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香港宣布提早玩完?

香港宣布提早玩完?
廣告

廣告

政治低氣壓下,仍有萬人遊行,反映政府急著修訂《逃犯條例》不得民心。但林鄭和保安局長李家超決意霸王硬上弓,只向商界讓讓步,置市民之福祉於不顧,奉習近平的聖旨為圭臬。

眾所周知,中國有人治而無法治,一經修例,大陸有各種理由,名正言順引渡港人回內地受審,一國兩制對港人最起碼的保障將瓦解。政府和建制派認為無問題,但所持理由,已被香港的法律專家一一反駁,在此不贅。反而近日一宗新聞,似與修例無關,但事有蹺蹊,頗耐人尋味。

原來金管局頻頻出手接港元沽盤,銀行體系結餘由去年1800億跌至現時600億元上下。這宗財經新聞和修例可以有甚麼關係?

資深大律師梁家傑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今次引渡條例修訂,最害怕者,莫過於習近平的政敵。這批人大量藏匿於香港,受特區法例保護,習近平要對付他們,並不容易,總不能次次像抓肖建華那般。修訂《逃犯條例》後,習近平要迫政敵將巨額「私己錢」拿回去,便方便得多。若對方不就範,隨時可以抓回去,連強力部門也不用出動。

時事評論員吳明德在網台節目亦有類似分析。據其推敲,近日港元湧現大量沽盤,除卻套息活動,很可能來自那些停泊在香港多年的中國資金。資金持有人擔心修例後被整治,所以變賣資產,把錢運返中國,向習近平表忠以贖命。如這種推測屬實,便等於說,香港作為中國瑞士(或避險資金集中地)的功用將大不如前。

姚松炎在《香港樓價與資本流動的關係》中指出:「多份研究均一致證實外來流入資金對樓價有推升作用,不但對新興經濟體有顯著影響,即使在英國、澳洲、新加坡和香港也同樣確證有影響。」事實上,大眾憑個人經驗,也捉摸到外來資本—特別來自中國的—湧入樓市,是樓價變得不能負擔的禍根。這些中國資金,很多是不見得光的錢。修訂《逃犯條例》,部分被迫回歸中國,部分則會調去更遠離中共勢力範圍的地方。原本打算來港停泊的避險資金,也因此地人民無法再逆中央旨而另覓安全港,無形中,香港樓市將失去一班在高位會接貨的大客,這些大客還會陸續把手持的單位出售,增加單位供應量,使高不可攀的樓價失去破頂的動力,逐步改變樓市越升越有的心理預期。

另一方面,修例的舉動,大大刺激美國政府的神經,使其感到「一國兩制」有名欠實,中港分隔的關將守不住,違反《香港政策法》。尤其中美衝突看不到有平息的一天,美國政府不會不擔心中共利用新例,安個罪名,把其身分敏感的國民引渡去大陸當人質。若林鄭不肯臨崖勒馬,美國大有可能全面或局部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一個不好彩,香港變成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失去遊走於中美之間的特殊戰略地位和價值,中國資金再沒必要流入香港。失去大買家的支撐,樓市向下調整、尋底,負資產的經濟危機大有機會重臨。

今天林鄭為了效忠/討好習近平,一力推行惡法,但假如情況惡化到失控,一國兩制宣布提早死亡,追究起來,今天盲撐習的林鄭將難咎其辭,反成為中共領導眼中背黑鑊的罪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