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性別

同運,由自我反省開始

廣告

廣告

我寫下了「期許一場更尊重包容的同志運動」,「希望這次的拋磚引玉,會引來更多對同志運動的反省同討論」。文中記下我對彩虹的一些意見:

1. 批評彩虹強迫會員出櫃,指責不出櫃的同志是「內化恐同、自我身份不認同」,是對同志的進一步傷害。
2. 批評到彩虹抺黑其它同志友善團體,自我分化,在人民內部製造敵人。
3. 批評彩虹將反對聲音標簽,扣帽子,是缺乏反省,反民主

香港彩虹的KEN仔回應道:
1. 鼓勵大家用心參與彩虹,「不是問對方可以給自己多少,而是先為對方付出,為這場運動持續不斷地付出」(批評也是一種付出,要求同志付出不應成為一個同志團體反對批評的耤口)
2. 彩虹在不斷進步
3. 「別人給我們的意見重要,我們更重視是留下來有份參與的義工會員的意見,因為我們是為需要我們,認同我們,欣賞我們的人服務,而不是拉著那些走了的人去強求他回來!」(彩虹的服務並不只是一種小型聚會式的服務 而是對整個社群的公共形象和教育等的範疇作努力 因此整個群體都在主動和被動下受著該"服務" 所以不能單單只收集所謂"留下來有份參與的義工會員的意見"作為對此組織的對外工作的參考。沒有一個團體會得到所有人認同,也沒有這個需要,但是一個團體不是應該問問自己為何有這麼多自己的服務對象會批評她嗎? 反對聲音真的全無道理嗎?)
4. 公開批評是「為了資源能夠被更好的運用,作為社群一員,我相信我們有義務去扮演監察的角色」 (當你要反對人時,你說你在扮演監察的角色;當別人批評你時,你說你只為欣賞你的人服務)
5. 「(批評其它團體是因為)我們要一場具自我批判性的同運,而非為團結而團結的同運,或掛羊頭賣狗肉的同運,或因利益而結合的同運」(自我批判不是應該從批判自己開始嗎,何時自我批判變成攻擊別人的武器)

看到這樣的「回應」,我覺得很無奈。再多的回應,也沒有意思。一切就留待各位以及彩虹冋人自行理解。

我相信同志運動的意義,就是從自身被標簽的經歷出發,反省社會的排斥與壓迫,並立志不再延續這種社會壓迫,不再標簽他人,甚至進而改變社會。同志所面對的壓迫,是社會在缺乏聆聽我們的生命故事,就否定我們的尊嚴價值,抺黑排斥我們,將我們污名化。因此,同志運動倡議多元,鼓勵對話,拒絕標簽,強調尊重。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想我們同志在面對一個跟我們不同的人/組織時,第一樣要問的是:

我們是否在延續這種的壓迫?
我是否真正接受擁抱多元?
我們有否尊重、聆聽跟我不了解,跟我不同的人?
在下判斷前,我有沒有足夠的了解對話?
我會不會將別人污名化,將別人標簽?

對一個同志團體,同志團體的主持來說,更是要時刻警覺,認真自省。因為主持手握着組織者的權威,有着組織的機器,有着組織的資源跟權力,若果不能好好掌握同志運動的信念,不能對自身的權力戒之慎之,那將可能變成另一個壓迫者。

這正正是我在文中對香港彩虹的批評。多少沒有出櫃的同志是因為香港彩虹的言語暴力與負面標簽,而受到進一步的傷害和邊沿化。又或者因着彩虹對其它團體的抺黑,香港的同運都是四分五裂,不斷內耗。可悲的不單單是同志運動無法壯大,更是同志在自我延續這種污名化、抺黑、標簽的壓迫體制。這是對同志運動最大的諷刺。

期許真正尊重包容的同運參加者
正如我在前文所記,這兩篇文章原不是針對個別人士,只是希望引起對同志運動更深入的討論。我相信同志運動的壯大,不在乎個別的組織者,更在乎每一個的同志朋友。我期盼有更多的朋友願意委身同志運動,願意在日常生活中尊重每一個人:

1. 時刻提醒自己沒有絕對真理,因此願意謙卑聆聽,時刻反省,在「反省」與「擇善固執」中找一個平衡;
2. 時刻警覺自身的權力(地位上、能力上、資源上),立志不要傷害別人
3. 拒絕標簽污名化任何人,在認識前,拒下判斷,真心聆聽,尊重差異

互勉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