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教育,自家教育,及民主監察學校教育

廣告

廣告

(本文原載《原續父職》網誌)

最近國民教育搞成這樣,腦海又再浮現日後不讓囝囝上學校、自家教育的念頭。

很多先進國家都容許自家教育,台灣也是可以的。香港法例其實沒有明文規定禁止自家教育,只要向教育署「證明」孩子得到合理又足夠的教育就可以了。

「上學校」不應與「教育」劃上等號。「強迫上學校」應是二十世紀才開始發生的事。自古以來,世界各地的人,絕大部份都不在正規機構內受教育。別忘了除了正規教育外,非正規教育和非正式學習都是重要的學習途徑。中國古代的學塾,就有私塾、義塾和家塾等之分,均不是規範化了的官方基礎教育機構。家庭一直以來都是教育的重要場所。

自家教育有不同的實踐方式,有講求高度結構性到完全即興的都有,甚至有人認為在家進行的深入輔導根本無須作業和評核,因為家長完全明白孩子的進度。所以不一定是家長拿著教科書在家定時定候教授官方課程加考試測驗。

其實我也是用某套自家教育的理念去教導我囝囝的,包括因材施教、從囝囝興趣出發去選取繪本、參觀、美勞、兩個興趣班;從工作中學習、著重過程、此時此地、機會教育、大量的對話及與囝囝一起計劃和學習等。帶囝囝去遊行、讓囝囝做家務、邀請不同朋友帶小孩來我家、共同出外活動,讓他參與社群生活、學與環境和諧共活。

幾年前,曾經與相熟而剛有小孩的朋友推介這個觀念。朋友普遍擔心,包括信心不足、擔心小孩日後難以升學就業、與同齡小孩接觸不足等,當然也由於家長要為生活奔波,很多都沒有時間和精力去推行。

在英美等地,有大量自家教育的支援組織,有各種另類課程,辦自家教育的家庭也會互相支援,如探訪、分享資源、集資、共同舉辦各類學習、社區服務或文康活動等。外國不少研究都顯示,自家教育的孩子的公開試成績,未必比學校讀書的差 (不少甚至更好)。雖然可能少了與同齡在校孩子玩樂和做習作的機會,但卻多了與不同年齡和背景的孩子和成人共同學習和做事的經驗,甚至過更正常的社交生活,長大後思想往往比較成熟。

在香港實踐自家教育,若沒有社區或親友的支持、父母工時又長、生活指數又高、居住環境又狹窄、儲物空間又小,基本上很困難。能夠滿足「官方」要求的,家庭恐怕要有一定的經濟能力。

所以亞洲金融集團總裁和亞洲保險有限公司總裁、前行政會議成員陳智思夫婦可以辦「學校」,為他們的小孩辦「自家教育」。

結果,自家教育對一般人,特別是基層市民來說,可能會面對很大的官僚規管和其他壓力;對有錢人或有閒階級來說,則可能是精英主義復辟。

(我對陳智思夫婦無惡意,純以事論事。)

第三條路,是動員家長組織起來,要求民主參與監察學校教育,讓課程變得更合乎教育理念,達至普及教育的理想。我們委託了學校教育孩子,要確保這個委託對孩子的身心發展長遠有益,而不是有害!

筆者不是鼓勵家長成為怪獸家長:我們應該支持前線老師運用她們的專業自主,去趨近最理想的個別化教學。因此筆者支持小班教學和盡量減少標準化的評核。但是,我們普遍都經歷過港式考試主導的集體式填鴨教育,而今天前線老師的教學自主,更愈來愈受到狹隘落伍的民族主義和巨細無遺的官僚規條所威脅和蠶食。

那些所謂國民教育教材,除了歌功頌德外,不鼓勵批判思考、不建立正義感、不認識多元民族文化,也不鼓勵同學長大後合作參與改造充滿不公平的社會,其實通通應該要送去廢紙回收場。若整個課程的意識形態均如此,不是「洗腦」,就是進一步鼓勵學生口是心非,加強對學校,甚至整個社會的疏離感。

各位家長,請不要再對你孩子的學校教育質素,袖手旁觀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