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起來!起來!起來! 在最樂觀的時候被逼發出最後的Complain!Complain!Complain!

廣告
起來!起來!起來! 在最樂觀的時候被逼發出最後的Complain!Complain!Complain!

廣告

落手做事就說話大聲的政客

「香港人最叻就是complain,complain,complain,要身體力行嘛。」這句想當然是董太的名言。話本身其實沒有錯,還總結了一般社運人仕對一般投訴者的態度。但說話出自她的口中,尤其難聽。董太應該花時間想想,為甚麼自己說對了,還是讓人覺得口臭?

曾蔭權在宣讀零九年的施政報告時,被黃毓民議員用一蕉擲向他抗議生果金金額不足,還大罵他愧對長者。曾特首一向注重公眾形象,面對黃議員的激烈投訴他面不改容。他清楚一個政府管員一定要披上一個「好僕人」的形象(他戴煲呔令人聯想到英國的管家)。一個政府,若果他想自己的權力在實際上有效用,就不會投訴自己的人民。並且會不斷接納投訴,並修改政策,希望解決問題,就算問題未能解決,都希望改善方案能夠在任期之內不會令制度塌下來。曾蔭權雖被罵被掟蕉,但他沒有大聲回罵。

兩個時期最明顯的比對是,曾太並沒有替他丈夫回罵黃毓民。丈夫被如此輕蔑,曾夫人從未就事件在傳媒上發表任何言論,明顯地是因為她的位置不便說任何話。董太太站在管治者(夫人)的立場,說人投訴太多,不是話本身有錯,而是站的位置錯了。投訴要成立,就要站在邊緣弱勢的位置(但反過來看,你的投訴一成立,就肯定了管治機構的強勢和中心位置)。

除此之外,董太還暴露了一個在政府機關背後運作的祕密。董生董太回應投訴的方式,直截了當得近乎魯莽的地步。剛提過董太的投訴三次方,現在來舉個董先生的例子:有訴來說窮人中秋沒有錢開飯,董生說「我請佢食月餅」。董先生作為一個老人家當然可以請別人食月餅,但除了是一個老人家外,他還代表了一整個管治機構,代表了它的權力。比起董建華,那個代表管治機構的曾蔭權不會發言,例如他見到街上有垃圾時他不會向記者說:「市民莽顧公德,亂拋垃圾,真係非常討厭。」他不發一言,就在記者的鏡頭前拾起地上的垃圾,掉進垃圾筒。權力的運作,是無聲的,就這一點,我們可以理解到,為甚麼就算政客要發言,絕大部份話說了等於沒說:一來是他說了的話,他未必一定會實淺;要重要的,也是常被忽略的,是政客所代表的權力,若要成立的話,它就不可以發聲。明顯地,這裡定義的「聲音」,所指的是語言的過剩部份,即是口語的範圍,所以官員說的話像在念書一樣,或者他們發言時照稿讀就算是發過言--因為書寫是馴順了的聲音。不受控制的聲音是甚麼呢?又打個比喻:一個老闆有時會發怒狂罵他的員工,但他的責罵卻暴露了他對員工的表現無能為力,被罵的員工無能,發脾氣的老闆暴露自己的無能。作為老闆他只要怒視,不用出聲,就足以維持員工的紀律;甚至自已著手完成員工的職務,這讓可以殘酷地證明員工的無能。董生說的一句「請佢食月餅」,相對「書面化」的官場修辭來說,已經超出了尺度。我們可以想像,董先生如果沒有把話說出來,只是回應一句「我會全力解決這個問題」之類的說話,然後落區派月餅,比他講一句我請佢食月餅的效果,如何有著天淵之別。

正如董太作為特首夫人,也只是特首夫人而已,所以她講的話,更顯無能。

想支持政府就要投訴他,或,政府應贊助投訴合唱團的理由

回到上文提到的一點:投訴要成立,就要站在邊緣弱勢的位置(反過來看,你的投訴一成立,就肯定了管治機構的強勢和中心位置)。投訴並非代表著管治者和被管治者之間的對立空間。當投訴出現的時候,政府找方法和投訴的單位保持距離,讓他們自己找方法解決問題--說白一點,就是讓問題不了了之;現在,這個對立空間,越來越傾向被理解成管理機制上的問題,即是說,這種政府希望問題可以由政策上的改變去解決,然後所有人就能夠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所以政府成立處理投訴的部門和不斷設立專責調查小組,去將投訴分門別類,即是將投訴正常化(以及結構化:將聲音編成結構,不就和音樂的概念相同麼?)。實際上沒有人知道這些政策能否解決當前的問題(例如政府對金融海嘯的救市策略,人們只是一味希望分析家說的話會實現)。於是我們得出了一個奇幻繽紛的結果:自由主義民主政制的理想是,一方面政府咨詢市民,另一方面市民提出各種投訴,向政府反映政策的不足,然後政府推出新政策來解決的問題;但在官僚主義的現實下,政府不斷推出新政策,希望人們去相信他能夠解決問題;然而,人們在不斷叫他做些甚麼的時候,卻一直迴避思考分析問題的來源。於是,總的來說,投訴並不是對充滿漏洞的政治作出挑戰,而是支持著一個充滿漏洞的管治機構的必要部份。

就是在這點上,投訴合唱團像一個縮影,這個行動,在政府越來越像專業管理公司的時代裡面,比喻投訴所擔當的角色。投訴對政府來說像各種類的音樂,搖滾、爵士、交響樂、或者歌劇……它會聆聽,並會禮貌地分享感想。音樂和投訴的結合已有不少先例,但我們認為合唱團的形式,很適合香港這類民主的政治環境:在美妙悠揚的音樂裡,人人發聲,每個人都聽到大家的訴求,但我們真的知道解決問題的辦法嗎?有人會去想問題的根源嗎?組合唱團,不特別鼓勵投訴政府,鼓勵投訴日常令人不滿的事,骨子裡不是一個新新包裝的口號式政治宣傳麼?投訴合唱團,應該是政府組織的,不是民間非弁利團體去做的。設立一個投訴合唱團統籌委員會,然後讓人們去花心機去桿想投訴和採排表演(沒錯,那和法西斯政權的循遊相似),迴避真正的大問題。在資本主義底下,你對建制投訴的事情,是必然會出現的事情(例如草菅人命的醫院前台),投訴不會令它消失;要使它們變成不可能的事,就要革命性地改別根本的價值觀;大問題是,之前的革命--即是一些集體地要去改變整個社會體制的運動--如共產主義革命、法國文化革命,為甚麼會失敗?

香港投訴合唱團團員伙炭招募處:華聯B座地下43號(本月17,18日開放)

投訴合唱團國際網頁:http://www.complaintschoir.org/ " title="complaints choir worldwide">http://www.complaintschoir.org/

廣告