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我們不再需要民主黨

廣告

廣告

(原載於:http://hkwolfslayer.blogspot.hk/2012/09/blog-post.html

  立法會選舉在即,各大黨派互相攻訐是意料中事,民主派內訌更成焦點,反倒冷落了以無恥為賣點的保皇黨派,教不少泛民支持者扼腕。民主黨和人民力量之爭,誰是誰非不是這裡探討的重點,筆者亦先旨聲明本文不為某黨某派拉票,而是從香港民主運動的大局作分析,力達公允。二十多年以來,民主黨(及其前身港同盟)對香港的民主運動的確功不可沒,但時代已經不同了,可惜民主黨一眾大佬仍拒絕改變,停留在對舊世界的認知,抱殘守缺、故步自封。筆者很清楚建制派和狼英政權是我們的最大敵人,因此不會鼓吹消滅民主黨,只不過you either lead, or you follow, or get out of the way,民主黨已經是過時的舊電池,遭受淘汰乃大勢所趨,淡出泛民主流只是時間的問題。

喪失鬥爭意志的反對派:「一分抗共,二分應付,七分發展」

  部分人反對民主黨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們政改一役走入中聯辦,背棄承諾和原則,這個觀點筆者也大致同意,但在此不是重點。民主黨一路走來,行到今時今日,已經成為一個以失敗主義為綱領、形式主義為抗爭路線的花瓶反對黨,近年尤甚。香港政權移交以來,港府惡法層出不窮,官商勾結日益嚴重,自由人權越縮越窄,全面普選更是遙遙無期,但在民主黨領導下的泛民陣營有甚麼板斧呢?簽名、遊行、絕食,僅此而已,合稱「民主黨三步曲」。環顧古今中外,甘地、曼德拉、昂山素姬,對抗強權無不是以死相搏,從未見過像民主黨做反對派做得那麼輕鬆自在、那麼優哉悠哉的,何況我們面對的是比印度殖民政府、南非白人政府、緬甸軍政府更恐怖的中共政權。

  民主黨行禮如儀的消極抗爭,從拉布一役可見一斑,拉布不參與,縮短大會表決鐘聲不出聲,連曾主席剪布也沒有極力反抗,最後李永達的結論竟然是民主黨「會爭取更多議席」,他們真的「窮得只剩下議席」(這不是我說的,是潘小濤說的)。民主黨已經是一個失去鬥爭意志的反對派,「一分抗共,二分應付,七分發展」。盤據議會多年無所作為,接著四年一度告急,總之議員飯碗至上,喪失了反對派應有的抗爭理想和意志,更加拒絕如總辭公投等創新政治手段。今日香港生死存亡在此一役,還要投民主黨一票,靠他們爭民主,不是太荒謬嗎?

淘汰民主黨不是敵我鬥爭,而是自然淘汰的過程

  然而,民主黨過時,卻不代表要立即將之全面剷除。文章開首說過,我們的敵人是建制派和狼英政權,淘汰民主黨不是一場敵我鬥爭,而是一個自然淘汰的過程,並且要分階段進行。對於人民力量罷投超級區議會的運動,筆者認為在道理和原則上並沒有錯,但是策略上實屬不必。道理上,民主黨背棄原則,是為失德,背棄盟友,是為失義,背棄承諾,是為失信。失德失義失信之人,當然沒資格站道德高地,沒資格講泛民團結,以泛民大佬姿態指指點點,故此人民力量所為絕對合乎政治道義。但民主黨是泛民最大黨,希望一次過將之連根拔起非但沒有可能,而且政治代價巨大,例如罷投超級區議會等同助建制派一臂之力,所以對民主黨我們無需要狙擊,只要等政治環境將之自然淘汰,待其逐步萎縮並淡出政壇主流便可。

  今時今日,狼英政權與中共正在裡應外合,密謀全面吞滅香港。在香港危急存亡之秋,堅定而進取的本土政治方為正道,民主黨抱持失敗主義及投降主義作抗爭,又擁抱大中華統一思想(例如認為中國必須先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在六四問題上將民主和愛國捆綁等),是發展本土政治和進行堅定抗爭的絆腳石,故此民主黨遭受淘汰是大勢所趨,淡出泛民主流亦是勢所必然。要跟隨民主黨步伐又傾又砌,還是支持全心作堅定抗爭的黨派,九月九日,心水清的香港人自當識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