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劫後餘生:南生圍鄉郊焦土後何去何從?

劫後餘生:南生圍鄉郊焦土後何去何從?
廣告

廣告

"Scorched Earth"

2010年12月12日,1300多名市民一同躺在南生圍大草地上,決意保衛南生圍。可惜,縱使不同傳媒、各界人士也明確表達保育鄉郊之訴求,南生圍的雀鳥、昆蟲、樹林及蘆葦床都未能安然過年。在2010年12月31日及2011年1月1日,南生圍發生了近年最嚴重的火災。經新界東北發展關注組點算後, 最近兩個月內有近三分之二的蘆葦床燒成灰燼,有813棵樹木受波及,超過四十棵大樹被燒毀倒塌,令數千雀鳥無家可歸。在市民及保育人士都認為火警是有目的縱火的時候,警方及消防處則認為是次火災無可疑。以下將會由火災的地理因素,相關利益及背後政策去分析南生圍以及遍佈新界焦土的來龍去脈。

南生圍的火場

1
上圖為南生圍最近三次大火的分佈圖,黃色為2010年11月中的火災,橙色為2010年11月28日發生的,紅色為2010年12月31日及2011年1月1日的大火。可見元旦大火影響範圍之廣。

5
但加入恆基的發展圖後,不難發現火場都在發展藍圖之中。尤其是黃圈部分,都是將會建成為7至8層樓高的豪宅的地點。黑圈的就是未來停車場及馬路的位置。

3
再從土地擁有權的角度剖析,上圖右上角藍色的是官地,地權屬於政府,左邊黑色的就全是恆基多年來囤積的地。我們可以看見火場範圍都是在恆基所囤積之土地上,除了北面一塊面積為大半個足球場的官地 (紫色) 也受到波及。這圖另一個重點是右上角官地中的灰色,該地則是魚塘壆上堆積著建築廢料,有倒泥頭跡象的魚塘

新的形勢 誰能獲益?

南生圍遍地焦土,會對誰有益處呢?自然界損失一定最為慘重,需要相當時間才能回復生態。遊人不論是懷著甜蜜回憶或是慕名而來的年青人,都再不能欣賞到南生圍的美態。沒有植被覆蓋,魚塘容易水土流失,加上建築廢料會污染魚塘,漁民絕對受害。正在申請覆核,意欲大興土木的發展商兼大地主恆基能獲益嗎?

平時,當一個豪宅工程動工時,首先需要的是一塊平穩的土地作地基,移除草地及填平魚塘都是必須的前期工作。但目前恆基法律上絕對不能動工,必須先通過城規會改變土地用途才能發展,對於現時土地上所發生的任何事好像未有即時利益關係。

由工程上看來,火燒南生圍也不會對後來恆基有覆核有多大益處,並沒即時利益,就看看正在向城規會覆核的申請改變土地用途過程。早前城規會用以下原因已否決申請

‘規劃署認為,新方案仍以住宅主導,佈局擠迫,不可接受。漁護署指出,新方案雖有改善,但會損失54公頃濕地,不符濕地不可有「淨損失」的原則。渠務署認為,計劃對山貝河及錦田排水道會造成負面影響。城規會最後認為,新方案大幅脫離恒基1990年代提交的計劃,申請人應另行申請。'

但是,若另行申請的話,這場疑似縱火事件對恆基的地產發展就帶來促進的效果。因為,現行的發展計劃將要受環境影響評估 (簡稱環評)制度所 監管。原則上,環評是一個把關機制,發展申請者需要找環境顧問就不同環境因素 (如噪音,生態等)評估發展影響,從而衝量其發展計劃是否得以通過。

在環評底下,生態價值會以為期最長一年的調查判斷,以實地考察去驗證過去資料,製成一份生態基線調查 (ecological baseline survey) 以預測發展對環境的影響。一個地方的生態價值越高,就越不容易進行發展。但若果生態價值越低,發展就越容易通過。南生圍有全香港第二大的蘆葦床,孕育著數千雀鳥,生態價值不容置疑。由此推斷,不論火災是否自然起火或是發展商所為,災後的客觀事實就是,恆基能在這一連串燒樹、填塘的破壞中更輕易通過環評監管,大興土木,從火燒蘆葦床,泥頭堆魚塘中獲益。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其實不止南生圍,火燒樹木,非法填塘等在新界鄉郊也經常發生。下圖表示了新界受發展壓力而飽受壓力的處處火頭。(詳情請見沒有本土農業,哪有本土漁農美食嘉年華?)

4
叫大眾滿腔怒憤的是,破壞行為往往是「沒有可疑」,兇徒永遠逍遙法外。但其實警察等執法者有時亦無計可施,因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新界鄉郊常有俗稱「艇仔」的收地中介協助發展商收地,其收地手法十分巧妙,不留證據,可以完全「合法」。根據熟悉新界收地方法的人士透露,這些艇仔其中一招是燒田燒樹。在農田及草地放一些貓狗屍體,一星期後屍體腐爛會釋出磷化物 (phosphorus compounds) ,附近的植物沾上就變得極度易燃 (野外常見的鬼火就是原自磷化物, from Molecules of Death, 2007) ,艇仔再以乾草為火種就立即變成火海。縱火過程不含化學物,連消防調查專家也束手無策。

另一方面,魚塘及農地亦受「泥頭快閃黨」威脅。艇仔會叫運載建築廢料的泥頭車在半夜向不願賣地的農地倒泥頭。農民發現時泥頭車已長揚而去,政府執法人員到場也無補於事,甚至有政府部門涉嫌做幫兇

以上收地手法,不但能夠逼走一班希望在家安享晚年的居民,更能直接破壞生態,為未來發展鋪路。由此可見,原本保護生態的把關系統,在法律漏洞下慘然淪為將「先破壞,後發展」這焦土政策合法化的橡皮圖章。

焦土千里,如何自處?

面對焦土遍野的新界,沒有財力及權力的我們又能做什麼?在facebook like 一下並不能動搖既得利益者,我們必須走出來表態。

我們要走出來,要求政府改善有關保育法例,堵截法律漏洞,禁止一切破壞行為;
我們要走出來,譴責屯地居奇,滅絕鄉郊的發展商,以企業形象動搖財團的根本利益;
我們要走出來,巡守保育美麗的鄉郊,令不法人士無機可乘;
我們要走出來,跟保育專家合作,修復滿目瘡痍的南生圍,為大自然盡一分力;
我們要走出來,支持一班在背後默默耕耘,支撐著鄉郊生態的本土漁民及農民,若本土農業有足夠生存空間,漁塘及農地根本不會落入發展商手中。
最後,我們要好好思考,
究竟香港是個遍地黃金,
讓大家炒樓起豪宅賺盡再移民外國的殖民地;
還是個落地生根,
讓我們,以及未來的子女也感自豪的家園?
我們還希望新界其他鄉郊好像南生圍般,由雀鳥天堂慘變千里焦土嗎?
請大家關注新界鄉郊發展問題,還有新界東北的鄉郊拓展禁區開放後的城市化、洪水橋新發展下的鄉郊生態、未被納入規劃保障郊野公園土地、融合環境及社區的本土農業正被消滅‧‧‧坐言起行,捍衛美麗的鄉郊!當然,1月23日大遊行將會是重要的一步!

參考資料:
本地農業關注組特刊:沒有本土農業,哪有本土漁農美食嘉年華?
Sword: 南生圍濕地最終保衛戰
Northeast: 南生圍:檸檬桉的遺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