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醫管局點樣扮管理?

醫管局點樣扮管理?
廣告

廣告

醫護人員苦況,傳媒廣泛報道,筆者看過不少,連多年前的《鏗鏘集》都參詳過。筆者留意到,早在廿年前,已有不少醫護人員指控醫管局官僚與無能。《鏗鏘集》在2010年訪問曾繁光醫生,他便嚴厲批評醫管局的文化鼓勵人學習跟紅頂白,令到醫生只顧前途,忽略提升專業技術。他說,精神科醫生寧願花時間上管理課程,也不去學對病人有益的心理治療技術。

去到今日又如何?立法會醫學界議員陳沛然批評,醫管局根本的管理漏洞是分配不均,即使得到額外資源,亦未能善用來減輕人手壓力和改善病房環境。前線醫生聯盟主席黃嘉恩也指出,醫管局未能針對前線面對的問題。她問過前線的同事,都不覺得多了人手或有什麼改善。 可笑的是,連醫管局高層自己也不清不楚。今年八月將升任行政總裁的醫管局聯網服務總監高拔陞在一個記者會上,被問及至今已動用的撥款用了在何處,他居然答:未有最新的使用統計。你請咁多人做行政,開咁多會,又有咁多IT高手做支援,連個咁基本問題都答唔到,咁你點管理咁大個機構,咁多間醫院呢?

不同年代的人都大力控訴醫管局領導無方,醫管局又怎樣看自己?

做了12年醫管局前聯網服務總監張偉麟去年退休,接受《信報》訪問時,他大談從莊子思想中參透出來的管理哲學。他解決問題(problem solving)的方法,是類似《庖丁解牛》的「緣督以為經」,按照自然定律和定理,一步步克服問題。是故以往他推行醫管局不同計劃時,先掌握問題所在,找到合適路徑,而非明知此路不通,仍勉強「逆天而行」。他形容自己那套叫「絕對並非絕對」的管理哲學:「要取得共識,是願意去聽,去明白對方立場,把目標放長遠,不只是眼前的第一二步,如果大家見到長遠目標,便會一齊去試。」

退休後轉任中醫醫院發展計劃辦事處總監的張偉麟還表示,他寫了一本秘笈《大宇宙、小智慧》,一本有如《孫子兵法》、5分鐘可看完的小册子,把累積多年的豐富經驗,通過簡單如武功口訣,傳給新梯隊,特別適合30至45歲中層人員,助他們在事業方面更上一層樓。

像「阿媽是女人」的道理,當然不會有人反對,張偉麟還用「莊子思想」來包裝,對「哲學」心存敬畏的人,就更加不敢質疑他。這種套路,其實在《與CEO對談》那類節目中都經常有得出賣。但只要唔好畀「哲學」兩個字唬到,不難測試到這類管理界「高人」到底是純粹扮野,抑或有真材實料。譬如張偉麟,就應該問佢:依你的道家智慧,管理層可會變成專走精面、靠公關整色整水的醒目仔女,最叻推卸責任,把各種辣手難題留給中下層的員工,焗佢地捱義氣死頂呢?如果你咁重視解決問題(problem solving),為何在醫管局多年,公院超負荷的問題一直存在,甚至越來越嚴重,你覺得自己和其他醫管局高層要負幾大責任?

順帶一提,高拔陞表示,現時最大的難題是招聘人手。換言之,培訓新血非常重要,那麼,政府和醫管局應熱切期待中大的教學醫院啟用才對。然而中大醫院的行政總裁最近接受傳媒訪問,居然反口,將新醫院重新定性為「非牟利私家醫院」,把其教學和研究的部分剔除。政府對於中大公然走數,不見有異議,是否代表會開綠燈呢?詳情請看筆者《中大為何不用再補地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