主要跟隨的是陳健民和黎汶洛兩位,電影中可以清楚看到他們對組織團隊的能力和對運動的熱心,但明顯不是能在困局中作出決策的人,只是比其他人更願意走出來而已;導演當時沒有對學聯作很多跟進,但戴耀庭宣布啟動「佔中」一刻,在台上一旁的梁麗幗和鍾耀華肢體語言亦清楚表達出他們並非是互信的團隊,而這份不信任不斷擴大到運動的不同層面;在開槍威脅面前能保持冷靜的人,卻未必是在意見爭論下能保持同樣的冷靜。戲中拍攝了928前的一晚,有一小眾不滿戴耀庭的人,被路過的群眾稱為「鬼」,當中認得一位被稱作「鬼」的,他的名字是盧建民。今天我們知道他不是「鬼」,當日他也是你和我的一份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