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核災一週年致各界朋友書

廣告
福島核災一週年致各界朋友書

廣告

福島核災一週年致各界朋友書
反核之眾

福島核災一年以來,各國政府隱瞞輻射污染真相,已到了驚天陰謀的程度。日本政府遲遲不發放幾個反應爐一開初已核芯溶毀的消息;將工人與兒童法定可接受輻射水平由每年100毫希及1毫希分別提高至每年250毫希及20毫希:鼓勵全日本各地接受東北地區遭高度輻射污染的廢料,將之焚化,並將灰渣當作一般垃圾埋在堆填區,令輻射性物質透過水陸空擴散到全日本甚至更遠的地方;又發放假安全煙幕呼籲核災災民重返高輻射地帶。

日本政府之所以能夠這樣肆意妄為,草菅人命,是因為有著「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的包庇。在傳統核大國支配的聯合國架構中,IAEA是凌駕於其他機構的超級機構。自1959年開始,IAEA這個以推銷核電為職能的機構,便透過與「世界衛生組織」、「糧食及農業組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勞工組織」、「世界氣象組織」和「國際民航組織」,製訂了六條雙邊協定,指未得對方同意,不能進行關於輻射影響的研究,也不能將研究結果發表,其實就是讓IAEA主導全球輻射(無害)的論述。甚至在「聯合國人道主義事務協調辦公室」指出切爾諾貝爾核災中有九百萬人直接或間接斷送生命時,IAEA還是能夠走出來一錘定音----強調只死了47 人;而所有異見的研究結果皆被打壓、掩埋,以百萬計的核災死者被詆譭為患了「輻射恐懼症」自招喪身之禍,此「斷症」還在國際「學術期刊」上登載。

幾十年來核大國發展核武,以核電廠替核能作「和平化妝」
,換取世人對發展核武之難免後果----核戰及它所帶來之終極生命毀滅----減輕戒備。與此同時,核軍事-工業集團的核生意便兩面發展,袋袋平安。而全球弱勢人民,也就在這場鋪天蓋地的「核電是必須」大謊言中懵然不覺地步進了貧病交煎的痛苦中,至今已六十多個年頭了。

以下簡介這衝著弱勢群體的生存與生活尊嚴而來的核霸權是怎樣的一回事:

一. 興建核設施毀人家園----清場去開鈾礦、建廠房、製燃料、作排放,還要儲存年復一年堆積的核廢料,都要毀掉原住民的家園,而輻射再令這些核設施四周居住的人民萬年不能生產自供自給的衣食住行需要。結果是,人民要嗎就成為核設施工人,蒙受更大輻射災劫,要嗎就是生計無著落,要遠走他方。但遠走他方,核電力集團不斷擴張核設施之下,民工亦會被吸納到這殺人不即時見血的行業,如此一來,工人離職後發生的傷病死亡更是完全不能索償的,基因變異禍延後代更難以追本溯源去討回公道。

二. 低劑量輻射危害性的資訊長期被封鎖----核設施附近的居民,受官-商-專家學者三方面共謀的消息鎮壓所害,得了各種病症(最明顯的是白血病、各種癌症、流產、死嬰、嬰兒出生體重不足、心血管疾病、腸道疾病、精神病、提前衰老)都投訴無門,無人為他們作證,法庭也不會給他們尋回公道,總是沉冤難雪。君不見吸煙致癌雖證據確鑿,還要歷時四十年才在煙草商主導的大封殺下讓真相稍可向公眾披露;何況,與核設施為鄰不比吸煙,是完全沒有讓人民自主抉擇的機會,試問公平何在?

官方認為可接受的低劑量輻射,在不同組別的人士中,造成不同的殺傷性。獨立專家的研究顯示,在切爾諾貝爾核災後,在烏克蘭地區死於甲狀腺癌的人大幅增加,其中女性增加比例較男性高數倍;在白俄羅斯,公元2000年兒童患上甲狀腺癌比核災前高88倍,青少年12.9倍,成人4.6倍。事實上,由胎兒、嬰兒、兒童至青少年,細胞分裂活動頻繁,輻射引致細胞分裂時產生錯誤複製的機會甚大,這是為甚麼切爾諾貝爾核災後,到2003年烏克蘭境內的輻射污染地區內,長期患病的兒童多達77.8%。這些都是無權發聲者,而婦女作為病患及兒童的照顧者,是全球反核運動堅定不移的基石,為無權發聲者發聲。

三. 讓人民對核危害保持無知----國際電力(軍事)集團將能源高度集中操控在手,令人民的自主生活日趨萎縮,這情況需由謊言來維繫,即令人民認為由中央操控能源,社會才能運作。這樣的謊言與依賴意識,透過教育及傳媒機器發放,一輪又一輪的核宣傳由此暢行無阻。例如,要應付三哩島及切爾諾貝爾核災帶來的核電廠在西方國家生意停滯,就用以下的「大題目」去令核廠生意復甦,尤其是要在發展中國家推動核能大躍進,這些「大題目」包括:核電能減碳(配合著前美國副總統戈爾的關注氣候改變運動)、發展要核能、生活要核能,還有的是比較隱晦地將核軍事競賽、核擴散正常化。這些都是近年令人民對核能抱正面看法的似是而非歪論。

在亞洲、在中國,這類向民眾的宣傳教育也甚囂塵上。中國一邊作為全球最大太陽能投資國之一,在使用地方性再生能源(例如沼氣)方面亦經驗豐富,卻同時迅速拍板興建數以百計的核反應爐,其實已暴露了為能源需要而必須發展核能一說之破綻。然而,人們往往輕信政府而忽視核能大躍進乃是央企高層拿著國家的水土、人命、後代生活的環境來滿足其無止境的貪慾。再者,國家如何超越軍備擴張、軍事競賽之陷阱,而堅持裁軍廢核的世界和平目標,都是一些在民眾中極度缺乏關心的領域。大家對世上已有數以萬計核彈頭的現象都無動於衷,正好反映核集團的意識工作的成功。

四. 輻射永久毀滅生命----地球上的一蟲一鳥一真菌一微生物一草木,由青蛙到蜻蜓、由靈長類到鱗翅目......億萬品種,只要是生命,其現存基因組成便是牠/它能夠與其他物種共生存又相克制於世上的最重要元素----現存基因組成是經歷無數的巧合及漫長而曲折的演化過程所達致。然而,一旦出現了人造輻射,便令生物快速產生基因變異,由此導致病殘早逝,繼而絕種。目前這趨勢已相當明顯,但核喉舌專家學者還繼續將癌症及各種過敏等提前衰老型疾病的?升,說成是「常態」,並斷言再增添輻射也不過是加多一點點,無妨害的。所以,人民重新掌握生命與健康知識,回擊喉舌專家學者的偽科學,是刻不容緩的。

五. 最後,你或者問:這場全球性的滅種屠殺難道不同時傷害那些玩核的官-商-學者專家「精英集團」嗎?他們怎會愚蠢到殘害自己的基因及讓他們得以存活下去的環境?這種陰謀論應該是太誇張吧。但讓我們來隨便看一兩個例子:(1)福島反應爐相繼爆炸後,日本科學省官員製作了輻射擴散圖,這份救命逃生示意資訊三日內交到美軍手上,福島人民卻從未獲得,他們根本就不知往那裏逃命才對,故此甚至出現浪江町町長帶著二萬居民逃到輻射塵降落「熱點」的慘劇。(2)福島核輻射物質被香港天文台探測到,卻在三天後才公佈給香港人知道。試問,我們怎能不懷疑到,現時的權力結構下,輻射並不是平等地傷害所有人,即,有些人是比較有能力和方法防衛自己及其小集團的,尤其是當資訊及資源壟斷在他們的手裏

此外,過去數十年來,超級大國年年月月日日都在測試各種太空武器、作各式各類太空飛行,一方面固然製造大量輻射(包括核子與電磁波輻射)、能操控人類意識的超低頻率,及其他污染。「航天」既破壞臭氧層,亦因以?推動衛星發放及各種飛行器而令人類患肺癌之風險大增;除此之外,這些活動到底是否顯示有人在這被玩殘了的地球之外,早已利用了人民提供的大量金錢與資源而搞的太空計劃,來作外星殖民之準備?就算真有這類遠程的「深挖洞,廣積糧」計劃,去躲避地球的輻射及各種污染災劫,又豈會輕易讓人民知道?核科技及其違反天理人文的無限擴張,至少可讓我們認真警醒到,我們原來對高科技發展背後的「宏大構思」可能是一無所知。所以,在揭露官-商-專家學者的「精英集團」的共謀之際,人民應該重奪科學參與權,重訂美好生活的原則----以對地球未來的生命負責為前題。生命的未來絕對不能再落入那「精英集團」之手,我們也不能再以無知為美好生活的基礎,從而無視於過去數十年生命蒙受的傷痛病殘,每況愈下,甚至認為只要金錢與物質更加充裕,悲劇就可逆轉。

所以我們謹呼籲你----不論你屬於那一個行業,有那一種身份,你的團體是服務那一些群體----請同來認識核電與核武令大家身處的險境,及我們若不積極扭轉這種核霸權,其實也正為後代帶來怎樣的一種絕境。讓我們與全球的和平運動與反核運動連在一起,一同掃走蒙昧,掃走服膺權威的單一思維,行使自主,認清真相,要求全球即時廢核----是要即時廢核,也要鍥而不捨地爭取----因為生命經已告急,我們曾經擔擱,如今已不能再等了。

維護生命
堅拒滅族
弱勢社群
齊來抗爭
發現真相
向六十六年核能大騙局說「夠了」
在無核地球上重建珍惜尊重與責任


請參加3月9-11日香港與全球同步的反核活動﹗

詳情見 http://www.greenpartypost.net/nonukes.html

參考資料:《沒有理由不反核》資料冊 (2012年2月出版)
《核能基礎答問》 (2012年2月更新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