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顧乾玥

現就讀於英國林肯大學電影電視系 網誌

政經

曾蔭權,我懷念的推銷員

曾蔭權,我懷念的推銷員
廣告

廣告

執筆之際,忽然想到那個比較像政治家的特首,遂以之為題,並非刻意令曾爵士閣下躺著也中槍的,從前筆者並不認為香港真的只有官僚,沒有政治家,然而,這兩天,某幾個官員的發言叫我覺悟了,有些官僚的嘴臉實在叫人咋舌,令筆者不禁懷念歸隠的曾蔭權爵士⋯⋯⋯

某位每日讀二十份報紙的高官指自己通過讀報了解民情,九成民意支持全民退保是幻覺;十三萬人遊行反送中,而人數卻不是重點,那什麼才是重點呢,大概他自己都不知道,官僚體系只訓練出,他的執行能力而沒有磨鋉出他的批判思考能力,他以為不會有人介意他的失言,但請司長記得,作為公僕,得有公僕的模樣,得學懂謙卑,不然每天看一百份報紙亦屬枉然,你得體察民情,而不是「睇擦」民情。

所謂體,體會、體驗也,換個角色,你又會否願意你的意見不受重視呢,報紙的作用並非單單給你家愛犬如廁的,一個從政者天天將自己關在熱廚房裏閉門造車,坐井觀天,自我陶醉,你真的認為你自己配得上如斯高官厚祿嗎,鄙人對此深感疑惑,自我陶醉也有高低之分,你就不能好好跟你的前上司學習一下如何玩鋪勁嗎?不過,晚生的想法其實不重要,正如供養你的香港市民一般,你一貫橫眉冷對千夫指的作風,屬港人中的少數。

不過,大概,物以類聚是千古不變的定律,今夜我又為你找到一個同伴,某位負責保安「科」的官員,因着條例敏感拒絕與傳媒交流,不才讀到標題的時候,以為自己夢回明朝,畢竟晚清中國便已辦報,一百年後,為官者竟然還有剝奪公眾知情權的特權,叫人眙笑大方。

一百年前高喊德先生,一百年後跟黨走,一百年前有培養政治家的意圖,過了一百年,官僚入血,政治家連苗頭都尚未冒出。

曾經有人說,香港沒有政治家因為人才凋零,更因為無緣執政而輕視政策研究,然而,更重要的是,他們不必負任何責任,不用作任何承擔,「無腰骨」、「無膊頭」又如何成為政治家?想太多了。

許多人都不甘活著如浮麈如豬狗,不過不甘歸不甘,最後還是選擇於未輪迴之前為豬為狗⋯⋯百年前後,原地踏步,如豬如狗,這個深夜裏,我卻只懷念「玩鋪勁」的曾蔭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