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成功種族」主義 Racism of Successfulness

廣告

廣告

早起了,譯一段。尤其喜歡「成功藝術家」這個例子。

「成功種族」主義 Racism of Successfulness

……問題並不只在成功和效率已成了晚期資本主義社會的最高價值(就如我們常常從這個社會的批評家聽到的)——此中沒有甚麼新鮮事;社會上對成功(在各種意義上的成功)的推崇,自古以來有之。問題在於,成功幾乎變成了生理上的概念。那些最窮最慘的人已經不再被當成一個社會經濟裡面的階級,卻幾乎被看成一個種族,一種獨特的生命形態……如果傳統的種族主義傾向將生理特徵社會化——即是說,將它們直接地翻譯成已有社會秩序裡面的一些文化和符號——當代的種族主義則是從相反的方向發生作用。它傾向將社會符號體系裡所產生的差異和特徵「自然化」。……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如果一個「成功藝術家」獲邀上電視做騷,焦點永遠不會在作品上面,取而代之會是她的生活方式,她喜歡甚麼,諸如此類。這不只是一種偷窺 性的好奇;那是一個系統性地告訴我們兩個基本原素的程序:一方面是「成功」,另一方面是對應於這種成功的生活(譯按:或生命)——當然地,暗指著兩者之間強烈而且即時的連繫。客觀的剩餘物,被物質化的工作(譯按:或作品)本身在一開始時就被剷除了。換句話說,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的習慣,我們的感覺,我們個別的享受——這些種種都不再只是揭露出來被檢查,來滿足我們好奇心的「私事」。它們是其中一種必要文化催化劑,透過它所有種類的社會經濟差異和意識形態差異都被逐慚地變成「人類差異」,在我們存在的垓心中的差異,這使它成為一種新的種族主義的基礎。這是一個想將存在(being,最基本的生命)和社會經濟價值緊密地連繫的程序。

所以我們正在見證著經濟、政治和其他社會差異被強而有力地自然化,而這自然化本身就是政治意識形態過程的極致。……現下我們的社會經濟現實越發被展示成當前的、自然而然的現實,或自然現像,亦因此是一個我們只能盡力嘗試去適應的事實。

節錄自Zupancic, Alenka,The Odd One In -- On Comedy, MIT Press, London. p.6 - p.7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