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這是一場位置之戰

廣告

廣告

這是一場位置之戰

前言:

教育制度是一種意識型態國家機器是指政治的統治階級藉著教育來傳遞有利於國家的意識型態,以利於鞏固其統治地位,並打壓不利於或對其統治地位可能造成威脅的思想。(阿圖塞 Althusser,1972)

正文:

除阿圖塞外,意大利著名左翼學者葛蘭西(Gramsci,1971)亦曾指學校教育乃文化霸權(或統識hegemony)和國家意識型態得以建立和鞏固之關鍵。

因此,當香港政府提出要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必修課時,社會便產生極大迴響。

然而,如果我們熟悉葛蘭西的理論,必會明白,其實這次強制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必修課,正好給予前進的知識份子及教育界人士一次大打位置之戰(war of position)的契機。

而以下摘自蘋果日報的內容及小弟的補充,亦正是其中一些可能性。

學習階段:小一至小三

教材例子:《我學會了唱國歌》介紹作詞者田漢生平,包括被國民黨拘捕的經歷

人權監察回應:對田漢於文革時在獄中被「鬥死」的史實隻字不提,避重就輕

周子曰:老師在教唱國歌之餘,亦可鼓勵學生自行尋找田漢及其他「反動」的文藝界人士的生平,並嘗試簡介中國文人風骨觀念的由來。

學習階段:小四至小六

教材例子:《我是中國人──內地時事我要知!》講述四川數百名家長於地震後徒手挖掘學校瓦礫找尋子女

人權監察回應:避談豆腐渣工程及地方政府腐敗問題,也沒有觸及父母為子女討回公道的舐犢之情

周子曰:可嘗試叫學生扮演政府官員,提出一些政策方案,並將之和現實中官員所做的行為作對比。亦可嘗試請同學代入不同人士,包括死難者家屬的身份,分析他們在震後的言行是否合情合理。

學習階段:中一至中三

教材例子:《我為國家隊打氣》講述人民為國家運動員感到自豪;「注意事項」一欄提醒教師提醒對國家民族感情不強烈的學生「自我反省」

人權監察回應:強迫學生感情上接納國家運動員,手法與文革無異,應反省的是教育局

周子曰:可鼓勵同學在打氣之餘,透過小組報告方式嘗試追蹤不同運動員,包括進不了國家隊的成員之生活狀況,從而分析中國政府在推行政策時是否真的做到以人為本。

學習階段:中四至中六

教材例子:《我參加了選舉》的處境故事講述學生會選舉,一名學生指民主精神「即是以多數人意見交流,磋商達成共識才執行的決定。」

人權監察回應:把民主簡單化及表面化,民主還包括個人基本權利受保障及結社自由等

周子曰:可鼓勵同學分組研究香港不同政黨的強弱機危,藉以協助同學理解香港特有的政治生態和政治光譜。與此同時,可嘗試請同學模擬自行組織政黨,從而進一步了解香港的實際政治環境。

小結:

「葛蘭西認為,資本主義的國家體制更扮演著教育家的角色(The State as Educator)。要重新啟動社會主義革命,必須抗衡資本主義的主導意識形態,這個任務落在有機知識份子(organic intellectual)身上。葛蘭西設想的有機知識份子不是在象牙塔裡閉門造車的人,而是緊密跟社會上的抗爭運動相呼應的。」

<摘自馬國明:菜園村抗爭運動揭示香港媒體與時代嚴重脫節>

事實上,香港教育界內仍有不少進步的有機知識份子(見管治不能的香港)。假若中央及特區政府真的不理反對銳意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必修課,我們便需要集結業界內外所有進步力量,跟龐大的國家機器大幹一場!!!

後記:

根據葛蘭西的理論,國家可以大致分為「反市民社會的國家」(state against civil society)以及「為市民社會的國家」(state for civil society)。

香港目前是哪一種社會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想它往哪個方向走。

延伸閱讀:
我們需要怎樣的國民教育?
johncoal : 國民教育的另一面就是肥腫
原文(附連結): http://tommyjonk.xanga.com/74714410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