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佔領中環:國際金融中心前「打倒金融霸權」

佔領中環:國際金融中心前「打倒金融霸權」
廣告

廣告

[2011.10.17更新請見下方評論]

(其他相關報導影片)10月15日,香港響應「佔領華爾街」的號召,「佔領中環」。截稿前,行動繼續。或許一般市民認為行動是不滿有錢人貪婪,然而,恒生管理學院商學院院長蘇偉文在《明報》指出「本港的失業率低,加上民怨聚焦在地產霸權而非金融霸權,號召力有限,估計行動旨在宣示不同立場,多是『姿態表現』」。然而,只要走進會場一趟,就會發現雖然現場有不同團體出席,但他們的立場和訴求都非常接近,就是要「打倒金融霸權」、「Down Down Capitalism」。

行動佔領之處是中環交易廣場二期及國際金號中心前的平台空地,社運團體「左翼21」在近二期大樓入口處設了主台,兩旁是「雷曼苦主大聯盟」、「社會民主連線」、「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SACOM)、反核人士和「社會主義行動」。後方是「廢除強積金陣線」、「人民力量」和V煞成員。在場還有不少人和團體參與,全程保持五、六百人。佔領行動由下午兩點開始,各團體輪流上台發表立場,亦有自由討論的環節。發言人士集中講解在資本主義底下,大財團如何操縱政府決策、及將其影響力滲透至生活每一個細節,令社會大眾無法脫離資本家的剝削。

觀看其標語和訴求,可見反對資本主義的程度各異,最激進和最闊的可說是如「左翼21」高舉的「反對資本主義」、「佔領中環」、以及企業民主管治,「人民力量」就主張「打倒金融霸權,要求取消強積金」,SACOM就批評富士康和蘋果電腦以壓榨工人工資謀利,宗教團體「歸基督精神同盟」就指出現時政府官員、商界和基督教領袖勾結,擁抱特首小圈子選舉。團體要求反對功能組別,抗議特首選舉。而反核人士文思慧更指出,大財團透過經營核電站賺取利潤,卻對人類健康造成的惡性影響漠視不顧,「他們隱瞞了對我們身體造成傷害的報告,透過傳媒散布一些虛假的安全標準。殺人於無形。」

跟世界各地的佔領行動相近,除了組織,還有個人參與。他們自製標語,這位示威者直指銀行是癌症(Banks are Cancers),要終止銀行制度,才令人民自由。

DSC_0873
flickr/Kenny

綽號Mr. Jam,在香港生活超過二十年的印度棟篤笑匠Nury Vittachi帶同女兒聲援。他說現在有錢人越來越有錢,窮人越來越窮,世界需要改變:「政府不能再聽命於富人,要聽命於我們。行政會議跟地產商經常走在一起。」他坦言是有錢的一群,但願意付更多的稅款。

65歲的曾先生參與佔領中環行動,目的是繼續要求南洋商業銀行為他早前購買精明債券作賠償。他譴責南洋商業銀行誤導銷售,對產品內容作失實陳述。他相信銀行銷售職員並不清楚產品內容,加上條款用英文解釋,令他蒙受損失15,000美金。此外,他在銷售過程中從沒見過有關證監會銷售指引。金融海嘯來襲,他才知道精明債券不是一般債券,而是複雜的衍生工具,只是時間太遲,他血本無歸。他曾多次到證監會及銀行投訴。去年證監會與星展銀行達成磋商,願意為部分合資格的客戶作百分百賠償。但從南洋商業銀行購買債券的客戶則不受賠償,銀行職員表示公司並不會跟從其他銀行做法作任何賠償。

DSC_0934
flickr/Kenny

現場的一位李女士,接受獨媒記者訪問時說,她買了中銀的迷你債券並做了苦主,到最近才收回約9成的投資。她說參與投資只是想退休有更好的生活,「買得迷債就唔係真係貪心,只係希望有高少少利息」。在追討的過程中,她發現政府缺乏監管,而銀行只顧銷售產品給顧客,不理風險,例如職員只上了2個小時的課,隨便來個考試,便可以向客戶銷售迷債,反映金融體系漏洞。

同樣控訴沒有集體訴訟權利的還有亞洲果業苦主大聯盟發言人王先生。亞洲果業在倫敦上市,其後經港交所介紹再在港上市。他認購了股票。但首天掛牌股價便大幅插水,由最高50元跌至20元,下午更要停牌。原來該股份在香港上市前幾日已經在倫敦拆分10份。港交所表示亞洲果業的資產淨值是每股36元多,但實際應該是大約3.6元。港交所並没有及時通知客戶該股份在倫敦的變動,導致股民遭受嚴重損失。他本人損失20萬,有人更損失過百萬。去年他們向港交所及證監會投訴,但反被港交所指他們的投資「不理性」。

DSC_0917
flickr/Kenny

雷曼和亞洲果業苦主的例子固然帶出監管機構失職,以及香港没有集體控訴法,小市民難以獨力負擔官司的費用,政府又偏袒銀行業以至受害者不能得到公正賠償。出席了行動的英國倫敦大學Goldsmiths文化研究中心哲學博士許煜指出,他們正如大部分香港人只看到具體的剝削,對意識形態的影響未能深入理解:「譬如,雷曼苦主要求一個『公平的投資市場』,然而,他們應了解到,只要一天有炒買炒賣的的行為,就不會有公平的市場。因此,『公平』這個意識形態,放在投資市場裡,本身就是矛盾的。」 可惜的是,很多人看不到這個矛盾,這個矛盾是,當他們相信「公平」這個意識形態時,他們本身已經成為他們批評的資本市場的生產生之一,是再現者。

「地產霸權在香港顯而易見,要大眾深化的,是它與金融霸權密切的關係。」許煜認為,借貸問題是最明顯的例子:「前兩年,美國之所以會發生金融海嘯,就是兩家房地產公司出現超額借貸的問題。這種超額借貸,是將土地利潤極大化、金融化的表現。透過房屋借貸,來加快資本的運轉,一種虛擬資本的運轉,而這種運轉,正是新自由主義的重要主張。」許煜還說,在香港上市的房地產公司,表面上堅持自由的意識形態,實際上是模糊了深層矛盾。許煜覺得曾蔭權「最醒目」,看穿了「資本主義本身就會造成貧富懸殊」。換言之,曾蔭樣也同意,在這種制度下,不可能出現公平。

下午4點左右,人民力量和V煞走到交易廣場的牛角旁叫口號,並把面具掛在牛角上,象徵「佔領中環」。約五點半,網台101及社民連等成員及支持者移師行動到匯豐銀行總行地面。當大夥兒到達匯豐銀行,準備留守,警方突然發出警告,被參與者喝倒采,警員無奈不再阻止,站在總行旁守候(參與CY ALEX的文章)。晚上11點多,大概有100人聚集。他們分組商量未來的方向。現場的林先生和朋友支持行動,並希望親身參與感受氣氛:「現場同新聞睇係兩回事」。他自言行動能讓他知道日常生活和金融體系問題的關係,並藉此反思資本主義,不要再迷信,尋找方法修補問題。現場組織人士表示,佔領匯豐行動至少會堅持到10月16日(星期日)。

採訪:阿釘/Yanie/Kenny/謝曉陽/易汶健/Peggy/原人
編輯:謝曉陽/易汶健

主題圖片:flickr/Kenny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