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編輯室週記:選委會泛民「大勝」值得高興?

廣告

廣告

在剛過去的星期日是特首小圈子選舉的選委會選舉,選委會制度千奇百怪,本網撰寫資訊科技界社會福利界宗教界高等教育界報導的幾位編輯及記者,也不禁嘖嘖稱奇。選舉結果以泛民「大勝」告終,在教育界、法律界、高等教育界、社會福利界、資訊科技界等也大獲全勝,連同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當然席位,合共獲得超過200個選委席位。同一時間,早已宣佈參選的梁振英「告急」,星期四更被《蘋果日報》拍到走進中聯辦求救。今日《明報》更以頭條報導有泛民選委建議泛民以剩餘的票數提名梁振英入閘。

問題反過來問的是,為何泛民不多爭取100票,以令泛民有足夠提名保選何俊仁及馮檢基同時入場?

究竟泛民主派參與特首選委選舉,目的為何?這不是新鮮的事兒。在2002年一屆,民主黨的李永達表示參選,但未能取得足夠提名。2007年公民黨的梁家傑參選,結果敗於曾蔭權。到了今年2011年,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及民協前主席馮檢基參選,泛民更擬舉辦初選,決定由誰代表泛民主派出選。由未能參選到參選再到先辦初選,這就是我們希望泛民主派在十年間「爭取」到的民主進程?

是否參與小圈子選舉,長期存在一個爭論,究竟是成功突顯小圈子選舉的不義,還是增加了小圈子的認受性?2007年的經驗,似乎泛民主派仍然沒有任何總結,這五年來是曾蔭權上任後享受高民望的蜜月期,說好了的政改「玩舖勁」,換來的是五席「超級區議員」席位,民主黨的支持票令泛民分裂。今年泛民主派區議會選舉失利,已經嚴重影響到「超級區議員」選舉的部署,相反建制派的空間及彈性卻十分之大。

區議會選舉後爆發的各樣「種票」及「種區」醜聞,社會才驚悉建制派及中央對操縱選舉能力之深之廣,即使是一人一票的選舉。在醜聞爆發前,主流泛民政黨還爭相「總結」選舉經驗,怪罪外傭官司及「暴力政治」。在操縱性更強的小圈子特首選委選舉,任何解釋「泛民大勝」的原因的可靠性也就更低,也應該更加小心落墨。

拋開泛民主派各種爭取民主的策略,泛民黨派與建制派的分別,到今日究竟還有沒有更多的意義?花園街九死大火,泛民主派及建制派也有批評小販,在客觀上聲援政府嚴打小販,不單止在花園街,甚至波及到全港各區,例如北河街。小販商會是建制派的長期支持者,建制派也為小販爭取到一個灰色地帶經營,默許擴張營業範圍甚至劏檔。建制派要支持政府嚴打,小販也只能求和。泛民主派除了在這個關節口支持嚴打之外,有沒有去謀求突破這重利益架構?例如要求政府重新制訂小販政策,重發小販牌,令小販制度能在一個公平、開放的環境中延續下去?

又例如「暴力政治」,泛民主派在區選「敗陣」後,找來近這一年來社會矛盾升溫所引發的社會運動作為替罪羊,表示要與「暴力政治」劃清界線。然泛民主派有沒有對於他們的議會路線作出反省?今日警方起訴七位參與六四踢保遊行的示威者,這是今年政府及警方打壓直接社會行動的一連串行動,泛民主派是否要與建制派一樣沉默,甚至支持警方「執法」,去「維護社會安寧」,「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

無線電視劇《天與地》其中一句金句,就是「我們社會,是否只喜歡同一種政治立場」,斯其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