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自由光誠,閃爍珍珠

廣告

廣告


前天,聽到陳光誠逃出東師古村的消息,我並不感到特別驚訝,自從去年九月,網友呼籲闖村救人後,我就預見陳光誠會逃離魔掌,只是遲與早的問題。也許你覺得這是馬後炮,但假如你認識珍珠﹣﹣何培蓉,你就會明白我為什麼如此肯定。

我大概在去年初開始與珍珠在網上聯絡。還記得第一次聊天是有關南京的梧桐被斬,網友的紀錄片放演會被公安掃場。之後,她跟我說要去探望陳光誠,期間可能會打電話給我,那次她跟妙覺法師和劉沙沙去東師古村,中途被套上黑頭套毒打,最後被扔到公路旁。聽到如此觸目驚心的事,唯一可以做的是把她們的經歴往國外推。

事情過了幾天,珍珠回到南京,又跟我說另有行動:她正在搜集一些公共知識份子談陳光誠的錄像放上網。當時,我就覺得珍珠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人,究竟她的膽子、毅力從何而來?追問之下她跟我說,自己本來是一名南京的英語教師。2008年汶川地震,跑到四川做救援義工。後來因為政府打壓民間調查豆腐渣工程的活動,並捸捕了黃琦和譚作人等活躍分子,她決定加入良心人士後援會,透過推特籌款,幫助他們的家人。此外,她又在推特認識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商量如何為盲人律師陳光誠一家提供支援。

我想像,她在川震中大概看到了生與死、正與邪的角力,決定站在良心的一邊。這個選擇,使她從一個熱心的普通人,變成一個不惜冒著生命危險去對抗不公義的行動者。她並不懂得組織,有時候會因為害怕事情變得過度政治化,帶來更大的打壓而跟網友罵起來。在一些自由派知識份子眼中,她是一個亂碰亂撞,不可理喻的女人,但又因為她不懂得組織,吸引到一堆網友從旁協助。「自由光誠.墨鏡」這集體行為藝術,就是一眾網友對她屢敗屢戰的支持 -- We will never stop until you are free!

過去半年,先有蝙蝠俠勇闖東師古村的國際支援行動,又有數次虛虛實實的網上動員集體探訪陳光誠的行動,珍珠在行動組織上越來越成熟,最後她成功了。

艾曉明老師昨天的文章,概括了這次飛躍東師古村的意義:

今天的消息徹底打破了我們的無力感,它讓我們看到,英雄是有的,奇蹟也是有的。臨沂用幾千萬(如果幾年加起來可能就不止幾千萬了)編制的那塊叫做維穩的天羅地網竟然被一個盲人、幾位勇士撕了個大窟窿,陳光誠被營救出來了。他在視頻中向全世界舉證,我們面對他依然年輕的面容,聽到了他清晰理性的陳辭和願望。面對陳光誠的這一刻,讓多少人流下眼淚;這情景,只有2010年得知劉曉波獲諾貝爾獎可比。

我深信,今天人們所經歷的憤怒、震驚、期待和激動,將深深銘刻入公民社會的記憶;儘管目前離陳光誠事件的徹底解決還很遙遠,但救出陳光誠本身所啟發的想像力卻是無限的。從衝破鬼門關接走陳光誠,簡直堪比一部大型劫獄片。而被破解的禁錮,更在於人們的心獄。為什麼那麼多罪惡可以大行其道,除了體製作惡,還有一個更簡單的原因,那就是人們的沉默。聲援陳光誠的行動打破了沉默,而救援的成功則顯示了行動的可能。它標誌著,勇氣是在追求自由的行動淬煉的;智慧、籌謀和協力團隊,也是在挑戰恐懼的過程中贏得的。陳光誠能有今天,證實了珍珠、玉閃等英俠非凡的勇氣和戰鬥力;而所有那些前往東師古找打的公民,也都起到破除恐懼的表率作用。那些在推特上、微博上呼籲的網民、那些自戴墨鏡者和展示車貼的朋友,大家都曾經屬於沉默的大多數;而一旦在公益的目標下集結起來,就能相互給力。這表明,暴力儘管強悍,它對精神的控制卻很有限;正義常遭挫敗,它的能量卻是源源不絕。正如珍珠在google+上的留言:每個人都發出聲音,這才是最重要的。

珍珠在陳光誠逃出東師古村的消息在網上瘋傳後,於星期五上午十一點多被南京警察帶走,被捕前的兩個訊息,一個呼籲網友幫助陳光誠兄長陳可貴逃跑,一個呼籲國際社會關注陳光誠一家的安危:

可有山東境内以及臨近網友,請開車沿205國道,尋找可貴,提供必要的幫助,拜托大家了!我已經不能出發了,否則,一定第一個駕車前去。

@reggielittlejhn Chen Guangcheng and his family are in danger. Pls inform humanrights ORGs in EU and Irland Parliament and EU.

奮不顧身,在黑暗中發光發亮吶喊,這就是我認識的閃爍珍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