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九月十一「佔領中環」反清場後記

廣告

廣告


片段由影行者製作。

文/難民稻子 寫於九月十一日清場結束後

今日的太陽與昨日無異。曬在肩膀上,火燙滾辣,人們走避不已。

匯豐很聰明,選擇在學聯於中文大學百萬大道舉行「大專罷課反對國民教育誓師大會」的時候清場。很多人都因此無法到場聲援留守中環的朋友。

我到達現場的時候,由保安員和紅白間膠帶組成的封鎖線,已經不再容許「回去收拾物資的示威者」和「沒有記者証的公民記者」進入「佔領中環」的營地。那裡面,直屬法庭的執達吏正在根據法院的清場命令清走一個公共空間。——一個,由一群活潑可愛的年青人,為所有受資本主義制度壓逼剝削﹑無處可逃的小巿民打開的,實驗性的公共空間。

曾經有十一個月的時間,他們在那裡大膽地討論:「我們可以互相幫助互相合作地共同生活;我們可以不需要日日夜夜辛勞地為資本家賣命;我們可以分享食物﹑分享故事﹑分享想法﹑分享歌聲來達致富足;我們可以徹底拒絕歪曲事實﹑縮窄思考﹑扎根資本主義價值的主流商業傳媒;我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們可以透過溝通互相理解……」這十一個月來,他們辦過詩會﹑音樂會﹑禮物墟﹑工作坊﹑自由學社﹑相片展……每兩三日就有一個開放的集體會議,大約在晚上九點十點到凌晨兩三點,由生活小節到大是大非,他們都不曾停止互相討論。

——不過現在,資本家和法庭的暴力部隊來驅逐大家了。

後來我發現,原來現場存在一個有趣的抵壘政策,就是只要你越過了外圍站岡的保安,跨過那條繃緊的紅白間膠帶,走到營地的位置,保安員就會投降放棄,把你留給執達吏處理。幾位嬌小的女孩子,就憑藉其敏捷的身手,視封鎖線於無物,幾度出入,甚是得意。當然我也找到機會越過這條不義的封鎖線。這是人民的地方。

跟住執達吏放飯。期間我叫朋友仔將緊急聯絡人的電話抄在身上,去到警署就打畀聯絡人,話畀佢知你係邊度,使唔使律師等等。朋友仔竟然答我,「我地會坐爆四十八小時」。即是說他們打算不保釋,逼警察在拘留期限(48小時)過後直接放人或者即時起訴。我贊賞他們的選擇,因為這樣可以免除在起訴前的漫長日子裡,要不斷去警署報到的麻煩。如果差佬要玩你,佢地甚至可以隨意要求你每個星期去報到一次,而一旦你缺席報到,就會成為「在逃人士」。簡直任人魚肉。當然,去到最尾,都係要你自己去做一個自己認為最合適的決定,因為最終承受責任的人,是你自己。

中午時候,現場的氣氛不怎活躍。這也不難理解,面對著野蠻霸道的執達吏拉打推撞強行清場,又被凶神惡煞神經緊張的保安員重重圍困,平日無論怎樣歪曲事實都照樣受到萬民景仰的商業傳媒記者又驚愕於佔領中環的朋友竟然徹底拒絕接受他們的訪問而黑起口面,似乎現場沒有半件令人愉快的事情。直至外面傳來一陣友好的鼓聲。聲援者的鼓聲越過重重障礙前來,留守營地的二十個年青人就馬上拿起身邊所有敲得響的東西回應,一起合奏了一巡「人民集擊」。餅乾罐﹑自製的沙錘﹑木條﹑羽毛球拍﹑零散的爵士鼓﹑檯櫈﹑帳篷的支骨﹑支撐橫額的竹枝,我們敲出的嘹亮在窒息的匯豐大樓底部迴響。大家又重新提起了精神。

於是執達吏食完飯返來,繼續他們劫匪一樣的工作。他們用鎅刀一刀一刀鎅破完好的營帳,把裡面的人重重地壓在地板上,然後一個一個抬走。他們一件一件搶走佔領中環,搶走大家的書櫃﹑樂器﹑沙發﹑飲江的《蕩寇誌》﹑被舖﹑書﹑展覽的照片﹑檯櫈﹑衣服﹑食物﹑標語﹑甚至旗幟。我們多次被執達吏和保安員推撞甚至毆打。朋友坐在檯櫈上面,眾執達吏竟全然漠視他們的安全,強行拖動傢俬,有人跌倒地上,有人被原地拖行十多米遠。我提大聲公期間亦遭警察和保安暗地裡用腳踹踢,並多次伸腳想把我勾倒。現場不斷有保安員主動引發碰撞,然後躺下假裝受傷,誣陷示威者襲擊,前後一共有三個示威者因此被捕,還有幾宗保安員插水失敗的例子。我最後被五六個執達吏粗暴地抬走,其中一人更刻意用力扭爛我手上的揚聲器收音筒……

匯豐大樓的玻璃大閘在過百名警察組成的人鏈保護之下緩緩落下,匯豐銀行憑藉資本主義法庭的力量,強蠻地奪回「地面公眾通道」的管治權,豐富而複雜的開放性實驗社區被夷為平地,空間重歸以往的陌生與高效率。管治者和他們的媒體宣佈反抗已經劃上了句號,或者是一切又重新回到正軌。——但我們當然不會就此消失。正如我們不斷在現場重申的說話:「你們(管理者)無權清走人民的運動,亦不可能清走人民的運動。」

「佔領中環」朋友在八月十三日寫了一份擲地有聲的聲明——《佔領中環 據為公有 打死唔走 清你個頭——致匯豐銀行的公開信》*,聲明說得很清楚:

「……佔領運動從來不需要制度給予『合法性』;佔領,就是空間的重奪、據為『公』有,將一個被資本壟斷的空間從新開放,還給公共,還給被壓逼者,還給反抗,還給未知的可能,還給每一個人。
……我們要佔領的也不單單是一個公共的行人通道,我們要釋放更多被資本家搶奪的空間、資源,透過佔領去推倒所佔領的空間固有的秩序,再由下而上去建立。」

——但現場的記者們隨即就把所有的反抗輾成一句無法辨認的碎片,問我們:「你是否滿意今次清場?」

*《佔領中環 據為公有 打死唔走 清你個頭——致匯豐銀行的公開信》

延伸:
一位「佔領中環」朋友的回顧——佔領中環 之「如果我有錯,那必定是我對這個世界太認真。」

原文地址:http://maaa-c.blogspot.hk/2012/09/blog-post_12.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