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前往邵陽,向李旺陽致祭的香港青年下落不明

廣告
兩名前往邵陽,向李旺陽致祭的香港青年下落不明

廣告

圖:Wills Ho

30/6 11:30 消息四名青年已於早上7時由邵陽港澳辦押解下,經羅湖關口平安回港,昨日記招的影像報導見。另尤思聰一隊轉述北上行程及經歷如下:
28/6
1845 乘火車往廣州,之後轉乘高鐵往長沙。
29/6
0700 高鐵往長沙南站。途中傳來蕭健滔及陳詩韻被扣押的消息;坐在聰旁邊的,竟是在廣州南和聰同一酒店的可疑男子。
0930 抵達長沙南站。期間在麥記內討論行動對策時,大量可疑男子逐漸充斥麥記,形跡明顯非普通市民,令人失笑。
1130 3G卡訊號開始失效,無法再與香港以網絡通訊。
1330 決定折返廣州。買了1405的高鐵票。
1340 以A4紙撕出「悼旺陽」字樣。
1350 在長沙南站內往邵陽的長途公車站進行及自行拍攝悼念儀式。
1400飛奔上車,離開長沙。
1430 在列車上接受有線電視訪問。
1700 高鐵抵達廣州南站。
1915 與維權律師陳武權會面。他評估另外二人應可在8-9pm獲釋,建議SAM與聰可先行回港。他並指出湖南省法治較差,在廣東相對安全得多。即使通訊被監聽,只要通話內容合法即可。
2045 乘火車由廣州東站回到羅湖。在廣州期間並沒感受到被人跟蹤。
23:00 消息四名青年中的黃佳鑫和尤思聰已順利過關回港。另香港支援者早前和被扣押十二小時的蕭健滔和陳詩韻成功通電話,他們指已被港澳辦人士接走,並已離開邵陽城北派出所,但只容許用電話十五分鐘,之後要再沒收電話,通話期間仍由人員監視。他們表示之後會由港澳辦「護送」通宵坐車,會於明早到深圳,現時他們二人仍未獲自由。
22:00 消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表示,於邵陽「被失蹤」的兩名港青已離開派出所,將會由港澳辦派人接回。
18:01 消息入境處致電回覆,只說按現行機制的工作已做了應有工作,但沒有再交代具體工作內容,仍然是要求失踪朋友的家人至電入境署才能進一步處理。
17:59 消息 今天兩名到內地悼念李旺陽先生的年青朋友,與香港失去聯絡後。香港支援者在14:36致電保安局李少光辦公室,職員愛理不理,只留下電話便收線。14:48再交由另一名張姓職員回覆,也只留下聯絡電話,之後又再轉交至入境處。14:54入境處一位蕭姓職員,才再回電,問我們兩名失踪朋友的資料,便只說會嘗試致電聯絡兩名朋友。當香港支援者再三追問除了致電給他們之外,還有什麼會做之外,他們只說會聯絡他們,並「建議」香港支援者報公安,還說要家人聯絡他們才會工作。直至香港支援者再三要求他們聯絡當地公安局及註京辦,他們才敷衍答應。
17:49 消息與兩位行動者今早最後的通話錄音
16:52 消息兩港青年邵陽「被失蹤」事件,在港協助的朋友聯絡保安局求助,保安局轉介至入境處,入境處著他們聯絡當地的公安。
16:23 消息本港的支援者發出新聞稿如下:

兩名前往邵陽,向李旺陽致祭的香港青年下落不明

為向「被自殺」的六四湖南工運領袖李旺陽先生致謝與悼念,有四名香港青年自發前往邵陽舉行路祭,要求中國政府當局釋放李旺陽親友、追究李旺陽死亡及生前遭受酷刑的責任,並立即釋放所有民運人士。

惟在是次行動中,其中兩名青年蕭健滔和陳詩韻,在今天早上約九時於邵陽開始失去聯絡,下落不明。及後有兩次可撥通電話,卻未能通話。另外兩位正前往邵陽的朋友,當進入湖南省後知道事件,已現正折返,如順利相信會傍晚回港,我們會前往迎接,屆時會再聯絡各傳媒。

他們臨行前,跟我們就「我們與李旺陽先生素未謀面,但他一句:『為了國家早日進入民主社會,為了中國早日實現多黨制,我就算砍頭,我也不回頭!』,在電視面前的我們都熱淚盈眶。7月1日,香港將回歸中國十五年了,中國的命運與我們緊緊相連。李旺陽曾說,『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他可以選擇沉默,這樣他就可以過著安穩的生活。他也可選擇妥協,這樣他就不必慘受牢獄之苦。李旺陽為中國的進步受盡折磨。生活在香港的我們,又怎能對中國的人權侵犯充耳不聞,對社會不公視若無睹?我們來到這裡,除了是為悼念李旺陽外,也是為了告訴他,我們聽到他的呼喚,並會繼承他的遺志──建設民主中國、力爭社會公義。李旺陽的逝世,不單感召我們到這裡。在香港,二萬五千名市民上街、近十萬人聯署,要求徹查李旺陽死因真相,並嚴懲殘害他的兇徒。香港市民絕不會忘記李旺陽,願中國實現民主的一天,李旺陽的名字會被全中國人民傳頌。」

我們全力支持他們的行動,我們認為,去邵陽向李旺陽致謝是基本權利,但中國政府連這行為都不容許,實在令人失望。而香港政府實在有責任確保香港市民在中國境內安全,我們有以下訴求:

1. 要求香港現任特首曾蔭權及候任特首梁振英責成保安局,盡快跟進蕭健滔和陳詩韻,並了解事件;
2. 要求中國政府確保人民可行使公民權利,可在境內公開悼念李旺陽先生;
3. 要求中國政府盡快釋放李旺陽親友;
4. 要求中國政府追究李旺陽死亡及生前遭受酷刑的責任;
5. 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所有民運及維權人士。


圖:今早0849蕭健滔傳來大祥區醫院相片

註:蕭健滔和陳詩韻介紹
蕭健滔,二十歲,現就讀香港大學法律系三年級。零九年第一次參加六四燭光晚會,大學開始進入學生會和學聯,他嘗試盡己力為社會帶來一點改變。相信每個人活在世上,都值得擁有公義,平等,和最重要的自由。

陳詩韻:「今次到邵陽,是希望能向李旺陽先生道謝,向他致哀,能讓李旺陽先生的親友、邵陽人民,以及湖南政府知道,我們沒有忘記李旺陽先生及他的理想。」

蕭健滔和陳詩韻行程表
時間 活動
28/6
16:45 抵達羅湖關口
18:00 深圳乘車往邵陽
29/6
08:00 抵達邵陽,並傳來相片
08:49 抵達大祥區醫院,並傳來相片
09:15 蕭健滔來電,只有雜音。
09:30 蕭健滔再來電,他沒有說話。但令人聽到當時周邊環境的聲音。
09:30 陳詩韻關電話,不能通話,蕭健滔電話能通,但無人接
11:54 蕭健滔來電,同樣沒有說話。通話中聽到兩個男人的對話,懷疑是內地公安,對話是審問過程,因而我們有理由認為他們已被關押。

14:15消息
為向「被自殺」的六四湖南工運領袖李旺陽先生致謝與致祭,有香港青年自發前往邵陽舉行路祭行動,要求中國政府當局釋放李旺陽親友、追究李旺陽死亡及生前遭受酷刑的責任,並立即釋放所有民運人士。
惟在是次行動中,其中兩名青年蕭健滔和陳詩韻在今天早上約九時於邵陽開始失去聯絡,下落不明。作為他們的朋友,我們將舉行緊急記者會,向各大傳媒機構講述最新情況。

日期:六月廿九日(星期五)
時間:下午三時
地點:香港九龍旺角道11號藝旺商業大廈 10/F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