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我如何跟分裂者共舞?--電影〈頤和園〉

廣告

廣告

中國第一位女太空人升空的同時,陝西一孕婦被強制打掉七個月大的胎兒。經濟實力全球排行第一,反映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卻已經高得不敢再對外公佈。建國六十多年,面對異見人士還是使用「非常手段」。

這一刻笑,下一秒卻哭了。今日跟你相擁相親,下一刻對你視若無睹,甚至一刀捅入你的心臟。這種親密的距離,讓我想到內地禁片──婁燁的《頤和園》。愛欲的離合、佔有和報復,象徵了自八九六四以來,大陸經濟奇蹟下的壓抑和恐懼。這年間看著媒體塑造成的中國,一如部份影評所說的:「中國患了『最全面的精神分裂症』」。新聞一則一則拼貼出今日中國,影像堆疊起來的卻是一張模糊的臉。消息越多,感情越是複雜,彷彿我們是永遠不能看清楚這國度的底蘊。精神分裂者的無常,叫我們無所適從,更甚的是,他散發出一種無法言喻的寒冷。李旺陽的死,以「下一個李旺陽的死可能是你」來警醒後輩:精神分裂者的平靜,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好天氣。

也許這種分裂狀態存在已久啦,只是沒有被我們看到。感覺是這些光怪陸離的事情,越來越不怕暴露在陽光底下。曝光多了,人們看習慣了,感覺就會慢慢地麻木起來了。就像孩子們打電動,美國有研究指出,孩子多玩槍擊的電子遊戲,對殺人等事情的感受會比較平淡。彷彿那種「陽光政策」是戰略之一,目的是要麻木來自於人心的自然反應。前幾天我們看到裝甲車在香港街道上行走,我們會驚訝,我們會感到震撼。要是裝甲車多出動幾次,傳媒多報道幾年,也許我們便會變得不以為然。

要與分裂者與舞不易,即使從旁觀察也不禁為種種現實的桎梏而感到無奈。不情不願,卻多多少少呼應了《余紅日記》裡最後的一段:

現在,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貧窮都和我緊緊相連。可以看出,為了慾望和浪漫的天性,我的確付出了代價,但是生活再艱難,我也不會失去活下去的勇氣。像我們這樣的人,注定是這樣的命運。昨天讀到一句話:「戰爭中你流盡鮮血,和平中你寸步難行。」

延伸閱讀:【影評】六四的超長終曲:《頤和園》
http://lesfilmsetart.blogspot.hk/2009/04/blog-post_19.html (這是我看過寫《頤和園》寫得最好的評論)

本文同步發佈至個人部落格:http://movingfromhere2there.blogspot.hk/2012/06/blog-post_19.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