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旺角騷亂案】法官引導陪審團:警方有否部署出錯 非本案關鍵

【旺角騷亂案】法官引導陪審團:警方有否部署出錯  非本案關鍵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年初一至二的旺角騷亂,梁天琦、李諾文和林傲軒均有一項涉及砵蘭街的暴動罪名需接受重審。綽號「美國隊長」的容偉業被控煽惑非法集結、暴動及襲警共7項罪名。法官黃崇厚續引導陪審團指,警方當晚部署或有不完善、或出錯,但是本案並非針對警方的紀律聆訊,陪審團只需考慮被告有否做出符合控罪元素的行為。

法官:本案非針對警方的紀律聆訊

法官黃崇厚向陪審團表示,需自行判斷警方當日行動目的是否真的為了重新開通砵蘭街馬路,若果信納,警方是在執行職務。但是警方的佈防部署或有不完善、或出錯,都不是本案關鍵。

黃官又指,本案並非針對警方的紀律聆訊,陪審團的主要考慮因素,並不是警方的行為有否觸怒群眾或有否擾亂秩序。就如市民若果對政府施政不滿,可以透過投訴或和平示威,而不能做出違法行為。

法官:陪審團需自行判斷自閉症對被告有否影響

黃官指,精神科醫生及游泳教練曾出庭作供證實第四被告容偉業患有自閉症。自閉症患者接收指令的能力比一般人低,亦較容易「起扛」。黃官續指,案發當晚對一般人來說都是不熟悉的環境,陪審團需自行判斷自閉症會否令容對當晚事物的掌握出現偏差。

精神科醫生張凱棋曾指出,自閉症的徵狀會隨著成長和生活環境的轉變而有所變化。黃官指,游泳教練自17歲起便沒有見過容,精神科醫生張凱棋亦只見過容一次,陪審團需自行判斷容在案發當晚的精神狀態。

就容的身份爭議,公眾活動聯絡組警長黃豪供稱曾在案發前跟容有過交談;交通部總督察孔憲裘亦稱多次見過容;市民俞瑞偉稱在案發當晚與一名在佔旺期間常扮演「美國隊長」的人士有過交談。黃官籲陪審團自行判斷以上證人所接觸過的人是否就是容偉業本人。

此外,市民俞瑞偉曾供稱,當他要求示威者移除馬路上的雜物時,常扮演「美國隊長」的人向他表示,「無計啦,我地都要block住啲差佬。」黃官表示,雖然此對話跟控罪無關,屬於「不被檢控的行為」,但是陪審團可以考慮此對話能否幫助他們了解容偉業對自己的行為是否有意念及完全知情。

法官強調不要將黃台仰與被告拉上關係

審訊過程中,控方多次提及「本土民主前線」和發言人黃台仰的行為。黃官表示,陪審團可以考慮本民前成員在案中的作為、首被告梁天琦在本民前的發言人身份、黃與梁之間的關係。但是黃官強調,單單在場、現場有同一組織的成員或在場人士有同一政治理念,並不代表梁天琦跟他們有關連。陪審團需考慮梁如何認知、掌握和理解當晚的環境,以及是否有犯案的心思意念。

黃官又強調,不要胡亂猜測為何黃台仰不是本案的被告人,以及他目前的情況,不要將黃台仰跟其他被告人拉上關係。黃台仰是否有罪,也不是陪審團要裁斷的事項。

法官:陪審團需兼顧宏觀分析及細節

辯方曾提及,以社交、康樂及文化為目的的集結,以及選舉遊行,均不需要向警方申請。黃官指,辯方的資訊是正確,但他呼籲陪審團要憑證據和常識去判斷,在場人士是否真正進行上述集會或選舉遊行。即使當晚的集結本來是合法,也有可能因為事態發展或某些人的行為而變成非法。黃官提醒,參與「選舉遊行」、「非法集結」和「暴動」並非互不相容。

辯方亦曾聲稱,示威者「三、二、一、去」後向前,是「送死」、「螳臂擋車」或「以卵擊石」。黃官著陪審團自行判斷是否認同此說法,但是他們只需考慮被告行為是否符合控罪的相關罪行元素。

黃官表示,只做宏觀分析而忽略細節,是不恰當的;相反,只著重某一情節或細節,而忽略整體事態發展、環境、事情始末,也是不恰當的。陪審團需要小心考慮所有證據,將個人喜惡、同情、道德判斷、對控罪的強烈意見等拋諸腦後,做出符合事實的裁斷。

審訊明天繼續。

記者︰黎彩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