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跳制」二期:開心果21歲

廣告

廣告

〈開心果 21歲〉
文│開心果│2010年6月

小時候,很愛哭,也很愛笑,在我朦朧記憶中,記得自己很喜歡發問,
但多數很少會有人解答我,可能小時候理解能力、表達能力不太好吧!

不知道怎樣才能令身邊的人明白我的想法。這令我覺得很孤單,很多時都會給人覺得我很麻煩或帶來麻煩!

應該七歲左右之前的時間,我還未察覺到家裡是有問題的,加上之前的生活都不太穩定,在親戚家中住,因為一些原因我和姊姊要跟爸媽分開。

當時年紀還小,很傷心,不想跟家人分開,每次媽媽打電話來問我近況時,我就禁不住哭了!親戚們也對我和姊姊很好,相處得可以,只是放不下對家人的思念而已!那時很難的調整自己的心情,唯有忘形的跟同學、朋友玩耍。

正當我跟同輩的小朋友關係打很好時,同時卻說可以跟父母一起住!當時十分不捨得跟她們分開,那時還做了一件對不起姊姊的事(就是我做了錯事,耍她幫我食死貓)!

終於可跟父母一起住了!不過只覺得他們每天都像互相仇殺地唇槍舌劍,當時是小孩子,不懂得和解這些場面,只有躲在家裡一角的傷心痛哭。

記得一次,家中因為金錢問題,當時只有爸一個工作,家裡對金錢的使用也要步步為營,爸媽承受很大的壓力,但我並不感到沒有甚麼的不滿,只想他們好好的相處便好了。但事情是不會這麼順利的,他們幾乎是每天都在吵,媽甚至想跳樓自殺,我們幾姊妹不太放心,只好多些留在她身邊陪著她,我真的承受不了,每天都在痛苦,甚至覺得活在這世界很辛苦。

暑假完了,我應要過回正常的校園生活,當時那間是我第二間就讀的小學,起初覺得有點陌生,也感到有些新鮮感,不過還好,跟同學相處得還可以,感情也很好。

那些上學的日子,真的可以叫我暫時忘記家裡的煩惱,朋友多了,難免有很多人際關係的問題,朋友們都很熱情的邀請我參與很多活動,但每次我都只會去免費的活動(不會給家人多些負擔麻!)不過有時談得興高采烈時,偏偏只是我一個沒有去,令他們有點失望。

小時候,錢包裡有時有錢,有時沒有,不過通常也不超過$5的。但我覺得夠用了,小孩子沒什麼開支的,只是學校開支多。

臨近畢業的日子將近了,同時家裡也要支出很多的雜費,爸爸也給公司抄掉了,媽媽出去做清潔工,每天都很累回家,每月只有$4000多的薪金,一家六口真的面臨崩潰了,逼不得已領取綜援,朋友們不明白自身的難處,我只可以對他們一笑置之。

當時我立志要賺很多錢,解決家人為錢而煩的事,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開支,我突然變得沈默寡言,少了跟友好的朋友來往,很認真的上堂,讀書,像生了全部人的氣般,成績進步了很多,但身邊的朋友,一個個的離我而去,我真的很想說出我的苦況,但心裡不停掙扎,試問一位九、十歲的女孩子怎能承受這樣的心理折磨呀?當時我跟自己說要獨立起來,要堅強的活著。

朋友的誤解,家人的不明白,我還有誰可以給我依賴,訴苦呀!老師只會用老師身份來對待你的,不會去理解一位年紀輕輕的女孩發生了什麼事,她們會知道我想快點出來賺錢嗎?

升了中學後,問題更大,女孩子的小圈子,同學之間的比較,暗地裡搞些傷害別人的小動作,語言上的欺凌,友好的同學的不理解(因為我要經常說謊去騙她們,不可以給她們知道我家領''綜援'',知道後怕會受到她們的白眼)。升到中二的日子180度轉變,我多了很多的擔心,同學只說我有點怪,叫我看精神科,那時我身心疲累,沒什麼考慮,不過第一次去看,醫生只是重複的問問題,要我吃精神科的''毒藥'',我吃了兩天,覺得很累,好似 更嚴重了,所以我跳皮的不吃藥了,做了自己想幹的事(自由活動)。

學校建議我休學一年,那時我真的不想,已經比同學大兩歲了!還要我休學,那我同不到友好的朋友一起升班。家人老師都要我這樣做。我逼不得已要休學,我有點不服氣,又做不到什麼反駁,當時我不知道精神病,焦慮症、抑鬱症,這些是什麼一回事!所以我用行動來反抗,不理他們,任由自己放縱,隨心所慾,好像忘掉每天是幾月幾號了。

這些不規律的生活,令我變得醜了,好似每年事我都沒興趣去做,沒目標,沒人支持,心裡越來越自卑,別人的話,令我懷疑自己真的有問題。

一年過後,又要上學了,我很不容易才重新習慣學校的節奏,但同學全部都不是原來的那班了,我感覺很難受,不想上學了。很不容易撐到中三,不過這間學校我每天看到有點心痛,我真的受不了啦!跟友好的朋友距離越來越遠,新的同學不停的追問,我決定轉校,那間學校讀書氣氛不太好,同學都不讀書的,也許是我想多了吧!

讀了半個學期,家裡又出事了,爸媽又為錢吵了。我那時只想,與期這樣漫無目的地待下去,不如快點出來工作還好,所以我決定了退學了,也沒有''會考''。

接下去的年多,日子都是浮浮沈沈地過。甚至有點想放棄自己了。

隨波逐流的日子,我受夠了,不知為了什麼活著,我的心很累。究竟是為了什麼來這個世界,這一切一切令我什麼都不想理會,不想見人,不想做任何東西!

我留在家中做了社會所謂的''隱青'',當時差不多隱了多年的時間,每天像心王在焉,沒有靈魂,行屍走肉的過活,心裡很孤單,很想這樣死掉就算!

身邊的家人、老師、那些酒肉朋友都認為我是有問題的。

他們都不是我肚裡的蟲,又怎知道我出了什麼問題呀!更何況我當時都不知自己想怎樣,很迷失。

隱閉那段日子,不出街的原因有很多,例如:不想踫到熟人,覺得自己很醜樣,委怕別人問起近況等。

或許這一切一切都是自己的自尊心,好勝心,自卑心作祟吧!

每天都很難受,像無止境的等待,找不到合理的答案,又沒確覆我是什麼精神病。

我決定不再這樣待下去,我自己去找答案;上網資料搜集,到圖書館看有關的書籍,找到一合用中藥醫療的醫生;她比那些精神科的醫生好得多。她很用心,還有她知道我家裡沒錢支付的,願意無私的幫我治療,找出原因,那些我覺得沒有人明白的問題,她都很樂意給我意見。

之後我決定離開香港一段時間,就是到鄉下親人的家裡住了!他們家有很多小孩子,鄰居也有很多老人家,當地人很熱情,我漸漸給他們感染了,發覺原想生活就是這樣呀!就是這麼簡單,放下自己,放下一些一直都留在心裡的傷痛。其實什麼都可以重頭開始,只要你能付出勇氣的面對,什麼都不外如是。

現在間中被一些問題、回憶、相片......挑起一些傷心的事便會哭得要累的情況,
但哭過後,想一想現在的生活,便重新振作起來了!^ ^

我想「心病還須心藥醫」吧!沒有人聽得明白時便寫日記,遇到一直想說出來的便說。有機會遇到那些被迫要冷淡對他/她的人就向前跟他打招呼!

不過我還未完全的可以跟他們打招呼!不過慢慢來吧!凡事按部就班,急不得!

相信自己有勇氣可以克服的,不用每件事都要過份投入,要放手的東西就放吧,或許有其他的會來。

+++++++++++
〈悼:開心果 1989-2011〉
為免流於悲慟或自責或xyz或跌入自殺的迷思偏見或質疑自己所做或只顧安慰個人情緒,聽到您離逝的消息後數小時才動筆,為您寫一篇弔文:

您姐說找不到我電話號,沒有及時通知,我又不想她因重述而難過,沒問確實日期。

您,3月中打過電話給我到今天2011年8月3日之間,走了,有種說法是「自殺」。

去年跳制剛出版,我便到公立醫院派發,我們那時認識。
您,很年輕,無論是從外表甜美的笑容或相處熱情中都感受到。
跟您聊天很舒服,和您,很快有種親近。

無論幾政治正確,有時不自覺又浮起無形的標籤或看得出誰是XYZ,那時我跟您說:「您一點也不似會被人攪入精神科。」

您說您只是間中不開心,醫生的藥吃了沒什麼效,反而令您身體更不舒服,於是沒吃。

之後我們約會,了解我參與的一些事情,包括居留權運動,您也講您的喜惡,以及小時候來香港的經歷,於是我們和另一位居留權的同學很快很熟,雖然只見過一次,唯一。

再遇,就是跳制辦的那次放映,您將寫自己的故事交給我。

又過了好幾個月,跳制二期繼續蘊釀,我想問您的故事有沒有修改,找不到您。

再找,您說剛出院,我說什麼時候有空見見,約了,陪您覆診。

覆診時認識姐姐,結果,似乎是我跟姐姐聊天多過陪您,不過您仍是微笑著,沒半點怨言,偶爾講講您在醫院的事情。

2010年聖誕節,因為經常氣管炎,我沒能打電話,只傳了短訊,您回訊叫我小心身體。

大概農曆年前,我再問您:「您寫的故事會不會加入住院時難以接受的事?」您說不了,這樣就可以。其他的,日後身體好點再寫。您說自己寫得不好,像中學生作文,不過為了「跳制」和互相流傳,仍想出版,同時想其他人分享多點精神科過程的問題。

3月中,您打來,那時我小產後狀態飄浮,怕令您擔心,沒接電話。

我在電話中忍不住哭了,姐姐說:「您也不要傷心,她計劃了好一陣,這是遲早的事,對她也好!」

同學問我為何哭得那麼歇斯底里,他認為對您來說可能是解脫,我說生不一定最榮耀,死也不是那麼絕對可悲可惜,但從您的文字您的相處,感受到您自小那麼的痛同時又那樣地努力地令自己活下去,我不相信「自殺」這種狀態,一定有更多不可理喻的外力,我覺得不應用「自殺」這古怪的字眼套在您身上。到底是什麼令您不能活下去?

一路走好,開心果。如果您思考了很久,「選擇離去」,那麼,我更需要尊重您,再一聲:一路走好。

一路走好,開心果。如果您經歷過更多,而我未及反應,那麼,雖然總是那麼的微弱,但我會繼續向前追尋下去,無論是透過出版跳制還是其他,亦無論步伐時快時慢,認真回應您努力過的和最後的行動。

一路走好,開心果,同學又說:「開心果被人吃了自己便不能開心。」希望您的故事不會就此被吃掉。

仍看見您的微笑的
彩鳳 拜別
2011年8月

原文於跳制二期〈尋找隱世華陀〉欄目內:
http://shortpressaction.wordpress.com/%e5%b0%8b%e6%89%be%e9%9a%b1%e4%b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