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國際

【印尼大選】在這兒,一切的二元對立都不適用

【印尼大選】在這兒,一切的二元對立都不適用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印尼大選落幕,佐科威「一如預期」成功連任。在幾周之間,儘管其對手並未承認落敗,選舉聯盟之間的變動已在進行。本屬普拉博沃陣營的民主黨、國民使命黨紛紛向佐科威示好;而佐科威亦宣布了遷都大計,顯露出沒有下馬憂慮之後的雄心。

比起2014年,這一次佐科威的選舉聯盟拉攏了更多政黨,並且得到伊斯蘭教士聯合會(NU)的一致支持,他與普拉博沃的票數差距由7%提高到13%左右。驟眼看來,兩者的差距拉闊了許多,這是否表示佐科威的政績得到重視?普拉博沃以結合極端伊斯蘭的手段來穩定自身,其策略是否無效?

78653424_Unknown

宗教因素顯然是是次大選的重要議題,正如本系列早前的文章提到,伊斯蘭政治的崛興,逼使佐科威選取伊斯蘭教士聯合會的阿魯夫.阿敏(Ma’ruf Amin)為副手,以抵銷對手的宗教動員。伊斯蘭教士聯合會的根基深厚,是印尼本土溫和伊斯蘭的代表。聯合會在2014年的總統選舉中分裂為兩派,分別支持佐科威和普拉博沃,兩派選民各佔40%左右,並沒有明顯分野。

這次,NU在地方的寄宿學校、支部一致支持佐科威連任。票站調查數據顯示,56%的NU支持者跟隨了團體的呼籲,穩住了佐科威在中、東爪哇的江山。不過,中、東爪哇的地方力量,本來就是執政黨鬥爭民主黨的地盤。而即使NU為之背書,45%的NU支持者仍然投票給普拉博沃。副總統卡拉無法參加連任選舉,使蘇拉威西部分省份明顯地擺向普拉博沃。而傳統上的「少數」州份,如印尼東部的巴布亞、峇里,由於佐科威宗教少數的身份,結果仍傾向支持他。

極端伊斯蘭政黨成第四大黨

縱使普拉博沃落敗,其所領導的大印尼運動黨維持了第二大政黨的位置。不過,與普拉博沃結盟的繁榮正義黨(PKS)——極端伊斯蘭團體寄望至深的伊斯蘭政黨——恐怕才是最大的得益者。當大印尼運動黨的選票維持在1%左右的增長,PKS的總得票由2014年的6.79%躍升了約3%,成為了國會第四大黨。

伊斯蘭捍衛者陣線(FPI)與PKS如膠似膝,陣線主力煽動的「212運動」,亦令PKS在雅加達迅速冒起,繼而促成了這次的選舉陣容。在普拉博沃的選舉大會上,宗教色彩尤重,將節目搞成像數十萬人參加的禮拜一樣,不斷強調國家領袖應當是穆斯林的訊息。對於這些普拉博沃支持者而言,PKS比起大印尼運動黨更合他們心意,畢竟後者仍較為世俗化。由是,普拉博沃猶如為PKS作了嫁衣裳。

78656416_Unknown

對於PKS突起,工運分析者Abu指出,當中存在數十年的歷史記憶,甚至可以追溯到立國時代。透過呼喚Masyumi Party的歷史記億,伊斯蘭捍衛者陣線和PKS激發國家打壓穆斯林的印象,在這個超過85%人口為穆斯林的國度,試圖喚起國人「捍衛穆斯林」的動力。Masyumi是1950年代的印尼伊斯蘭政黨,主張建立伊斯蘭國,首任總統「國父」蘇加諾於60年代將之解散。及後在蘇哈托時代,這種勢力一直遭到壓抑,直至1998年之後,印尼重啟組織自由,伴隨著公民社會的發展,帶伊斯蘭政教合一傾向的政黨,也開始發展起來。有說,繁榮正義黨的思想源頭,正是來自蘇哈托治下,潛伏在校園的前Masyumi主事者。

PKS於今日成為第四大黨,於是次選舉得到9%以上的全國選票,顯露出全國性政黨的實力。其在全國的選票分布及議席總數,仍待進一步的資料揭示,然而,可以肯定的卻是,其在首都中產的吸票力,非同小可。在雅加達省選區,PKS是第三大黨,得票率是17.23%,與大印尼運動黨的差距不足1%,而執政黨鬥爭民主黨亦只有19.16%。顯然,PKS突破了選民傾向支持總統候選人所屬政黨的理論。而其爭奪的選民,恰恰是受教育、中產的一群。

78656928_Unknown

被挪用的「反共、反中」旗幟

佐科威自2014年起便被攻撃為「親中」、「共產黨人」,甚至被說成是華人。這也是宗教民粹政治的一部分。在印尼,「共產黨」自1965年至今仍是社會禁忌,在被攻撃為「共產黨人」數年之後,佐科威仍不得不時常宣稱堅決反對共產主義。「反共-反中」時常被伊斯蘭民粹主義者結合挪用,而「共產黨(及中國人)等於反伊斯蘭」就更加是這套語言的潛台詞。

今日中國已成霸權,當他們挪用「反共-反中」的套語,置於今天的形勢,則又有另一番解讀。一位雅加達省議會的PKS候選人告訴我,過百萬中國工人在印尼工作,本土印尼人卻失業,而佐科威聽之任之。這「百萬華工在印尼」的故事,在這次選舉之中,打得很響。印尼團結黨(PSI)成員Norman,這位剛從墨爾本學成歸國的年輕黨員告訴我,在這幾年之間,這種政治的崛起最為令人困擾,「在此之前,其實我們這一代(華人)不大感受被歧視。」Norman是第三代印尼華人,已不會說華語,是本土化的一群。「打從這幾年起(指『212運動』),這些關係才尖銳起來。」

78655712_Unknown
印尼團結黨

政治結盟強化「溫和/極端」伊斯蘭之別

兩大陣營的選舉聯盟,分別與不同的伊斯蘭勢力結盟,使「溫和/極端」伊斯蘭的二元對立更為深重,這也是選舉中幾乎唯一的意識形態之爭。除PKS以外,意識形態較為濃重的,可說是PSI了。PSI試圖異軍突出,一方面以PKS為敵,高舉多元主義,反對以宗教為本的立法;另一方面,以批判政治寡頭為重,其批判之對象,不乏同陣營的政黨。這使得他們四面受敵,最終鎩羽而歸,未能跨過全國4%選票的門檻。其在雅加達省議會,得到近6%的選票,仍可成為首都黨的一員。

PKS的增長突出,他們擺出的意識形態也是鮮明的。相對之下,鬥爭民主黨和大印尼運動黨兩大政團雖然穩住了大黨的地位,但在實際選舉操作上,基本上是走大黨的中間路線,試圖盡攬群眾。鬥爭民主黨盡用了佐科威個人威望的優勢,而大印尼運動黨則有點被PKS左右了。

佐科威與溫和伊斯蘭NU的結盟,巧妙地減輕了宗教民粹主義者對他的攻撃。這結盟亦令「溫和/極端」的分野得以強化。相對於普拉博沃的宗教動員,佐科威造勢大會上的嘉賓是傳奇樂隊SLANK(地位尤如Beyond之於香港、甚至崔健之於中國)。SLANK曾在前雅加達省長鍾萬學受挫之時,高調予以聲援,卻沒有遭佐科威的選舉團隊棄用。當天,NU的阿敏只用了數分鐘領禱,大會又重回SLANK的搖滾之聲——這正是「溫和、包容」的宣示。「溫和/極端」伊斯蘭之別加以深化,自會令社會更加趨向兩極。佐科威的當選或許可以稍稍壓住極端主義者的勢頭,但未必可以阻止其在地方勢力縱深的滋長。

從印尼選舉的歷史看來,政黨結盟的對象充滿隨意性,板塊不斷重劃,本來就不大建基於政經理念。現執政黨主席梅加瓦蒂亦曾伙拍普拉博沃選總統;在地方層面,大印尼運動黨與鬥爭民主黨也不乏合作。未來的選舉聯盟是否會延續「溫和/極端」伊斯蘭之別,仍有待觀察。

Joko big event 5
佐科威的支持者

有民主,但沒有轉型正義

2019年大選標誌著印尼走過了二十年的民主化,佐科威這位「平民總統」將會帶領國家邁向民主化後的下一個五年。等著他的是越趨兩極化的宗教政治,以及糾纏其中的族群矛盾。

個人威望可以令他得到總統之位,但民眾的擁戴卻不足以讓他擺脫政治世家、寡頭精英的操蹤。自2014年以來,他不得不與某些前軍方合作,以穩固他的權位。五年前,公民社會一度寄望他帶領印尼邁向轉型正義,例如重啟對1998年軍方打壓學運的調查,但已成泡影。更不用談及另一道印尼國家傷痕——有關1965年反共屠殺的調查了。

過去的「政治正確」仍然適用,「共產黨」已經死了,但它必須仍然活著,擔當國家的敵人和伊斯蘭政治的戰靶。民主看起來還能以經濟發展的大計養活,但整理歷史的轉型正義,還不會到來。

【印尼大選.獨媒現場報導】
普拉博沃自稱當選 大宅門前集會「慶祝」
普拉博沃的完美代言人——人氣KOL Sherly Annavita
全員素人 印尼團結黨以多元抵抗極端伊斯蘭

記者:鄧建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