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菲傭作為香港永久居民的想像

廣告

廣告

按菲律賓籍家庭傭工就香港永久居留權進行司法覆核。在港居住連續七年以上的菲傭是否享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呢?當年審核港人在內地非婚生子女的居港權案件時,當時的保安局局長葉太說,勝訴的話將會有163萬內地人湧到香港。今日,我們在討論菲傭有沒有居港權時,還囿於這種民粹式的指控。一但通過,數以十萬計的菲律賓人湧入香港。可悲也可笑,這十多年間,我們的思考邏輯還沒有進步過來。

不知怎的,我對菲傭加入香港永久居民並不反感,甚至有點為此而暗喜。我的出發點不是維護法律,或者是公平與歧視,而是關於香港社會發展的活力。如果菲傭有居港權,還真的有幾十萬菲籍人來港,我為香港新增了非港生成員而高興。他們或者不如「專才計畫」的新移民般,為香港帶來資金和高技術勞動力。他們給香港的,將會是多元的可能性。香港一直以自由港自居,面對外籍傭工想要成為香港永久居民的訴求,我認為是合情合理的。香港若能接受這班新成員,不但表現出國際大都會、文化熔爐的氣度,也是一種光榮。人選擇移居是因為他們覺得這個新地方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家鄉以外的好地方,甚或是比家鄉更宜居的地方。若然菲傭覺得香港是一個他們樂意長居於此的地方,我們應該為他們選擇了香港而感到驕傲。此例一開,我更希望能吸引其他地方的家庭傭工爭取香港永久居留權,印尼、泰國等等。香港是時候打開大門,迎接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和文化。過去,我們接收了大量來自內地的移民,使香港人口比例一直以華人佔絕大多數。食物成分講求均衡營養,我相信人口成分也一樣。一味兒入口內地移民,只會令香港過去文化熔爐的特色日漸褪色。為何我們不能把菲傭爭取居留權一事,看成是激活香港文化多元因子的契機呢? 有人言,若然他們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勢將增加本地人就業壓力。在全球化的洪流中,香港人需要面對的挑戰豈止來自內地移民和疑似競爭對手的外傭?全球經濟一體化,無一個地區可以置身於國際勞工競爭以外。外傭,只不過是一個你以為可以拒絕的對象。然而,我認為這只是給外傭們一個選擇,而不是必然的結果。他們可以「忠心愛國」,不屑被冠以香港人的身份。誰知道?天曉得。

或者重點不在那麼遙遠的將來,只永久居民可享種種社會福利,反對者也許就是擔心這塊福利大餅會進一步被瓜分。譬如今次港府大派六千蚊,如果菲傭成功成為香港永久居民,他們也就能獲得六千大元港幣的「雙糧」了。他們不值得嗎?他們在香港為港人家庭服務了七個年頭,怎麼不值得這份禮遇?

(註: 本文寫於7月31日, 並同時發表到個人部落格上, 參考連結為: http://movingfromhere2there.blogspot.com/2011/07/blog-post_31.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