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自由城的囚徒》

《自由城的囚徒》
廣告

廣告

被囚三年零六個月的國內維權人士胡佳今晨終於刑滿出獄,他的妻子曾金燕於推特上簡單地匯報了情況:「不眠之夜,兩點半胡佳到家。平安,很開心。需要休養一段時間。謝謝諸位。不周之處,請見諒。」今天,胡佳在北京居住的小區「Bobo 自由城」,被公安重重圍著,阻止記者進入採訪。

雖然獲釋,胡曾兩夫婦仍舊會被監視居住,繼續囚禁在「自由城」裡。這座「自由城」的監獄,究竟由甚麼築起來的?胡佳於 2007 年被鎖進監獄前,透過《自由城的囚徒》這部紀錄片呈現了「庸俗的惡」(Banality of evil)。

一開始,我們看到國保的車不理曾金燕站在車前抗議他們的跟踪與監控,直往前啟動,要撞向一個瘦弱的女人。這是令人心寒的一幕:兩人之間,無仇無怨,為什麼駕車的國保能狠下心腸,面向一個手無吋鐵、僅拿著一個質問權力的紙牌的女人,踩車上的油門?

鏡頭一轉,是國保監視胡佳一家人的一角,他們每天就在大廈外頭等飯盒、睡午覺、打紙牌、逗著院裡的小貓。看著國保喂小貓,隱約看到其愛心的一面,然而,這種善,面對著真實的人,卻因為其職務,而封存起來。他們日復一日,充當著一個邪惡的維穩機器的螺絲釘。

從國保無聊的監視生活裡,看到了虛無,生命仿彿就是為了每天送來的飯菜,在一個人權等於溫飽權的國度,生存的意義貶抑為行屍走肉的活著,隨著制度所產生的慾望、成就、恐懼、亢奮來運轉。國保狠下心腸踩油門,與葯家鑫拿刀捅張妙六刀,毒奶粉等,同是源於生命意義缺席下的虛無,也是當下中國社會道德危機的黑洞。

在這個黑洞裡,胡佳和金燕一家以及一眾致力改變制度的維權者,在自由地飛翔,相反,那些國保們卻被腳鐐的重力拉扯,不斷往下沉。

然而,胡佳溫婉的旁白,對這些黑洞的囚徒沒有憤恨,相反充滿憐憫……

「愛拷貝工作室」將於七一遊行當天,在「獨立媒體(香港)」於灣仔克街的檔攤,售賣《自由城的囚徒》,每張港幣五十元,收入(扣除成本)會用作支持國內獨立錄像的製作及發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