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世態炎涼

世態炎涼
廣告

廣告

政界Sa姐一如電視裏的SA姐,說了心底話。看到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先生對周梁的評論以及對自由黨的態度,悲從中來。

Those good old days

香港經濟靠工商小企業起家,樓房道津等建築亦由市區開展,其他社會資源如醫療文教康體等都有城鄉差異。一方面造就了以自由黨為表率之城市精英傲氣,一方面又培育了以鄉議局為中心的鄉彥閭里互助精神。雖然表面上各有屬土,互不侵犯,但鄉彥父老莫不期望子侄能學有所成,經營有術,入城擠身官商主流社會,光耀門眉。及至新市填及各交通網收地發展,整個鄉郊得到了都市化所帶來的經濟實利,鄉彥對城中闊人,那敢不敬?那想不靠?整個九零年代是彥坤官商蜜月期,一齊做大個餅,再分甘同味,其樂融融。看看輕鐵計劃、他們的區議會選舉分區安排、正副主席位分配、對入侵性屋邨民主派的同仇敵愾,好一副親疏有別、把關在我、夷戎與狗不得來犯的氣概,最具代表性可算是吳明欽事件了。

以夷制夷

愛國勢力在鄉郊一直存在,不然也不會有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只是愛國勢力由路過借宿到得上床掀被襟到客家佔地主,鄉彥養虎為患其來有自。還記得陸恭蕙事件嗎?整個鄉郊男性產業傳承既得利益集團被區區一個和番女子捅起,鄉彥們當然要借將守城。沙田區還要插個惡婆劉慧卿落嚟督眼督鼻添,於是以出身於港同盟、棄暗投明、擇善固執、言辭懇切、相貌堂堂、時務俊傑的劉江華議員所組成之公民力量得以乘時而起。到羽翼漸豐,連原有的沙田大老蔡根培太平坤士也要將區會主席位這個權力象徵拱手讓出。以得人恩惠千年記、飲水思源之鄉郊傳統觀念來看,鄉彥情何以堪。鄉彥之令我感慟者,是那份對現實的從容自若、愛國愛港的精誠遠見、以及對社會服務席位之熱忱。至於郊區環保、屯天元北大荒的民生問題,是否鄉議局應予關住之閭里事務,以後再說啦。今次葉國謙令發叔叔差些無位落腳,林國强又發揮水準,本已打掉門牙。就在自家門口,鐵票夠找數有突的情況下,張學明也只能位列名單阿二,主次分明。新界東,連位都無添啦。輸人不輸陣,不得不聚上下心力溫打巴好個票數,塞爆張學明的嫁粧以挽鄉郊面子,無奈只有捨棄昔日米飯班主。鳥盡弓藏。

君子絕交

發叔叔以主席天尊向來只坐人轎,今日也要戎馬勞碌,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本來,人生落泊,一句情非得已便是,好歹一夜夫妻百二蚊。可是那種「炒我呀笨」、「唔知邊個飛邊個先呢」的青春少艾,何奇朗豪,豈是傳統鄉彥為民表率身教言教之長者敦儀?

唇亡齒寒

這才是我最最擔心的地方。我無權擔心鄉彥形象、鄉民教育等大事,我關心的是自由黨一路所硬銷的本地中工商自食其力精神。點解一夜眾叛親離?縱然富貴佬削民自肥,死抱集團利益,但仍然信守香港法制傳統,只不過是對有利自己的規則特別捧場而已,我們中間誰不如是?積極進取、食得唔好嘥、你幫我我幫你…這些都是香港核心價值的主要組成部份,只是到了今日,大家望北打掛、鬥舔鞋底、鬥扮盲、鬥搶骨頭的現實成了定局。是整幫港燦一起變成了要飯的。是我們的主體精神丐化在先,自由黨不得不被唾棄奚落割席揮去如斯。

反觀田北俊仍能自持,放得下。富,還是要富在骨子裏的。平日與自由黨刀來槍往的何俊仁和稱兄道弟的譚耀宗,他們評論自由黨戰果的語氣也反映了自己的精神面貌。民建聯始終是根正苗紅的,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一切以勝負得失為念,我地就係奧運。李鵬才是我們的領導人,吃飯就係人權。

*圖片來源:自由黨官方網站(圖片由編輯所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