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第六屆社會運動電影節開幕

廣告

廣告

R0019266-low.jpg


第六屆社會運動電影節昨晚開幕了,


在旺角金輪大廈,社運資源中心的天台首影。


今年來的人,


明顯比以往要多了好多,


這可能就是六年走下來的成果吧,


想起最初幾屆,


來來去去只有小貓三兩隻的情況,


令我感到十分鼓舞,


對一些多年來努力經營的同志來說,


相信也是一種鼓勵吧!


R0019272-low.jpg


開幕電影<我們已經受夠了>講述墨西哥的反抗運動,


當墨西哥瓦哈卡(Oaxaca)省的人們向爛透的政府吶喊時,


他們沒有仰賴媒體報導他們的故事,


他們主動出擊,挾持了墨西哥的媒體,


社區的老師就是組織者,


發揮著組織者/承傳者/動員者/直接抗爭者的角色


驚人的社區凝聚力,


令不斷有人死於鎮壓的反抗運動,


仍能百折不撓。


放映後討論到墨西哥的反抗力量和香港的一盤散沙問題時,


感到有點茫然,


因為聽到一些新朋友,


而且中間有不少也是現任的老師,


正面對制度上的鉗制,


然而,


相比墨西哥,


或相比中國大陸,


香港的空間確是大很多啊!


我一直相信,


不管是多鋼鐵的制度,


仍然是有空間的,


找不到空間是因為未有想像力,


或者未能改變自已的生存想像。


對了,正是自身的改變,


一百年前魯迅在吶喊,認為第一步要爭取的是言論自由,


現在,香港的言論自由經幾代人的爭取,總算是到位了,


但是,我看到的是更多的自我設限,


當人民,尤其是掌有發聲工具的人民,


一些如媒體,老師,


甚到只是寫寫博客,上上短片,拍拍照片的人民,


都在自我設限,只是不斷地想像制度有多嚴密、談論基層議題是多異類、壓迫有多無形


又或者,


一些社工,民間團體的工作者等,


都只是在上班的時候才爭取xxxx的時候,


本地運動的出路,


也確是沒有的。


幸好,有心有力者,


還是有的,我今年提出,


要和身邊的人「喪講」,


將一些想法,


透過不同的渠道,


告訴身邊的人,


用影行者維怡的講法,做窄播(相對於媒體的廣播)的方法,


和身邊的人討論,


現在要的,正是這種累積吧!


當然,在有餘力之際,


多加強一下討論/遊說技巧,也是好的,


但相對技巧,


改變自身被主流磨蝕的思維方法,仍是比較重要的。


有緣看到這篇短稿的人,


請您也帶著您的朋友,


參加社會運動電影節吧,


參考其它人的抗爭經驗,由認知和思考出發,


踏出您的第一步吧。


電影節介紹網頁:


http://www.smrc8a.org/smff/main.htm


R0019253-low.jp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