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文藝

松本哉來了 & 「歌詩吧漫遊Gili Gulu 2」!!

松本哉來了 & 「歌詩吧漫遊Gili Gulu 2」!!
廣告

廣告

筆者於今年七月,讀到朱凱廸於獨立媒體所寫的,關於日本「素人の亂」五號店店主松本哉的幾篇報導後,對松本先生在東京高円寺區所搞的自主生活網絡,感到非常有趣及感動。

有趣的是,自2005年8月他在該區發起第一次遊行開始,每次示威都有一輛小型貨車,然後幾個樂手站在車尾箱上,彈奏節拍強勁、音量浩大的PUNK音樂;貨車旁的遊行隊伍,總少不了跟著音樂狂熱搖擺的年青人。據松本哉說,PUNK一直以來在高円寺的年輕人生活中佔有重要位置,而他們叫這種示威形式做Sound Demonstation。

其實,日本的年輕人跟香港的不遑多讓,他們對社會時事、政治冷感,對前景亦沒多大信心,不過居於高円寺的一些年輕人又跟其他地區的有些不同。如果要在事業(即賺錢)和自主生活、快樂人生之間作出選擇,很多人會選擇後者。得要說明的是,這個選擇並不是因為「素人の亂」的成立而令該地的人作出重大改變。事實上,高円寺在歷史上,是東面居民因地震、空襲發生之後逃難的避難所,原先的高円寺是人烟稀少,相對落後、貧窮的地方,而這裡的生活也較簡樸,這是她本身已有的條件。不過,不可否認的是,自從「素人の亂」在高円寺生根後,確實令其他地區的年輕人開始關注自主生活的可能性。今次跟松本一同來港的MAYU小姐,就是因為受到「素人の亂」的啟發,也在自己的居住地大阪,慢慢建立自己的社區網絡,而她於11月中剛開始的小店也命名為「素人の亂」大阪第一店。

DSCF9863_Retouch
松本哉於大埔街頭細談他跑到高円寺的經過

這對於我們住在香港,一個租金貴到飛街的地方的人來說,「素人の亂」以小店互相緊密聯繫的生活網絡,固然可望而不可及,但是,我們都生活得很悶,我們都需要感覺有能力去改變、有能夠創造的力量。我們還是期望,自主生活、社區網絡,可以另一種形式出現。是以,一班因緣際遇而居於大埔的朋友,縱使沒有能力負擔租金,也嘗試從相識的店舖著手,慢慢建立起一個恆常的聚會,期待不同的事情發生的可能性,這就是為什麼會有第一次的「歌詩吧漫遊Gili Gulu」的活動出現。我們就從這裡作為起點,透過詩、歌、說故事、講古,還有更多更多的形式,讓更多人的生活在這裡、在人群間相互呈現、流動。

_DSF0590
迷你噪音在「歌詩吧漫遊Gili Gulu」

是以,今次松本哉來港,我們特地幫他舉辦放映會,影片是關於他跟他的朋友這幾年在日本搞示威,以及他參選區議員等等的片段,我們還邀請他參加「歌詩吧漫遊Gili Gulu 2」,和我們分享社區網絡的經驗。

*活動詳情請瀏覽行動日誌: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164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