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鴻姐:佔領中環人物誌

廣告

廣告

在匯豐銀行樓下,「佔領中環」的一隅,默默守著那個接待處,有一位活像大孩子的女士,人稱她鴻姐。

若你以為來到中環的都是年輕人,鴻姐的出現確實拉闊了參與運動者的年齡光譜。參與社運的人,對鴻姐的身影相信都不會陌生。她會在會議上發言,偶爾會囉唆你,但她總是自動自覺地承擔她能做的事情,並重覆地說:「趁我還有時間,有心力的時候便出來」。

鴻姐從第一天佔領開始便留到現在。她行動不便,左拐右拐險些跌倒的步履總是令人擔心。但她以為,坐在家中又是坐,這裏又是坐,不如在這裏坐吧!

與鴻姐攀談幾句,始發現在這個五十有幾、個子矮小的身軀上,刻下了香港民主發展大論述底下,那九十九巴仙真誠參與者的故事。

自八九六四開始,鴻姐便跟著長毛走了出來。問她有沒有一直跟長毛跟到加入社民連,她說「沒有」,並表示她是一個憑自己良心做事的人,若她認為值得支持,她便支持。後來在天星、皇后的爭取規劃民主化戰役裏,鴻姐也穿梭往來。轉眼便數年,來到香港匯豐銀行的佔領中環現場,每晚瑟縮在一個破爛的營幕中,早上起來,心情緊張地看守著途人會放錢入內的白色小箱子,手在摺著一張又一張的單張,不時提點佔領運動的參與者一些看似雞毛蒜皮的事。聽著,有點像家中的媽媽也來到孩子的身旁,叮嚀著每位親愛的小伙子有關整潔與安全的事情。

從那個接待處,一直來到放滿反資本主義書籍書架旁的大沙發,就是在這一小段的距離與空間裏,我們談起許多事來:由她的腳傷;她的家人過去如何反對她參與六四的情景;她認為教育應強調來到現場的身教和開放想法;她對宗教信仰的看法;還有她想到一位皇后碼頭時與她談天的好友;還有她年輕時認識的一位外籍男性朋友;還有她介紹我的那頓大快活叉燒飯下午茶套餐......。

若問資本主義以外的生活是怎樣?我或許未能即時回答你。但跟鴻姐閒聊的整個大清早,時間沒有被種種形式與變種的資本累積所呼喚,就是忘了時間,劃出了一道新的時空,重新認識一個人,從中思考自己,感受自己是如何不懂溝通,不擅辭令。我當刻想,實驗一種新生活,或實實在在發生別的生活想像,多少還是要從參與開始,由坦誠相處所貫通。對此,其實我們一點也不缺,只差我們踏出一步,我們便會遇到那九十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